相公们都不说话,这正是范质想要的效果,他范某人当政,阿猫阿狗都可以胡乱插嘴,成何体统

    “诸公,契丹人少文无德,寡廉鲜耻,此次耶律休哥南来拜祭先帝,其中必定有诈。,”范质淡然一笑,加重语气,沉声喝道,“莫非,契丹人真的欺吾等皆是无能之辈么”

    李琼撇了撇嘴,耶律休哥此次南来,属于典型的夜猫子进宅,没安好心,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

    问题是,契丹人大兵压境,何以破之

    王溥和李谷对了个眼神,彼此都在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等范质继续往下说,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李中易对于范质的感慨,并没有多少感触,他和范相同殿为臣,时日已经不短,对于老范是个啥人,心中岂能无数

    范质其人,政务才华是颇为亮眼的,只可惜,受限于时代的束缚,这位范相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走老路罢了,并无多少新意。

    传统儒家的思想,不管做了多少的美化,其本质核心一直未变:民愚且氓,最好统治

    李中易要做的事情,太过惊世骇俗,在没有彻底掌握朝中大权,尤其是兵权之前,他只能选择暂时隐忍。

    想当年,毛太祖没闭眼之前,就完全没有想到,有朝一日,邓太宗在三起三落之后,居然神奇的掌握了大权,竟然会将“第二次洋务运动”走得那么远

    一朝天子一朝臣,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李琼眯起一双老眼,视线的余光盯着李中易,脑子里想的却是,柴荣临终前的政治布局。

    政事堂内虽有八相,但是,明眼人都知道,真正掌握了话事权的其实只有范质一人而已。

    七位相公都没有太大的实权。却又都待在政事堂内,柴荣的政治算计昭然若揭:他即使再信任范质的忠诚,依然要留下权力制衡的空间。

    有符太后支持的范质,自然有资格呼风唤雨。谈笑间定夺朝政。可是,如果离了符太后的力挺,李琼想到这里,不由暗中瞥了眼李中易。

    若要两家政治联盟天长日久,开平郡王府也必须拿出自己的诚意。帮李中易做一些事情吧

    实际上,李中易早就想到过,怎么离间符太后和范质的有效方法。可问题是,如果背离历史太远,李中易担心出现不可控的重大意外状况。

    就算是把范质搞下去,李中易先于资历等问题,也绝无可能登上相之位,最终,很可能便宜了李谷、王溥或是魏仁浦。

    得不偿失的买卖,李中易绝对不可能去做这种脑残之事滴。值此关键时刻,一动绝对不如一静。

    与其改变历史的进程,不如就让历史上生过的事情,再次重演一遍,这才是最符合李中易利益的要点。

    李中易不吱声,李琼也没言语,李谷和王溥各怀算计,也没开腔,政事堂内陷入到一片沉寂之中。

    李筠眼珠子略微一转,突然开口说:“契丹人心怀叵测。咱们不得不防呀。”

    李琼暗暗冷笑不已,李筠这个白眼狼,先帝宴驾还没过七七之日,这位地方上有名的实力派藩镇。就已经坐不住了。

    李中易闪了闪眼眸,李筠的突然主动出头,在他看来,其实是打破目前僵局的最佳且入点。

    李筠的话虽然没有说得很白,潜台词却是明眼人一看便知:国家有难之时,只能依靠李筠这种实力派的武人

    魏仁浦没看李筠。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李中易的身上,就整个大周帝国的帅臣而言,要说对付契丹人比较有把握的名帅,舍李中易其谁

    问题是,范质和符太后早已联起手来,显然是想削弱李中易手头掌握的权柄。

    李中易的嫡系部队羽林右卫被调回开封城北郊外,其中主导者范质的用心,魏仁浦其实一望便知:利用几派藩镇共处,把水搅混了,分而治之,让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范质最担心的便是韩通这个军方的最大实权派,目前,韩通手握京城6o以上的精锐禁军,他的名分和地位虽然远在赵匡胤之下,实力却是大得惊人

    李中易的心里非常有数,正因为范质的注意力始终盯在了韩通的身上,这才让一直隐藏得很深的赵老二得了逞。

    范质轻轻的甩了甩袍袖,淡淡的说:“契丹人不怀好意,已是昭然若揭。吾辈若不迎头痛击,岂不堕了我大周,中原第一强国的威名”

    李琼撇了撇嘴,大周虽然在高平击退过契丹人,却是因为契丹人不想血拼,主动撤了军。

    高平之战,先帝统帅的中原大军,所获得的主要战果,其实都来至于北汉的虾兵蟹将们,契丹人虽然有些损失,但是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既然诸公都无话可说,那老夫就抛砖引玉好了。”范质微微合拢双目,轻声说道,“可命赵匡胤统军北上,迎击契丹人的进侵。”

    李谷和王溥彼此对视了一眼,他们俩也完全没有料到,范质竟然舍了韩通和李中易,直接点了赵匡胤的将。

    李琼冲着李中易眨了眨眼,那意思是说,范质果然十分忌惮你李无咎,转而给赵匡胤为以大任。

    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范质让赵匡胤出头,乃是刻意打压韩通的策略之一,根本就是不出所料的决策。

    只是,令所有人都好没有想到的是,范质接下来的决定,立惊四座,“如果老夫所料不差,南边的李唐,西南的孟蜀,很可能都有所动作。窃以为,无咎相公可统军南下,破击林仁肇。韩通可领军数万,囤驻于京兆府,时刻击破蜀国的来袭之兵。”

    李琼狠眨了几下眼,颇有些惊讶的瞪着范质,这个老东西,这是玩的什么手法

    李中易一直没看范质,心里却暗暗感叹不已,朝廷之中,最能带兵打仗的名帅,最善于伪装的重将,以及兵权最盛的武臣,都被范享受赶出了开封城。

    三大军事重臣都走了,试问,这开封城中,又是谁人之天下

    打仗,打的原本就是后勤保障,范质坐镇于京城之中,想让谁胜,就可以大大的标准供给粮草和辎重。反之,谁就会未战,已是先输

    好一范相公呐,不愧是先帝最赏识的宰相,绝对没有之一未完待续。

    ps:  等会还有至少一章5ooo字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