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琼虽然败给了林虎子,可是,大周帝国的重臣们,依然没有把国力日益衰落的南唐放在眼里。

    所以,李从善的被轻慢,朝臣们无人会冒着得罪李中易这个第八相的风险,去替他说话。

    范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李从善“受委屈”的现实,他只是笑了笑,啥也没说。

    杨炯起初没想明白,恩相为何会如此,过了半天后,他恍然大悟,现在只是不想追究李中易轻慢贵客罢了。

    等到将来应景的时候,时机一旦成熟,慢待下邦国使,必然会成为讨伐李中易的罪状之一。

    大周,必定是文官士大夫们的大周,而不是粗鄙少文,不懂经书的下三滥丘八们的大周。

    太祖高皇帝在位之时,曾亲口许诺:朕与士大夫共富贵

    李中易虽未亲耳听说过这个典故,却也得到李琼的转述,他当即联想到了一句经典名言:本朝与士大夫共天下

    唐朝前期之所以那么强盛,就在于,大唐初期的核心统治决策阶层,其实是军事贵族。

    只不过,由于武则天是女主即位,担心受到军事贵族们的威胁,这才大力压制军事和文化旧门阀,重用科举得官的新贵。

    两宋的士大夫,起初确实起到了抑制武人篡位的作用,只不过,随着科举官的不断涌现,这些文官们,基于丰厚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结成了腐朽的权力垄断集团。

    两宋的士大夫,之所以要极力排斥武将,其根本性原因,其实是:防止皇帝掌握军权。

    宋朝的皇帝,除了太祖和太宗之外,其余的诸帝,手上皆未掌握住绝对控制的兵权,即使想杀个把看不顺眼的低级文官,也要看宰相们的眼色。

    李中易故意找由头晾着李从善。令文官们对他大为鄙视,有人甚至暗中骂曰:铃医子。

    老李家的老太公,李达和,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一阵子的江湖游医,成日里摇着铃声,等人寻他看病。

    骂李中易为铃医子,实际上,等于是揭开了老李家的旧伤疤:贵府如今是阔了。想当初可是不入流的贱户啊。

    李中易很快就知道了,是谁这么作贱他,只不过,他并没有当回事。

    为了逃命丢下亲儿子的大流氓刘邦,因为怕死而钻裤裆的韩信,差点被扔在苏区等死的毛太祖,这些大人物在功成名就之前,也都曾经落魄过。

    当初,李达和落难之后,李中易如果不是绝地展开了反击。只怕是至今还是个阶下囚,或是卑贱的奴隶。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李中易在关键的时候,敢于出手,并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遇,一举扭转了乾坤。

    胜利者,是不容被谩骂的,李中易如今既是朝廷的宰相,又是百战百胜的名帅。岂会在意区区苍蝇们的添乱

    随着出殡的时日临近,各国的使者纷纷来到开封城中,向大周帝国的先主,表达一分心意。

    李从善被请进了馆驿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原因很简单,刘金山安排的开封府的左右军巡院的铺兵们,将馆驿围了个水泄不通,别说李从善,就算是一只苍蝇。也不可能飞得出门。

    李从善此行之中,带来了不少金珠财宝,他本打算,大撒钱财,贿赂一些大周的重臣,帮着南唐说好话。

    谁曾想,李中易却料敌机先,提前把李从善送钱的大门,给彻底的堵死了。

    南唐驻扎在开封城内的专使,其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不惜血本,买通大周掌握实权的重臣,以便给金陵的李唐小王朝,留下喘息的机会。

    李中易却做得很绝,借着专使拜见李从善的机会,将这两人一起圈禁在了馆驿之中。

    这么一来,李从善即使想找人代话给范质或是符太后,也只能仰望星空,徒呼奈何。

    这天,群臣们哭灵完毕,李中易正跟着宰相班次依次出殿,在经过赵匡胤身边的时候,却听见赵老二低沉的声音,“无咎,今晚有空否”

    李中易眯起两眼,淡淡的说:“吾知道,是个美丽的误会。”说罢,不等赵老二发出更进一步的邀请,他便潇洒的迈步走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赵老二主动示好,李中易自然明白,他是想利用缓和的态度,麻痹他李无咎。

    美丽的误会,李中易看似啥都没说,却又像是啥都说了,端看赵老二如何去理解了

    剑未出鞘之时,玩政治的人,都知道一个浅显的道理:麻痹对手,暗中做好充足的准备。

    如今的形势,由于李中易和范质的妥协,眨眼间,由清晰变得异常的混沌。

    赵匡胤心里明白,一旦让范质坐稳了大周第一人的位置,他再想起事,必定是难上加难。

    历史已经出现了惊人的变化,李中易虽然知道,赵老二必定会找借口,夺了韩通的兵权,然后再杀回开封城,反咬柴家一口。

    可是,由于羽林右卫的回京驻扎,彻底改变了开封城内的军事力量对比的格局。

    这就意味着,赵匡胤除了要面对韩通的精锐禁军之外,还要应付更难对付的羽林右卫。

    识时务者,方为俊杰

    对于赵老二的主动示好,李中易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应,就是想看看,他下一步会做何打算

    当天晚上,李中易吃罢晚饭,正陪着李达和闲聊,却听门上来报,“回老太公,赵家的三郎没带随从,已经进了大门。”

    李中易品了口茶,正欲说话,却听李达和笑道:“你的正事,我这个老头子,也就不参与了。”

    李达和的开通,让李中易大觉温暖,这个家自从他接任家主之后,李达和就彻底的退到了后边,百事不问,一切均由李中易裁决。

    用李达和自己的话说,有子如无咎,吾心甚慰,何苦自寻烦恼呢

    赵匡义的亲自上门,在李中易看来,拉开了赵家想麻痹他的序幕。

    实际上,李中易也一直想给老赵家一个机会,如今,既然赵匡义上了门,他完全不介意,配合一下这个眼高手低,心狠手毒的赵老三。

    ps:和领导继续蹲点中,更新可能较慢一点,过两天回了家,就好了,请兄弟们多多谅解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