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君即位,头等大事便是大赏群臣,赦免罪囚,示恩于天下人

    柴荣登基以来,一直励精图治,内修文德,外修武功,百姓也获得了较好的休养生息的机会。最主要的是,李中易明里暗里所主持的逍遥津集市,给整个帝国带来了巨大的财税收入。

    经过,五年多的运作,逍遥津集市,每年的税收都至少增加百分之三十以上。到今年,仅仅商税一项,就给国库带来了数百万贯的额外收入。

    如今的大周国库,可谓是异常之充裕,除了三司库之外,就连宫中的左藏库,都堆满了钱帛。

    所以,为了邀买人心,符太后和范质仔细商量之后,决定大赏群臣。

    恩诏颁下之后,一时间,朝臣们皆大欢喜。李中易这个宰相,除了捞到一千贯文之外,脑袋上更多了个国公的称号。

    开国越国公,这便是李中易新晋的爵位,同时,李相公还得了一份永业收入,食实封七千户。

    相比于韩赵魏楚燕齐,这七个顶级国公,李中易所得的越国公,其实属于第二等级的国公罢了。

    越国和吴国,在春秋时,名义上都称霸过中原。实际上,即使是他们最鼎盛时的声威,也远远比不过由晋国分裂而成的韩赵魏这三国,更别提横扫过六合的秦国。

    范质被封为楚国公,王溥得了个韩国公,李谷是赵国公,魏仁浦、李筠和吴廷祚,分得了其余的几个国公,算是把战国七雄的国公称号,瓜分得一干二净。

    惟独,李琼这个开平郡王,依然还是个郡王,只不过名义上稍微好听一些罢了,他的新爵位是滑阳郡王。

    值此新君登基。大赦天下之际,李琼这个当朝宰相,所获得的封赏,可谓是十分的薄了

    在赞礼官的唱喝声中。范质领着宰相们,拜谢了新君的恩典。

    紧接着,柴宗训的两个亲弟弟,在奶嬷嬷的扶持之下,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倒于御座之前,齐声说:“臣弟,叩见皇兄。”

    范质拈着胡须,心中感到大为安定,儒门一向推崇的所谓大义名分已定,指的就是此时此刻。

    名分既定,哪怕是亲兄弟,此后也是君臣的分际。如果,这两个皇子不知趣,想搞点什么名堂出来。转瞬之间,便可扣上叛逆的大帽子。

    此所谓,师出有名,是也

    李中易默默的站在班次之中,别的事情,他没怎么在意,惟独,赵老二所获的爵位,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赵老二,原本就是宋州节度使。如今,朝廷更给他加上了宋国公的头衔。

    在春秋时期,宋庄公,曾经称霸一时。这个名号算是个美号,甚至比李中易的所谓越国公,都要略胜一筹。

    由此可见,符太后和范质,对赵老二的印象,还是颇为不错滴。

    帝国的老主人走了。新主人即了位,总算是从名分上,确立了柴宗训的最高统治者地位。

    至于,说是大赦天下,释放罪犯,实际上,依然有属于八不赦的重囚,无法享受到,改朝换代的幸福雨露。

    帝国有了新主人之后,接下来,就是紧锣密鼓的筹办先帝的丧仪。

    按照惯例,政事堂首相范质,当仁不让的兼任了山陵使。其余诸相包括李中易在内,分任道路使,请陵使,扫陵使等职。

    在李中易看来,按照政事堂诸相的分工,虽然没有治丧委员会之名,却有其实。

    和任一时期的帝国一样,只要最高统治阶层给予了高度重视,不管多麻烦的大事,都会办得妥妥贴贴。

    平日里,善于偷奸耍滑,总是阳奉阴违的各级官吏们,在这种要命的紧要关头,谁都惟恐被推出来当作是替罪羊,他们的办事效率,简直高得惊人。

    相公各担其责之后,为了给柴荣定庙号,王溥和李谷,终于抓住机会,和范质狠狠的争辩了好几回,并且惊动了符太后。

    于是,在符太后的召唤之下,李中易又跟着班次,来到了先帝灵前的偏殿。

    符太后淡淡的问:“诸位卿家,先帝的庙号,可曾议定”

    范质照例率先出场,拱着手回答说:“回太后娘娘的话,老臣以为,应定为世宗文皇帝。”

    殿内的相公们,除了李中易、李筠和李琼之外,皆是饱读诗书的儒门精英。

    所谓,世宗是守成令主的美号。本意是统绪自此开始,为一世之宗,含有皇族内部帝系转移之意。

    先帝柴荣,并非太祖郭威的亲儿子,他以养子之尊登基称帝之时,可不姓柴,而是姓郭。

    后来,高平之战后,郭荣御驾亲征,不仅击败了北汉和契丹人的联合进攻,更收复了数州之地,一时间威名大盛。

    高平之战不久,郭荣坐了龙椅,遂认祖归宗,改回柴姓,这也就意味着,帝系的彻底转移。

    历史上,庙号世宗的皇帝,比较著名的有:汉世宗刘彻、晋世宗司马师、后周世宗柴荣、明世宗朱厚熜、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禛等。

    王溥张嘴就想反驳,只可惜,符太后根本就不想听他的道理,摆着手断然做出了决定,“就依范相公所言。”

    得了,符太后都已经表了态,王溥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至此,柴荣的庙号,正式定为世宗,谥号为极为美誉的一个“文”字。

    从此以后,一般臣子们对柴荣的正式称呼,必须是:我世宗文皇帝。

    当然了,朝廷的重臣,尤其是政事堂的相公们,有资格简称两个字:先帝。

    封建规矩大于天,在科举的时候,大周的贡生们在提及柴荣时的用语,也必须是三抬。如果只有两抬,比如说,世宗文皇帝,嘿嘿,等着该考生的,就只能是黜落的悲剧命运了。

    庙号和谥号,都拍了板之后,接下来,就轮到了陵寝的大问题。

    本周太祖郭威临终前,钦定皇陵于新郑北郊的郭店,正式名称为嵩陵。

    柴荣的陵寝命名,范质没敢独断,特意征询了符太后的意思。

    符太后仔细的想了想,有些迟疑的说:“不如就叫庆陵吧”她虽然读过一些书,识得不少字,毕竟学问粗浅,担心出丑露乖,丢了面子。

    没等范质说话,魏仁浦突然插话说:“先帝有大恩于天下臣民,无论是官绅还是庶民,皆须牢记先帝的恩德。”居然是在大拍符太后的马屁。

    李中易有些好奇的看着魏仁浦,这位政事内有名的好好相公,肯定有所图吧

    魏仁浦主动站出来,支持符太后的意见,哪怕是范质,也不可能再出言反对。

    于是,柴荣的陵寝,就这么定了,叫作“庆陵”。

    涉及到国丧的大事,一件接着一件的议定,就连李筠都被符太后问过意见,惟独,李中易一直被晾在一旁,坐着很冷的冷板凳。

    李中易心里非常有数,符太后原本就看他不顺眼,再加上,他现在又是柴玉娘的准老公,恶感叠着恶感,态度怎么可能好呢

    当然了,李中易对于符太后的冷落,一点都不在意。

    柴玉娘,那也是京城四姝之一,众所周知的大美人儿,又是柴荣亲口许的婚,嘿嘿,这朵鲜花,李相公算是摘定了。

    更重要的是,柴玉娘还是小皇帝的嫡亲姑母,私下里,柴宗训倒要唤李中易一声姑父。

    师傅与弟子,姑父与侄儿,宰相与皇帝,有这三重关系发挥作用,李中易将来主掌朝政的时候,凭空多了几柄坚不可摧的“利器”。

    名分这玩意,平时可能不打紧,到了关键的时刻,就会发挥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巨大作用。

    举个比较贴切的例子:男人在外面养三儿,平日固然可以对她千宠万爱,但是,真正带出去见人的却只能是正牌子老婆。

    如今,朝臣里边,很多读书人都喜欢认死理,讲究所谓名分。

    到时候,这种说不清楚,看不明白的情绪,自然会给李中易增添不小的助力。

    一般人家死了嫡亲的长辈,讲究个守孝三年,只是,皇家不同,正式的孝期定为三个月。

    正式发丧的日子,经过礼部的讲解,皆有固定之成规,定于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由满朝文武一起,送入庆陵落葬。

    按照伴死如伴生的逻辑,柴荣生前所有用过的物品,都必须带入陵寝,这个是符太后特意加上去的要求。

    本朝太祖郭威崩后,嵩陵的布置非但没有丝毫的奢华之气,反而显得异常之寒酸。

    石兽,没有;巍峨的宫殿,没有;富丽堂皇的装饰,同样也没有。

    李中易虽然没有恭逢其事,却也是打心眼里尊敬郭威,怎么说呢,勤俭持国的皇帝,值得尊重。

    至于柴荣的陵寝,其实也挺寒酸的,他自从登基之后,一直没有大建陵寝,打定了主意,积蓄国力民力,一统华夏。

    只可惜,一代雄主,壮志未酬身先死,带着浓浓的不甘,去了西天极乐世界。

    一整天的折腾下来,李中易从宫里出来,登车回家的时候,两腿竟然有些不得力的感觉。

    举城带孝,家家户户都有哭声,坐在车里的李中易,轻轻的放下手里的车帘,仰面朝天,长吁了口气,一直压得他有些艰苦的那座大山,终于被老天搬走了

    赵老二,你打算何时动手呢,这的确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