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没有多想,断然否决了李琼提出的送孙女建议,他淡淡的说:“枕边风其实对我作用不大。你我两家,感情不同一般,完全没必要做此有辱郡王府门风之事。”

    李安国听了此话后,心里异常感激李中易的宽容和友善,不禁暗暗感慨良多。

    郡王府的七娘子,那是整个开封城内,有口皆碑的一枝花。如果不是李琼在南方战败,导致郡王府失了势,天知道有多少权贵之家,请媒婆上门提亲

    可惜的是,世态炎凉之极。老元帅上阵,却吃了大败仗,眨眼间,便令红极一时的郡王府,跌落到异常尴尬的窘境。

    不客气的说,郡王府的逐渐没落,其实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李琼的战败,加快了衰落的速度罢了。

    李中易的断然回绝,其实是给李琼留了很大的面子,李安国虽然十分纨绔,却也不是笨蛋。

    纳妾不少的李中易,显然是个好色家伙,面对白送上门的京城一枝花李七娘,他却经得起美色的考验,其中隐含着对郡王府十分尊重的诚意。

    李安国心里十分感激,态度也跟着越发尊敬,没错,是尊敬,而不是恭敬。

    尊敬和恭敬,别看一字之差,却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好色李中易,能够克制住唾手可得的,睡名花的机会,实在是非常之难得。

    “李叔父,小侄替家祖,替我们全族人,谢过您的恩德。”李安国判断清楚李中易的真诚,再不犹豫,直接把李琼事先准备好的预案,端上了台面。

    临来之前,李琼曾经叮嘱过李安国,如果,李中易答应纳李七娘作平妻。那就只能是暂时的靠山而已。一旦有机会了,整个开平郡王府,尚需要另寻高枝。

    好色如命的李中易,基于对盟友的尊重。否决了纳李七娘的提议,反而获得了整个开平郡王府,真正的友谊。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谁说不是呢

    芍药的耳力一直很不错。当她听见,李中易居然拒绝了京城一枝花的主动投怀送抱,危机感立时更甚以前。

    连京城一枝花,李中易都看不上,何况,芍药这个仅有八分姿色,无依无靠的婢升妾呢

    妾其实也分很多种,大致有:婢升妾、买妾、赠妾、贵妾、良妾,其中,婢升妾的地位最低。

    买来的小妾。一般都有美貌或是床第功夫方面的要求,买家所花的银钱,通常不少,绝对比买个小丫环的开销,大得多。

    赠妾的故事,最有名的便是大词人苏轼,竟然把怀了孕的,并且和他一起共过患难的小妾王氏,送给了一位朋友。

    难怪有人常说,越是峙才傲物的人。人品越差,此话倒颇有一番道理。

    至于,贵妾,大多是没落官员之家的小娘子。没了办法,只得给人做妾。良妾,主要是指良民之家,迫于生计,把闺女送进权贵之家做妾。

    在男权至上的如今社会,比贵妾和良妾更高一级的。便是所谓的平妻。

    平妻和妾的区别,主要是:妾通买卖,平妻则不可。也就是说,如果李中易厌了芍药,并且不忌讳别人骑他曾经玩过的女人,完全可以把她给卖了。

    就在李中易拒绝李安国的时候,开平郡王府内,正闹得不可开交。

    李七娘,圆瞪怒目,决绝的说:“祖父,真要让孙女给人做妾,毋宁死。”

    李琼捋着胡须,沉声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老夫”

    李七娘毫不示弱的争辩说:“孙女的身份不同,只能被名媒正娶,从大门堂堂正正的嫁出去。”

    李虎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女儿,他叹息道:“家族十余年荣养于你,值此危急关头,你岂能不思报恩于家族”

    李七娘一时语塞,这个时代的大家族,女儿的婚事,向来是用于利益交换的必要手段。

    李虎说的一点没错,李七娘从小含着金匙长大,生活过得异常之滋润。如今,家里遭遇大难,正是需要她出力的时候。

    可是,李七娘真的不甘心,去给李中易做妾。她出身于名门望族,岂不知,所谓的平妻,又是何等的境况

    “刷。”李七娘突然从袖口摸出一把小剪刀,决绝的吼道,“与人做妾,毋宁死。”

    李琼既惊且喜,惊的是,他最宠爱的孙女,竟然如此的狠辣。喜的是,他最宠爱的孙女,如此的铮铮傲骨。

    李虎也唬了一大跳,当即厉声喝道:“你这是做甚威胁汝父汝祖么还不快快把剪刀放下”

    “阿爷,女儿誓死不给人做妾”李家七娘子还真是很有股子狠辣劲,说话间,锋利的剪刀尖,已经在雪白的粉颈之上,划出了浅浅的血痕。

    说来倒也是,堂堂郡王府的嫡脉小娘子,给李中易做平妻。消息只要传了出去,李七娘的闺蜜们,肯定个个都会和她绝交。

    人家可都是嫁出去,就是正室的少夫人,李七娘却是摆脱不了妾室阴影的平妻,这种姻缘坚决不能要。

    一时间,李琼和李虎心中有愧,李七娘则鼓足了死志,花厅内又没有外人在旁伺候着,竟成了一局死棋。

    就在这时,李安国从外面跑了进来,隔着老远就嚷嚷开了,“老祖宗,老祖宗,果然如您所料,李中易当场就拒绝了,嫁七娘子过去的提议。”

    李琼眼露精光,捋着胡须,仰面朝天,哈哈大笑,说:“好,好,好,好一个李无咎”

    李虎微微一楞,他倒是没有想到,李无咎竟然放过了姿色甲京城的七娘子。

    这边厢,李云潇满是不解的小声问李中易:“爷,那位李七娘,小人可是见过不少次了,长得真俏。”

    李中易云淡风轻的一笑,说:“若是半年后,开平郡王府再提此议,吾必纳之。娇嫩的鲜花,谁人不爱只是,时机和火候都不对罢了。再说了,一切皆未明朗之前的城下之盟,老李头,嘿嘿,只不过是试探于我而已。我若当真了,恐怕,得了美人儿的同时,也失了这个盟友。”

    李云潇这才恍然大悟,敢情,李中易竟然事先料定,李琼始终都是在试探罢了。未完待续。

    ps:兄弟们多多理解,身在公门,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偶有断更,实属正常。司空再次重申,此书为起点高价买断的,除非我脑残,肯定不会tj的。时间多,肯定是多码字,没谁会故意和钱过不去的。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