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再次站在皇宫门前,仿有隔世之感,不久前,他还是这里的座上宾。

    只可惜,由于今上病危,他从大名府出使回来,却连皇帝的面都没有见着,待遇可谓是一落千丈呐。

    在张德三的引领之下,李中易穿殿越宫,一直来到了柴荣的寝宫门前。

    张德三进去禀报之后,不大的工夫,符皇后从里边出来,冷冷的盯着李中易,神色颇为不善。

    李中易装没看见一般,拱着手,恭敬的说:“微臣拜见皇后娘娘。”深揖到地。

    符皇后扭摆着纤细的小腰,风姿绰约的走到李中易的面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知道陛下为何召见你么”

    李中易直起身子,揣着明白故意装糊涂,摇着头说:“臣不知。”

    符皇后冷冷的哼了一声,仰起艳绝人间的美颊,说:“陛下待你不同旁人,汝好自为之。”说罢,转身离开了寝宫。

    李中易撇了撇嘴,他一直想不通,以前没有得罪过符皇后啊,为何对他如此的观感不佳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李中易迈步上台阶,在张德三的引领下,缓步走进了柴荣的寝宫。

    寝宫里,依然是帐幔密布,搞得异常神秘。李中易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目不斜视的随张德三往里走。

    沿途的带刀侍卫们,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李中易,面色阴冷,肃穆已极。

    李中易心里早就有所预料,至今没有丝毫的反迹,一直没有忤逆过柴荣的意志,自然不会太过担心自己的安慰问题。

    最危险的时候。其实已经过去了。上次,李中易见柴荣的时候,只要稍微有一句话说错了,恐怕就会变成刀下之鬼。

    如今,柴荣的人事布局基本完成,政事堂八相共商国是。枢密院从旁分担军务,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各领精锐的禁军,一切看上去皆如柴荣所愿。

    最主要的是,李中易的嫡系部队,羽林右卫已经被调离了开封城。一个手头无兵,根基甚浅的第八相。能够兴得啥风,做得什么浪

    李中易有理由相信,柴荣的目光此时此刻,一定紧紧的盯在精锐禁军的大将们身上。

    想当年,陈桥驿兵变。赵老二黄袍加身之前,柴荣的猜忌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身上。

    权力需要制衡,精锐的部队也不可能让一个人统帅。所以,柴荣给赵老二找了个强悍的对手。韩通。

    以李中易对目前形势的观察,赵老二虽为殿帅,实际上,京城之中。军力最大最强的却是侍卫亲军司都指挥使韩通。

    韩通此人,上阵杀敌异常勇猛,对柴荣也十分忠诚,唯一的缺点,却是太过孤傲,不善于团结同僚,尤其是赵老二。

    李中易换位思考下,柴荣重用韩通的目的,不就是掌军监视赵老二等不同派系的军方大佬么

    寝宫惊魂之后,李中易被安置到了文臣一堆,从而失去了对军方的影响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柴荣的这种安排,反而使李中易可以超脱于当前的局势,置身于事外。

    所以,基于李中易的威胁,已经降到最低的程度,正是他此次被召见的背景之一。

    沿途,转过不知道多少重帐幔,李中易终于在张德三的带领下,来到了柴荣的病榻之前。

    隔着明黄色的帐幔,李中易恭敬的行礼说:“臣李中易,叩见陛下。”

    帐幔之中,始终无人回应,李中易也沉得住气,稳稳的站定,等着柴荣的吩咐。

    “无咎,朕怕是活不长了。”柴荣的声音幽幽传来,李中易急忙劝道,“陛下春秋正盛,大唐留下的万里河山,尚未一统,您必须要保重龙体呀。”

    “咳,咳,咳”柴荣剧烈的咳嗽了好一阵子,李中易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不敢造次,只能小声问道,“陛下可是感觉到胸闷气促”

    柴荣狂咳了好一会儿,这才喘着粗气说:“无咎你猜错了,朕是心口疼。”

    幸好李中易的注意力,一直十分集中,柴荣那只干枯的手,伸出帐幔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看见了。

    男左女右,既然柴荣递出的是左手,显然是示意李中易替他把脉。

    李中易稳稳的把住柴荣的脉门,细致入微的诊治了一番,眯起眼睛想了想,心头不由猛的一沉。

    暗暗吸了口凉气的李中易,不敢乱说话,只得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柴荣:“陛下,您可曾感觉到右臂上半截,时常酸麻,难耐”

    过了好一会儿,柴荣才喘着粗气,说:“李卿果然不愧是当世神医。”

    李中易暗暗点头,难怪柴荣一直卧病在床,病情逐渐加重,敢情是先天性心脏病。

    先天性心室不健全,再加上柴荣脾气不好,易怒,过于纵欲,导致肾阳不张,肾阴严重亏虚。

    在李中易看来,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异常棘手的是,柴荣长期服用丹药,体内的重金属发生严重的变异性化学反应,不仅压迫住了敏感的中枢神经,导致中风半身不遂,而且已是积重难返,无力回天。

    这是李中易第一次近距离,了解到柴荣的完整身体状况,心下暗自凛然。如果,他不出手排丹毒,柴荣顶多也就剩下大半个月的阳寿。

    对于丹毒,李中易以前虽然看过一些相关的资料,只是,现代社会少有丹毒的病例,他完全没有任何把握,可以顺利的排毒出体。

    作为一名长期服务老首长身边的名医,李中易心里很清楚,其中的责任,重于泰山。

    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被首长的家属以及身边的工作人员,严厉指责。

    现代社会,名医出了错,顶多也就是从此打入冷宫,没有任何前途可言罢了。

    如今的大周国,李中易开出的药方,如果没有顺利的帮柴荣排出丹毒,反而让他速死,其中的严重后果,简直令人不敢想象。

    宫中和首长身边一样,医生开出的任何一张处方药方,都会被严格的记录在案,以便倒追责任人。

    给皇帝看病,不仅是药方,就连脉案,都必须详细得不能再详细,必须经得起辩证施治的深究。

    所以,住在大内深宫之中的皇帝,看似享受着最高等级的医疗待遇,其实,很多都死于不应有的非命。

    原因其实很简单,伴君如伴虎,御医们给皇帝瞧病的时候,绝大部分都采取的是异常保守的治疗方案。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至于全家倒血霉,留下大好的头颅,多享受几年美好的人生,这其实是御医们的共识。

    李中易既然已经意识到了其中的严重性,自然不会去触及有可能令他身败名裂的险境,他沉思良久,缓缓的说:“陛下,您只是太过劳累了,放宽心休养一段时日,便会康健如初。”

    医生,因为治疗方案的需要,往往需要对身患绝症的病人,说一些安慰的话,其中也包括善意的谎言。

    在李中易名医生涯之中,很多癌症患者,都需要隐瞒住真实的病情,免得他们精神崩溃,反而死得更快。

    “来人,去捉了张神仙,扔井里喂鱼。”柴荣虽然在病中,脑子却依然十分的清醒,他所下的口诏,让李中易意识到,他的谨慎从事,完全正确。

    伴君,的确如伴虎,稍有闪失,就要丢掉小命,那位以前非常得宠的张神仙,张真人,眨眼间,就要变成淹死鬼。

    “无咎,你给朕说真话,还有多久”柴荣一阵剧烈的咳喘之后,冷不丁的将了李中易一军。

    李中易暗敢说真话呀,柴荣如果知道了他顶多只能再活半个月,天知道会做些什么

    堂堂帝国至尊,在即将失去他曾经拥有一切的时候,求生的,或是作恶的念头,都异常令人难以琢磨。

    “陛下,您只是身子骨偏弱一些而已,臣开一剂药方,必定有效。”李中易虚晃一枪,用生机来转移柴荣的注意力,“只是,陛下切记,绝对不可发怒。”

    先天性心室不全,最忌讳的就是情绪上的剧烈波动,在这个没有速效救心丸的时代,送命的机会高得惊人。

    有疗效,这其实是李中易玩的口舌小把戏,他开的药,肯定会让柴荣觉得比以前舒服许多,这算不算有效

    但是,这种搞法,既不能治标,又不可能治本,只是令人感觉舒服一些罢了。

    说白了,李中易打算端出来的药方,属于抑制精神狂躁方面的短性药。其功能,一如麻沸散可以暂时止痛的效果。

    “李卿,朕知道自己的事,也不想逼迫于你。”柴荣显然不是笨蛋,此所谓人之将死,自己心里其实是最清楚的。

    李中易刚想躲闪过去,柴荣却忽然命人撩起帐幔,在略显昏暗的光线之下,李中易清楚的看见,柴荣的脸颊,已经瘦得不成人形。

    “陛下”李中易来不及多想,赶紧伏地大哭起来,哽噎着泣不成声。

    “无咎,你凑近一点。”柴荣喘着粗气,把李中易唤到龙榻的前边,断断续续的说了一段话。

    李中易闻言后,既喜且忧,心里边已经不知道是个啥滋味了。未完待续。

    ps:事多且杂,凌晨两点才码完,求月票的鼓励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