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历任知开封府事,不管白天黑夜,都忙得脚不点地。本质上说,是由于集权的缘故,让这些人舍不得放权。

    李中易则暂时没心思正儿八经的办公,自从接任后,就索性做起了甩手掌柜,只做橡皮图章。

    刘金山递交上来的公文,李中易也只是粗略的看上几眼,就签字画押,予以认可。

    正因为李中易的放权,刘金山进入到了累与喜并存的状态,大权在握,责任重大的压力,迫使他必须兢兢业业的应对每一份公文。

    李中易和刘金山谈完公务之后,喝了口茶,这才淡淡的吩咐下去,“叫李安国过来吧。”

    李安国被晾在偏厅内,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早已是心浮气躁,坐不住了。

    可是,偏偏有急事要求李中易,他即使不想等,也必须要等。

    耍纨绔子弟的无赖作风咳,李安国压根就没想过。

    李中易和别人不同,他只要给李虎递个口信过去,李安国的屁股就要被打开花。

    李安国等得很不耐烦的时候,李中易那边才传来口信,让他过去。

    “小侄安国拜见李叔父。”李安国进门后,恭恭敬敬的长揖行礼,态度异常之端正。

    李中易端起茶盏,微微一笑,说:“说吧,你这小猴儿,又犯了何事”

    “李叔父,小侄最近一直安分守己,哪敢惹事啊。”李安国暗捧了李中易一下,意思是说。有李中易坐镇开封府衙,他就不敢惹事生非。

    切。这话骗鬼去吧,李中易信他才怪

    “哦。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歇个回笼觉了。”李中易稳坐钓鱼台,不怕李安国不说实话。

    李安国苦着脸,看了看左右,见只有李云潇在侧,就小声说:“李叔父,实不相瞒,我一从小耍到大的弟兄,很喜欢大相国寺的一名美貌女尼姑。暗中勾搭上了。没成想,那尼姑竟然怀了孕,让庙里的人给发现了”

    李中易起初不以为意,等明白过味来,这才意识到,在他的辖境之内,竟然出了这么一桩有伤风化的“奸案”。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此事”李中易皱紧眉头,故意为难李安国,这么八卦好玩的事情。必须要穷根究底才行。

    李安国干笑了几声,解释说:“不敢隐瞒李叔父,小侄使了些许钱财,说服监寺暂时不要外传。这还没报到府衙来,您肯定不知道了。”

    李中易当然知道是这么个道理,却揣着明白装糊涂。追问李安国:“如此风化大案,只要报将上来。吾必严惩不怠。”

    不管是佛教、道教、西方教,但凡有尼姑、道姑、修女的地方。多多少少都会出现越轨的情况。

    人伦大欲,那是天然生理反应,很多时候不受理性的控制。即使有寺观规的约束,也难免会出现玷污寺誉的丑陋行为,比如说,最有名的风流女道冠,鱼玄机,就是鲜明的例子。

    李中易自己本就是个好色之徒,只是,他的口味里边,并无尼姑这一项。否则的话,以他的个性,也很有可能也偷个尼姑玩玩。

    所以,在李安国嘴巴里的要命大事,李中易其实并不怎么在意。

    若得凌云之志,必快意人生,做真小人,不当伪君子,一直是李中易的座右铭。

    “嗯,你手上还是挺有银钱的嘛”李中易不动声色故意刺了李安国一下,暗示他的钱财,很可能来路不正。

    李安国装没听懂的样子,又是拱手又是作揖,涎着脸说:“李叔父,这大相国寺,隶属于您的麾下。只要您给寺里的方丈递个话过去,他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不听您的吩咐”

    李中易哑然一笑,这个小猴儿崽子,敢情啥门道都摸清楚了,这才登门求援。

    没错,大相国寺的人事大权,名义上隶属于左右街僧录司,实际上,度牒、拨款、监管等等细务,其实权都捏在李中易的手上。

    更何况,李中易还是政事堂的八相之一,他发句话出来,小小的左右街僧录,岂敢不听他的招呼

    首相范质只是想独揽大权而已,只要李中易不胡乱插手政事堂的大事,诸如罢免僧录此类小事,范质必定会给他面子。

    李筠狠狠的发落那名倒霉的堂后官,范质毫不犹豫的就点了头,其中的权力运行逻辑,其实是相通的。

    相应的,范质虽然没有明说,李中易却也知道他的无声许诺:开封府的事情,李小相公说了算。

    真正精通权力运行机制的政客,都必须懂得,权力的运用,及其边界在何处。要知道,捞过界的行为,等于是虎口夺食,比杀人父母还招人恨。

    根据李安国的描述,此事不过是你情我愿的奸案罢了,男女之间,一个愿意花心思去勾引,一个心甘情愿落入情网,事儿倒不大。

    只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儒门士大夫,若是知道了此事,必定是群情汹涌,喊打喊杀。

    李中易心里有了谱,却没有马上松口帮李安国消灾,转而问他:“最近我没在家中,相比有不少的有趣事儿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李安国眨巴着小眼,想了一阵,忽然压低声音说:“不瞒叔父,我最近和虎翼军的一个弟兄一起喝花酒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事儿。”故意住嘴卖了个关子。

    李中易微微一笑,李安国这个小猴儿,越来越机灵了。李安国知道,拿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事,甭想糊弄住李中易,索性端出大菜来。

    据李中易对李安国的了解,这小子属于典型的满嘴跑火车,喜欢瞎胡扯的主儿。他所说的很多事情。经过事后查证,不尽不实之处颇多。

    情报工作。本来就不太可能及时拿到最直接的证据,这就需要旁证。自从。黄景胜和王大虎承担起消息网的组建工作之后,李中易最头疼不是没有消息来源,而是来源太多太杂,分析人员却不可能无限制的增加。

    当初,斯诺登背叛美帝,透露出来一个细节:同样是情报太多,分析人员永远不够用,只能外聘小斯同志这些人,进行分析整理工作。结果。由于美帝把关不细,管理不善,酿出了重大的丑闻。

    这一次,李中易倒是觉得,李安国很可能在无意中,泄露了天机。历史上的这个节骨眼上,赵老二的嫡系虎翼军中,确实出了很多事情。

    “嗯,想说便说。不想说,且家去吧。”李中易仰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那是意思是告诉李安国,老子不稀罕你的那些假消息。

    如果不是大相国寺的方丈软硬不吃。不买开平郡王府小衙内的帐,李安国也不至于硬着头皮来求李中易。

    没了招的李安国,只得小声说:“据那队正说。虎翼军的训练时间,由三日一训。改为了两日一训。”

    李中易眯起眼,想了想。这个时代的军队,除了羽林右卫和灵州军之外,就算是朝廷顶顶精锐的禁军,一般情况下,也只是三日一训,十日一大操。

    至于,充当杂役的厢军,一月难得一训。

    赵老二的虎翼军,在这个时候,突然加强了训练,朝中却未传出风声,可想而知,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

    嗯,这个消息,虽然不怎么直接,却也反证了李中易此前的一个猜想:赵老二的篡位,应该是早有预谋,就等合适的时机动手。

    基于这个惊人的现实,李中易不由提高了警惕,必须加紧准备善后的事宜。

    “说吧,想让我办到什么程度”李中易故意露了一丝想管的口风,就等着李安国拿出更多可靠的好消息。

    李安国苦笑一声,说:“不瞒李叔父,如果仅仅是媾通之事,倒也罢了,我那弟兄家中只他一子,偏生那尼姑怀上了他的孩儿,家里的长辈们都舍不得肚里的种啊。”

    李中易明白了,传承香烟事大,是这个时代几乎所有人的共识,不足为奇。

    “嗯,我听说,你也勾搭上了一个官家的小娘子,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李中易不动声色的施出杀手锏,从李安国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方位,斜捅了一刀。

    “啊您怎么知道的”李安国大吃了一惊,如此隐秘的事情,李中易如何可能得知

    李中易轻声一笑,说:“你叔父我,身为开封府尹,如何不掌握城内的大事小情,你觉得,我在这个位置上,能坐多久”

    李安国长叹一声,耷拉下脑袋,哀怨的说:“唉,我只是勾搭过两回而已,谁曾想,竟然闹大了肚子,实在是倒霉透顶。只是,小侄及时的发现了,寻了一位铃医,开了去胎的药”

    说到这里,李安国恍然大悟,很可能,毛病就出在那个江湖铃医的身上。

    “我说贤侄,偷吃不是错,只是,吃得很舒服的时候,要记得适当的擦擦嘴。”李中易见震慑住了李安国,不由翘起嘴角,又说,“你的婚事,自有令祖作主,以后必须小心一点,免得闹出大事来,你就不是屁股开花这么简单了。”

    李安国连连点头,郑重其事的说:“叔父的教诲,小侄一定牢记于心。下次再出手的时候,一定先找您开好善后之药。”

    李中易听了这么无耻的话,却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李安国的鼻子,骂道:不错,够无耻,我喜欢。”

    今天至少还有一更,趁司空有时间码字的时候,兄弟们多砸月票鼓励与支持,干劲可鼓不可泄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