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表弟雅通经济之道,在下与之交谈之后,竟所获良多。,这且罢了,一些以前想不明白的经济道理,居然茅塞顿开,确实是王家的千里驹也。”李中易刻意拔高了王中英的做法,令王盛和十分感激。

    李中易再年轻,身份和地位,却也尊贵无比,出他之口的赞语,很容易就会传遍整个大周国。

    符彦清见王中英得了李中易的眼缘,心下也很高兴,他和王家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关系,一荣俱荣,密不可分,没啥可担心的。

    站在符彦卿身旁的管家,悄悄的掉转身子,退出了西花厅,李中易虽然没看他,视线的余光却一直盯注在他的身上。

    所谓的政治家也好,政客也罢,很多人都输在不重视细节上面,导致阴沟里翻了船。

    李中易则不同,他靠着精湛的医术成之后,一直游走于红墙大院之中,成日陪在老首长的身旁。

    别的且不提,仅仅深宫权斗的见识,就远远高出旁人好几筹。

    所以,吃罢接风的素宴之后,李中易借口远道跋涉,身体疲乏,婉言推拒了符彦卿的茶叙邀请。

    李中易虽然已经宣读过诏书,但是,在回京陛见之前,依然是代表朝廷的天使。

    按照朝廷的规矩,天使之威,不容侵犯,所以,李中易住进了早早预备好的天使行辕。

    李中易进园之后,信步慢走,李云潇会意的朝身后做了个手势。一直守护在身旁的卫士们,随即四散。将方圆五十丈的范围,围成了铁桶。

    四下里看了看。李中易瞥见一处显露出萎色的草坪,便打了个手势,快步走了过去,李云潇迅速跟上。

    李中易见李云潇走到近前,便小声说:“马上派人,带上我的手令,紧急通知杨烈。”

    李云潇小声说:“爷,如果情况紧急,恐怕需要派出三批以上的信使。以策安全。”

    李中易欣慰的点头,随即从怀中摸出提前预备好的五张特制的白麻纸,加盖上特制的私印,叮嘱说:“事关重大,必须派可靠之人,分多路出城去羽林右卫。你和信使讲清楚,务必告诉杨烈,一旦山陵崩,许其随机应变。”

    李云潇迟疑了一下。小声问道:“爷,万一杨烈配合的时机不对,岂不是陷咱们家满门老小于险地。”

    李中易苦笑一声,说:“京城和杨烈相距太远。咱们哪有可能配合严丝合缝。再说了,为了保护家小,不可能不冒一些风险的。”

    李云潇仔细的想了想。忽然脱口而出:“tnnd,富贵险中求。哪来那么多尽善尽美的事儿”

    李中易点点头,叹道:“该部署的计划。我早就用密码信,都发给杨烈了。至于,最终是个啥结果,那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云潇想起一件事,小声说:“灵州军那边这些年,迁移到京城的人数,也已有不少。只是,远程军器方面就很是缺少了,尤其是神臂弩。”

    “这个不必担心。军器监那边的守卫力量不强,而且,地形方面大家都已经实地勘查过许多次了,十分熟悉。到时候,只要趁虚夺了军械库,嗯,就好办了。”李中易这个开封尹绝不是白混的,开封城中大街小巷的地形图,早有专业的测绘士记录在案。

    李云潇长声一叹,说:“我家的实力,在灵州最强,若是郭帅的三万大军,加上党项数万骑军就在京城之中,胜负其实早就定了。”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你呀,你呀,若是这么多人都在京城,陛下岂能容得下我”

    “爷,您真的要等旁人先动手”李云潇仗着是李中易心腹中的心腹,大着胆子问出了异常犯忌讳的话。

    李中易点点头,说:“主要是灵州军的那汪远水,无法解得近渴。既然,实力不如人,那就只能暗中捕捉最佳时机,趁势而起。”

    有些话,李中易谁都不敢告诉,只能闷在心里边,哪怕发霉了,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

    “爷,羽林右卫杨帅那边,一定有许多双眼睛盯着,万一他们被阻截在了半道,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妙呀。”李云潇跟在李中易的身旁,办了不少隐密之事,无论是见识还是经验,都有了显著的提高。

    李中易将嘴巴凑到李云潇的耳旁,小声嘀咕了一阵子,李云潇面露惊喜的转身而去。

    望着李云潇远去的背影,李中易的目光立时变得深邃已极,信使即使被人半道截住,也没人可以看破其中的奥妙。

    李中易的家中,或是军中,早就采取了混合型密码本的通信制度。接信的是一个人,译密的又是另两个人,互相之间没有任何接触,这就在最大限度上,确保了消息的安全性。

    以这时人们粗浅的数学及密码水准,绝无可能翻译出,杂揉着英文字母、阿拉伯数字和拉丁医学文字的密码信。

    柴荣身体出状况的消息,连远在大名府的符彦卿都知道了,可想而知,京城里一定已经传遍了。

    李中易负手立于草坪之上,心里琢磨的却是,京城那边,应该已经闹成了一锅粥吧

    嗯,赵老二的篡位举动,也不是在柴荣刚死就进行的,李中易还有时间作出必要的部署。

    这一夜,李中易睡得很香,一直压在他头上的那座柴姓大山,终于快要倒塌了,值得庆幸

    接下来的几天里,符彦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操持着送老妻如墓穴的各项琐事。

    李中易则悠闲的待在行辕之中,百事不问,符家人也不敢打扰了他的清静,没有笼边。

    王中英需要带孝出场,也不可能跑来陪李中易聊天,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八日过去了,直到丧事办完,李中易启程回京之时,依然没有接到政事堂那边传来的准讯。

    在符家人的恭送之下,完成了使命的李中易,在一千多名党项骑兵的护送下,登车南下。

    符彦卿远眺着马车的背影,眯起双眼,惆怅的说:“多事之秋来了,也不知道何日才能再次相见”

    李中易的大队人马,刚一离开大名府辖境,立即加速南下,直奔京城去直面险恶的未来挑战。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