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李中易请王中英吃了顿便饭。桌上的菜肴,照例是四个冷碟,四个热菜,外加一味香菇肉片粉丝鸡汤,酒依然是李家自酿的“精酿状元红”。

    王中英从小不喜读书,恰好,李中易也是个没读过四书五经的“半文盲”,于是,食无语的士大夫准备,被彻底抛到了脑后。

    席间,经过闲谈,李中易了解到,王中英的母亲,其实是魏王符彦卿目前唯一在世的亲妹妹,而且王中英乃是家中独子。

    这么说来,符彦卿派唯一的亲外甥,远至相州亲迎李中易这个宰相,倒也算是比较看重了。

    王中英的父亲,王盛和,是前唐庄宗时的进士,目前在符彦卿的麾下,就任大名府司马。

    由于符彦卿本人兼着知大名府事,所以,王盛和这个一府司马,其地位相当于符家手下的首席文官。

    大周太祖立国之后,以开封府为都城,号为东京,又称汴梁。同时,以洛阳为西京,大名府为北京。

    因为,大名府肩负着,抵御契丹人南侵的河北枢纽的重任,其地位犹在西京洛阳之上。

    符彦卿不仅是天雄军节度使兼大名府尹,更是两任皇后的亲爹,当今皇太子的亲外祖,他这个北地大军阀,在当今的朝局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中易喝了口酒,笑问王中英:“吾弟如今在何处高就”

    王中英面现惭色,小声答道:“小弟读书无成,习武怕苦,一直跟在家舅大管事的身旁,学习打理贱商之业。”

    李中易微微一笑,这个王中英还真是个妙人儿呀。这孩子倒也有趣得紧。

    一般的纨绔子弟,如果有王中英这么扎实的背景,那尾巴早就翘到了天上,哪有这么谦逊和实诚

    当然了,也许是符昭信以前漏过李中易的底细,让王中英知道他李某人。最喜欢“精明的老实人”。

    所谓精明,自然是指为人不愚腐,知道变通。所谓老实人,那是对值得交往的人物,以诚相待。

    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可能对谁都讲真话

    “呵呵,钱是王八蛋,可是,没钱的比王八蛋还不如。致远老弟。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李中易翘起嘴角,待王中英比此前更是亲近了几分。

    这年头,士农工商,天子所抚的这四民之中。尤以贱商的地位最低。

    举凡士大夫,或是达官贵人之家。绝大部分都不会安排自家的嫡系子弟经商。

    可是,王盛和这个前唐的进士,居然允许自己的儿子从商,别的且不提。单论这份胸襟,就值得钦佩。

    王中英张大了嘴巴,呆呆的望着李中易,他的脑子很有些转不过弯来。

    王盛和一直对王中英耳提面命,天下日益太平,这承平日久,就越是读书人的天下。

    并且,当今朝廷的政事堂里边,且不提李谷、王溥和魏仁浦,这三位进士宰相,就连首相范质也是进士出身。

    读书确实很重要,可惜的是,王中英除了识得许多字之外,四书和五经,竟是九窍只通了两窍。

    王盛和为了逼迫王中英读书通经,气急之时,甚至打断了十几条木棍,却也无济于事,他只得做罢。

    如今,李中易这个当朝八相之一的年轻宰相,竟然十分认同王中英的经商之举,岂能不令他万分惊诧

    “兄长您”王忠英猛一拍额头,怪叫道,“逍遥津,我竟然忘记了名震海内的逍遥津集市,该打,实在是该打。”

    李中易到了大周之后,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亲手建起了逍遥津集市,这只源源不断产下“金蛋”的金母鸡。

    由于李中易很久没有亲自插手过商贾之事,王中英竟然一时没有想起来,坐在他面前的,不仅是当朝宰相,更是集商贾之大成的一代商业宗师。

    有了共同的经商语言,王中英原本的假客气,倒成了真亲热,他像个好奇宝宝一般,缠着李中易问东问西。

    李中易本就是个另类,他非但不轻视商人,反而觉得全民经商,整个国家才是真正的有前途。

    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农耕民族之所以始终逃不过“治乱循环”,核心问题不仅仅是土地兼并,更重要的是,因太平时间过久,膨胀到严重过剩的无地农民,他们的就业问题。

    没错,就是就业问题,这一直是缠绕在历代统治者心目之中,最大的问题。

    在大工业时代之前,小农经济的模式,不可能维持太久,就会因为人口爆炸,权贵们的大肆兼并,再上农业生产方式的落后,导致整个社会体系被冲垮。

    乱世人命不如犬,军阀战乱之后,人口数量锐减,新统治集团挟大胜之威,强迫重新分配土地,从而再次开启“恶循环之门”。

    所谓权贵们的土地兼并,其实是符合人性的理性选择。由于重儒轻商主义盛行,再加上自给自足的封闭式小农经济的束缚,权贵们利用手头的权力,最保值增殖的投资方式,便是囤积土地。

    在各个朝代,由于铜钱、银子等货币数量的严重不足,土地其实一直充当着硬通货的角色。

    太平岁月,一亩上好的水浇地,至少十五贯铜钱。如果是靠近京郊的上好良田,那就更值钱了。

    土地的买卖交易手续,也远不是后世那样的繁琐,而且费用居高难下。这个时代的土地交易,只需要买卖双方事主,到衙门里去备个案,立契之后,加盖大印,略微收一点点手续费,便算是交易成功。

    还有一种土地交易,就更简便了,买卖双方请来里正以及有名望的见证人,便可以立下白契,连给官府的手续费都省掉了。

    由于这个时代计生手段的严重缺失,本质上,李中易是个工业党加商业党。

    只有大兴工业,才有可能解决掉农村大量剩余人口的就业问题。同时,限于时代的束缚,商业这个服务性行业,也可以吸收大量的劳动力。

    基于此,李中易对王中英这个出身大世家大豪门的近系子弟,有着别样的亲近感。

    吾道不孤矣

    李中易一边频频举杯,一边详细的解说了逍遥津集市的完整发家史,王中英目绽异彩的盯着李中易,他时不时的拍桌子,大叫妙哉,令一旁伺候着的侍婢们纷纷侧目。

    “兄长,小弟是这么理解的,低价、货足、商人多,这么一来,行商坐贾们的需求,完全可以通过您说的批发加零售的模式,予以满足。”王中英摇头晃脑的说,“甲地之绢帛卖到乙地,然后从乙地带回甲地所需的粮食,来回都不走空路,资金周转的哦,您说的是效率,极高啊”

    李中易微微一笑,这王中英一提及经商之道,酒也不喝了,菜也懒得用筷子去夹,一路滔滔不绝。

    也许是,李中易彻底的挠到了王中英的痒处,他手舞足蹈的说:“兄长所设的商信服务社,端的是妙到毫巅,妙不可言啊”

    李中易暗中观察之下,倒觉得王中英的年纪虽轻,却是个商业方面的可塑之才。

    只是,怎么样才能把这么一个商业人才,揽到自家的怀中呢嗯,这的确是个问题。

    酒宴从天没黑就开始了,却因为谈兴正浓,一直持续到深夜时分,宾主双方这才尽欢而散。

    当晚,李中易趁着酒兴,在竹儿小娘子的身上,纵马骑乘,驰骋了很久。

    第二日,李中易抽空的接见了相州刺史,以及本地有头有脸的乡绅和名人。

    闲扯了一些蛋之后,李中易抛去满耳朵的阿谀奉承,在王中英的陪同下,启程北上,赶赴大名府。

    从相州北上之后,又走了两天的车程,第三日早上正式抵达大名府和相州交界的乡泉驿。

    宰相出行非同小可,李中易沿途的行踪,都有专人骑快马,来回于路途和大名府之间,所以,李中易抵达大名府的准确时间,符彦卿是完全掌握的。

    李中易正慵懒的靠在芍药胸前,嘴里享受着竹儿小娘子削好切片的花红果,忽听一直陪在车厢旁边的王中英叫道:“呀,世子大表哥怎么亲自来了”

    “咦,魏王府世子,符昭信的大哥,符昭远,竟然亲自到州界来迎接了”李中易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嘴角不由微微翘起,有趣,十分有趣哈。

    魏王世子,将来会继承郡王爵位的符家大少爷,地位和实权固然比李中易低上许多。

    可是,这已是魏王府除了符彦卿之外,可以派出的最高级代表,由此可见,符家对李中易至少在表面礼仪方面,表达出了格外看重之意。

    符家人既然摆开了架式,李中易自然也不太过失礼,他缓步下车,傲然立于车旁,静静的等着符昭远过来。

    不大的工夫,一个头戴金冠,身穿锦服的壮年男子,快步走到李中易面前,拱手长揖,恭敬的说:“在下符昭远,奉父命前来迎接无咎相公。”

    李中易眼眸微微一闪,咳,无咎相公,却不是更正式的李相公,看来,这位符世子,也绝给等闲之辈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