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普眯缝着一双小眼,嘴角挂着浅笑,说:“秦失其鹿,群雄并起,得而烹之。”

    赵匡义拍手叫好,大笑道:“则平公此言甚妙,人人皆可骑上那匹母鹿。”

    赵匡胤厉声喝道:“赵廷宜,立即滚去祠堂,禁足一个月。”面目狰狞已极,仿佛要吃人。

    赵匡义发觉自家二兄这次是玩真的,只要赵匡胤真的动了怒,他还没那个胆子,正面硬抗,只得悻悻的甩袖离去。

    赵普摸着頦下的几缕胡须,淡淡的说:“二郎的心气,比明公您可是高多得多啊。”

    赵匡胤忽然叹了口气,转身仰望着北边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赵普久处赵匡胤的身旁,熟知自家主上的脾气,一言以蔽之: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要么不动手,一旦施展开来,赵匡胤绝对不会给任何人机会。

    但是,和善于机变,性格暗黑的赵匡义比起来,赵匡胤相对比较求稳一些。

    赵匡胤的稳,是稳妥的稳,就仿佛蜘蛛织网一般。等猎物发现被缠住了,嘿嘿,只能乖乖的束手几擒,成为一顿香喷喷的美餐。

    凭心而论,赵普觉得李中易办事比赵家兄弟都要大气。不过,据赵普五年多以来的潜心研究,李中易有个最大的缺陷,那就是为情所困,亲情、友情,当然也包括男女之情。

    赵普曾经听说过,关于李中易的一件趣事,此事和如今权贵圈内主流做法,颇为不同。

    在京城里的很多权贵,都喜欢将自家的姬妾,送给老部下、老朋友。甚至是互换着享用对方的女人。

    可是,到了李中易这里,只要是他碰过的女人。居然是只进不出,从来不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他的快乐。

    类似李中易这种人。在赵普看来,做朋友,恩怨分明,童叟无欺。

    心机重嘿嘿,这年头,心机不重,大局看不清,掂不明。瞬间就有家破人亡之祸。

    实际上,赵普从来没拿正眼夹过韩通那个莽夫,却对李中易异常之忌惮,引为平生之最大劲敌。

    以前,李中易所立下的战功,虽然也算得上是显赫,赵普一直以为,多少有些运气的成分。

    可是,这一次不同了,李中易率领区区一万八千兵马。便差点全歼了契丹人最精锐的铁骑属珊军。

    要知道,那可是,跟随着契丹太宗。一路打进开封城的属珊军啊

    赵匡胤虽然没有和任何说过他的心思,但是,据赵普从旁观察,他的主上对于今上搞权力平衡的做法,极其不满意。

    据内殿直小底四班里传出来隐晦消息,李中易当上宰相之前,差一点就在今上的寝宫里,掉了脑袋。

    赵普暗暗惋惜不已,如果。李中易真的完蛋了,嘿嘿。主少国疑的局面之下,这万里大好河山。简直就是上天赐给赵匡胤的最佳礼物。

    赵匡胤没好气的瞪着赵普,这家伙总是喜欢说一些擦边的话,却又不说清楚。每次私下里聚会的时候,赵普都会和赵匡义紧密的配合,想要说服赵匡胤,目的是啥,赵老二比谁都清楚。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异常残酷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力争上游是每个人都有的想法,赵匡胤其实也不例外。

    赵匡胤虽然没啥证据,可是,他几乎已经认定了一件事:李中易在寝宫里差点丢掉小命,不可能没有别的想法。

    高平之战后,柴荣一路提拔赵匡胤,同时对张永德和李重进,大加贬抑。

    时至今日,赵匡胤已是大周第一武臣,手握殿前司四万多精锐禁军。

    可问题是,有李中易那堪称辉煌的战绩在前面摆着,赵匡胤这个第一武臣的名分,一直给人一种名不副实之感。

    韩通就不服

    论资历,高平之战前,韩通就已经是柴荣暗中培养的心腹大将,从龙时间之早,远在赵老二之上。

    论地位,高平之战前,韩通已是侍卫亲军司步军副都指挥使,比赵老二高出去至少五万四千里。

    但是,韩通喜欢吃独食,经常抢同僚的军功,特别不擅长笼络袍泽之间的关系。

    不管啥时候,人缘不好的人,倒霉的机会总是比旁人多出去不少。

    赵匡胤沉默了许久,忽然问赵普:“老石最近在干嘛”

    “嘿嘿,忙着生儿子呢。”赵普发觉赵匡胤对他的这个回答不甚满意,随即进一步解释说,“他这个殿前司都指挥使,目标太大,一直在学韬晦之计。这不,昨日又纳了一个美姬,乃是京城里有名的绝美女行首。”

    赵匡胤摸着下巴,绕着室内转了几圈,忽然转身盯在赵普的脸上,郑重其事的问他:“可有好法子,让李无咎成为我赵家的女婿”

    赵普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这应该是赵匡胤第五次这么问他了吧,唉,次数实在太多了。

    “明公,李无咎即使有问题,估计也不会很大。只是,今上那里”赵普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没有半分底气。

    如果,赵雪娘没毁容之前,倒有希望说法李中易,成为赵家的女婿。现在,由于李中易和赵匡胤两人异常敏感的身份,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柴荣不死,赵、李两家结成姻亲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么,有无办法,让李中易离开京城”赵匡胤现在要同时面对,李琼、韩通和李中易,深感压力极大。

    赵普从袖子里掏出一柄小折扇,微微扇着风,赵匡胤也不着急,他坐回到椅子,等着赵则平想出奇谋。

    “嘿嘿,明公,在下有一计”赵普虽然非常有才,却也喜欢在私下里显摆,尤其是只和赵匡胤在一起的时候。

    赵匡胤听了赵普的计策之后,良久无语,赵普不愧是个金脑袋,竟然把主意打到了符皇后的身上。

    “李无咎不会有危险吧”赵匡胤皱紧眉头,十分不确定的追问赵普。

    赵普微微一笑,说:“顶多也就是彻底的失了兵权罢了,不至于掉脑袋。”

    赵匡胤微微摇了摇头说:“李无咎于我家有大恩。”竟是摇头拒绝了赵普。

    赵普暗中窥视着赵匡胤的脸,他其实也没打算就此说服主上,肯出头的那个人,注定是赵家的老三。

    领导临时改了行程,估计还要一天才能回家码字,俺装醉,才回了房间码出来一点,大家先看看吧。嘿嘿,大幕已拉开了,小李子何去何从,即将进入精彩的剧目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