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玉娘继续装醉赖床的时候,李中易悄悄的到了内书房,赵雪娘正有些焦虑,有些羞涩,有些担心的等着他。

    今天,只是简单的身体检查,李中易怀着医者之心,把肤色比对的注意事项,闲暇的告知给了赵雪娘。

    赵雪娘早就听李中易说过,要从臀上取皮,这时要比对肤色,李中易难免会看见她的尊臀。

    天呐,赵雪娘自家知道自家事,在这个不流行亵裤的时代,她的贴身衣物,除了根本遮不住下体的肚兜之外,不可能有小内内之类的衣物,用来遮羞。

    李中易倒是想过这个问题,他本打算找针线功夫很棒的彩娇,替赵雪娘缝几件小内内。

    只是,李中易转念一想,做臀上植皮术的时候,她的下身依然必须光溜溜的,不可能留下一丝半缕。

    而且,大男人送小内内给女郎,李中易即使出于医者之心,后患也注定无穷。

    手术的时候,李中易这个大夫,总要看某些不该看的部位,迟看,早看,其实都一个样。

    怕麻烦的李中易,索性啥也不做,只对赵雪娘提出检查身体的一些具体要求,绝口不提那些很容易引起歧义和误解的事情。

    室外阳光明媚,这座小院子里戒备森严,就连唐蜀衣,未经李中易的召唤,也不得入内半步。

    所以,现在的室内,除了李中易和赵雪娘之外,再无别人。

    赵雪娘躲到屏风之后,克制住极大的羞涩感,头一次在外人,尤其是一个大男人的面前,脱衣解裙,哎呀呀,真真是羞煞奴家了

    两世名医的李中易,开过药方,拿过手术刀。被他破了初瓜的绝美女子,至少也有好几位了。

    所以,李中易此时的心情,也许有些好奇怪。赵雪娘的下边,会是个啥样,这个嘛,是个男人都会这么想滴。

    但是,李中易也仅仅是好奇而已。不至于看见美女脱了裙子,就浮想连翩,瞬间化身急色鬼,当场要啪啪啪。

    李中易等了很久,终于听见赵雪娘蚊蝇一般的说话声,“兄兄长奴家准备好了”带着颤音,显见得真心害羞。

    实际上,李中易一点也不着急,耐心的等待,赵雪娘自己转过弯来。

    在女人的隐秘部位动手术。如果不排除害羞的生理反应,李中易担心会有大麻烦。

    比如说,万一麻沸散的功效不足,让赵雪娘提前醒来,发觉光着小屁屁,扭扭身子,挪挪腰,随便乱动一下,都可能给李中易的顺利手术,造成更大的麻烦。

    李中易长吸了口气。绕过屏风,迎面就见,一具粉妆雪琢,巧夺天工的娇美。划出一道异常惊人的弧线,势不可当的扑入他的眼帘。

    榻上的赵雪娘,只穿着一件水红色的肚兜,整个身子,从上到小,一直在抖。

    李中易暗暗吸了口气。克制住心中燃起的火焰,缓步走到榻前,聚精会神的开始比对肤色。

    人的肤色,一般来说,小屁屁上的颜色,要比脸上略微粗糙一些,但也会更白一些,因为常年没有晒过太阳。

    一般来说,脸部整形手术之后,如果肤色略有些差异,医生一般都会建议患者,采用熏衣草精油或是除疤液,经常予以擦拭,实在无法弥平差异,就只能多晒晒太阳。

    李中易手头就有极机密的美容膏药秘方,只要定时擦拭,持续不间断的使用一年以上,可以有效解决差异的问题。

    否则,李中易哪敢轻易答应了赵雪娘,替她做植皮术呢

    “雪娘,我现在要检查一下,皮肤的属性,包括弹性、含水量”李中易尽管早就和赵雪娘沟通过了,依然很有耐心的把注意事项,一一告知给了她。

    “嗯。”赵雪娘死死的闭紧双眼,仿佛熟睡了过去,可是,就连水嫩的臀上肌肤都红了,真实无误的暴露出了女儿家,羞涩难当的复杂心态。

    李中易接收到了同意的信号,这才贴近榻旁,稳定的伸出右手,轻轻的在赵雪娘的臀上,拈起一小段肌肤,捏了捏,嗯,保养得还真不错,水嫩异常。

    为了准确的定位,可以植皮的部位,李中易凑到臀部的上方,认真细致的观察了一番。

    唉,赵雪娘浑身上下,泛起无数凸起的小疙瘩,显然是羞得要死

    这种令患者羞死的场景,李中易没有见过一千次,至少也有几百次,他的心态一直保持在,顶级名医的水准之上。

    李中易那只温暖的右手,在赵雪娘的臀上,脸颊上,无微不至的触摸了个遍。

    在这种缺医少药的年月,李中易的术前检查工作,必须细致入微,不容半点疏忽。

    只是,李中易发现,原本应该草木茂盛的某部位,竟然寸草没生,他禁不住暗暗惊叹不已。

    小小的插曲而已,李中易秉持着医者之仁心,一眼瞥过,也就算了,并未用目光去占赵雪娘的便宜。

    半个多时辰之后,李中易顺利的检查完毕,他知趣的快步走出屋外,坐到院子里边喝茶。

    过了很久,赵雪娘整理过衣裙,低垂着螓首,羞红着脖颈,仿佛受起的小媳妇一般,小心翼翼,羞羞怯怯的挪到李中易的身前。

    李中易看清楚赵雪娘的反应,知道她很有些面嫩,就放下茶盏,柔声说:“我刚才都检查过了,即使有些小碍之处,也不妨事的。植皮术的成功希望很大,你这几日可以安心睡个好觉,把身子养好。”

    见赵雪娘微不可察的点头,李中易接着往下交待,一本正经的说:“对于植皮术,我的把握较大。比较难办的是,术后的防感染,我再说一遍,无论脸上和身上多脏,绝对不允许洗脸、洗澡等任何沾水的举止,听明白了吧”

    女人,尤其是美女。特别爱洁。李中易的那位校花老婆,每天至少要洗三次澡,下班回家冲个凉,上床前。一定要洗白白。如果,当晚有嘿咻活动,完事后,她必须把自己洗干抹净,才会上床休息。

    李中易再三叮嘱赵雪娘。忍得苦中苦,方有重新焕发美貌的那一天。

    “兄长,你是好人。”赵雪娘突然没来由的夸奖李中易,他不禁微微一楞。

    李中易何等精明,略微一想,他当即明白过来,赵雪娘恐怕是真切的感受到了,他替她检查身体的时候,确实没有邪念吧

    “嗯,你好生休养着。等施术的条件都具备了,我会提前通知你的。”李中易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尴尬,不敢继续留在院内。

    可是,赵雪娘却突然提该声调,叫住了他,“兄长,你陪我说说话吧,求你了。”

    李中易的心肝,猛的一颤,一个女人。当着大男人的面,居然这么说话,至少存有很大的依恋吧

    说实话,李中易很想马上走开。可他终究还是架不住,赵雪娘那柔弱到了极致的哀求眼神。

    “呵呵,愚兄给你讲几个笑话吧。”李中易的眼神,少有的不带颜色,清澈无比,纯属怜惜一位美女的悲惨遭遇。

    “话说。古时,一官最贪。两人打官司,原告送他五十贯铜钱,被告知道了加倍送贪官铜钱。上堂时,贪官大喝:打原告二十大板。原告伸出手作五数说:“老爷,小的是有理的。”贪官一只手放在额头,一手伸开作十状,说:他比你还有理哩。”李中易话音刚落,就听赵雪娘咯咯咯的笑出了声。

    唉,这孩子,真是苦逼,小小的年纪,遭此大难,如果不是遇上了李中易这个医界的妖孽,赵雪娘的毁容,那是一定无解

    李中易见赵雪娘开怀轻笑,不由来了兴致,又说:“古时候啊,有个贪官叫和坤的,新修了一所府第,请纪晓岚题一匾额。纪晓岚提笔给他题了竹苞二字,说是竹苞松茂之意。和坤高兴地把它悬在正厅,乾隆皇帝见了,对和砷说:爱卿被纪晓岚捉弄了把竹苞二字拆开来,不就变成个个草包四个字吗一时间,贪官和坤哭笑不得。”

    “兄长,自周朝以来,并无年号叫乾隆的呀”赵雪娘的面容虽然笼在薄纱之中,可是,她提出的问题,却暴露出了才女的内涵。

    李中易心想,这小女孩读的书,肯定不老少,于是,笑着解释说:“呵呵,那是我编出来,只要幺妹你每日笑开颜,愚兄也就心满意足了。”妥妥的亲亲兄长的范儿。

    “奴家信得过兄长。”赵雪娘的声音很低,很轻,李中易竟没听清楚,她说了些啥。

    李中易见赵雪娘高兴,索性又讲了个诙谐的笑话,他喝了口茶,笑道:“一位江湖郎中给人治病,却把人治死了。病家大怒,把那郎中捆起来,扣在家里。郎中趁夜晚自己弄开了绳子,跳进河中,才脱身逃回家。到家后,看见自己的儿子正在读医书,便说道: 我儿读书尚可缓些,还是先学游泳要紧”

    赵雪娘也许是听出了,李中易这是故意作践他自己,不由收住笑声,认真的说:“兄长绝不至于跳河逃走。”

    李中易发觉,绕来绕去,又绕到了这里,赵雪娘的神态,他看不见,说话的语气,却绝对品得出来。

    赵雪娘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啊,李中易真心不敢继续留在院内,死活找了个有大事待处的借口,飞速逃离了内书房的院子。

    柴玉娘就躺在漱月阁中装醉,李中易觉得火候还没到,也没再去招惹她,他索性直接去了上房。

    李达和见李中易来了,拈起几根胡须,笑着表扬他说:“中明那娃儿已经被公主府的大管家,亲自送回了家,此事办得不错。”

    李中易心想,柴玉娘原本就是故意针对他,才玩出的小动作,五堂伯家的李中明,不过是城门失火,殃及的池鱼罢了。

    当然了,这种涉及到男女私情的话,李中易肯定不可能摊开来,全告诉李达和。

    “嗯,你五堂伯昨日过府,不仅送来许多东西,还想请你去他的府上作客。”李达和话锋一转,“你五堂伯,典卖了蜀地的家产,在开封城内另起店铺,重新做买卖,也颇不容易。所以,老夫也没问你,直接就把礼物都给退了回去。”

    李中易笑着点头说:“阿耶的处置,自是妥当。毕竟,是以前帮衬过大人您的本家堂伯,咱们不可收礼。”

    李达和笑眯眯的望着李中易,谁又能够想得到呢,眼前这个当年懦弱无能的庶长子,在短短的五年时间内,竟然一跃成为大周国,位极人臣的八相之一。

    哈哈,老李家可以正式向天下人宣告:家门兴旺,既富且贵

    李达和的心情很好,扬声问门外:“二郎何在”

    门外的老仆,赶忙跑进来,恭敬的禀道:“二郎君读了几个时辰的书,晌午之前,出门会友去了。”

    “哼,这个孽畜”李达和平日里骂得顺了口,一个没收住,倒在李中易面前,失了儒门士大夫的高雅之风度。

    身为宰相府的一家之主,二弟李中昊的表现,每隔几日,就有人会把记录在册的情况,汇报到李中易的案头。

    据线报,李中昊和几个同窗喝花酒的时候,看上了一个妖娆的美姬。他的银钱花了不老少,却始终差了那么一口气,到现在也没得手。

    这个时代,婚姻大事,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一般情况下,除了门前是非多的寡妇,或是生性放荡的女郎,寻常男女之间,并无谈恋爱,找泡友,搞的空间。

    男人嘛,好那一口,其实也很正常,李中易这个花丛浪子,身边的女人,真心不少了,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

    反正家里有的是钱,李中易又是开封府说一不二的正印官,只要不是人命案,他都可以罩得住。

    换句话说,只要李中昊不做出抢民女的罪恶勾当,甘愿花钱买欢乐,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公平交易,童叟无欺,李中易还是可以包容的。

    不过,李达和斥骂声,倒是提醒了李中易一件事:国子监的那位张司业,也许可以收入门下,充当他在文官集团之中的马前卒

    司空兑现了承诺,昨天差的四千字补齐了,再加上今天的六千字,一共万字更新。想想司空以前没时间码字的岁月,真心不容易呀,每天两千字都很难保障,更别提六千字的大章了。

    一句话,斗志可鼓不可泄,明天超过20张月票,司空继续坚持万字更新,绝不失言。这要求真心很低,司空只是想给自己加把劲而已。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