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玉娘不过是个刁蛮任性的小闺女罢了,论及斗嘴,她那么点小小的道行,岂是李中易这个花丛浪子的对手

    三两句话之间,李中易惹得柴玉娘,哭笑不得,傻楞在了当场。

    “公主殿下,不如至我府上,品杯香茗”李中易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柴玉娘堵住家门,他以退为进,发出了诚挚的作客邀请。

    柴玉娘有些犹豫,最终,还是扭扭捏捏的跟着李中易的进了郡公府。

    “公主殿下,您瘦多了。”李中易偷眼看了看柴玉娘的脸色,心里存着小心,故意试探了一下。

    柴玉娘没有吱声,却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目光之中,隐约含有几分杀气。

    平日里,柴玉娘坐着的时候,倒没啥不妥当的地方。她这么一走起路来,翘挺得不像话的隆臀,随着细腰的扭摆,划出惊人的弧度。

    李中易虽然刚过二十五岁不久,却是中年怪蜀黍的审美观,尤喜身材妖娆的美女。

    中年男人,一般也是最先看女人的脸蛋,接下来,就是和青年男人的区别了。

    年轻男子,看过脸之后,觉得女人很美,一般会去看胸。中年男人则会去欣赏腿,腿越长,越喜欢。

    李中易也是“外貌协会”的标准成员,这女人的身材再好,长得和凤姐差不多,的胃口也会倒尽了啊

    那些所谓只看身材,不看脸的家伙,要么是酸葡萄心理,要么是故意撒谎骗人。

    以前,李中易虽然和柴玉娘有过不少次的接触,实际上,由于心态上的躲避心理,一直就没仔细认真的看过她的长相。

    现在,李中易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柴玉娘,他惊讶的发觉。这位刁蛮的小公主,长得颇为水灵。

    若要具体去形容柴玉娘的美貌,李中易还真觉得有些词穷之感。

    这么说吧,单论颜值的美貌度。假如林志玲是一百分的话,柴玉娘至少可以拿下一百二十的高分。

    没错,就是这么惊人的漂亮

    李中易身边的女人,也就费媚娘有资格与柴玉娘相提并论,可谓是玉兰牡丹。各擅胜场。

    仅仅是漂亮,倒也罢了,关键是,柴玉娘是柴荣的亲妹纸。这种女人,如果抱在怀里,轻怜蜜爱,纵意驰骋,李中易心理上的满足感,将无以言表。

    希望很大,难度不小。李中易暗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安稳的将她骑了

    “玉娘,这边请。”李中易露出温文尔雅的姿态,笑吟吟的给柴玉娘带路。

    公主殿下,这种异常生疏的称呼,被李中易不动声色的抛在了后边。

    以前,李中易官卑职小,和柴玉娘之间的身份差距,异常之大。

    现在,李中易已是正儿八经的真宰相。明面上的地位,犹在柴玉娘之上,唤她一声玉娘,倒也不算是特别逾越的事情。

    “你为什么”柴玉娘吞吞吐吐的问李中易。“老躲着我”

    李中易故意圆瞪着两眼,诧异的问柴玉娘:“怎么可能呢”

    柴玉娘俏脸猛的浮上朵朵红云,冷不丁的握紧小粉拳,恨恨的捶在了李中易的胳膊上。

    李中易明显感觉到,柴玉娘并未十分用力,他故意装出吃痛的样子。露出三颗雪白的牙齿,雪雪呼疼。

    “你登徒子”柴玉娘毕竟是黄花大闺女,哪里受得住李中易施展出追校花老婆的无耻手段,气得浑身直抖。

    泡妞之道,一紧一松,一张一驰

    李中易收拾起戏笑,一本正经的说:“玉娘,这边请,为兄请你的品茗磕瓜子,还有k歌。”

    “k歌”柴玉娘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引到了新鲜事上,她那乌黑美丽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在李中易身上。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先别问那么多,等一会你便知道了。”

    今上敕建郡公府的时候,按照有山有水的要求,让工匠们仿造江南的园林,整个的揉和了一遍。

    李中易还不到颐养天年的岁数,以前一直没太在意,现在,他反正没办法多做事,索性给自己放个大假,陪着美人儿玩耍一番。

    漱月阁旁,便是一座小湖,湖上建有一座湖心亭,李中易命唐蜀衣把柴玉娘请过去,吃茶,磕瓜子,稍事休息。

    李中易自己则回到阁内,在彩娇和竹儿小娘子的双双伺候之下,褪下官服,脱下乌纱,换上一袭居家的青衫,发髻上插着一根白玉簪,整个显得倜傥风流,潇洒不群。

    把自己收拾妥当之后,李中易坐下来,喝了两盏热茶,逗了两妾一阵子,这才晃晃悠悠的出门,去找柴玉娘。

    柴玉娘也许是听了李中易的脚步声,扭头看见是他,没好气的说:“干什么去了等你很久了”话刚出口,她便意识到不对劲,赶紧住嘴。

    李中易暗暗好笑不已,只当没听出破绽,笑吟吟的说:“刚刚命人去准备鲜花了。”

    “鲜花准备这个干嘛”柴玉娘好奇的问李中易。

    李中易含笑坐到柴玉娘的身旁,暗中摆手,示意唐蜀衣领着下人退下。

    唐蜀衣知道,李中易不太喜欢眼前的这位公主,平时老躲着她,所以,唐蜀衣也没在意,随便找了个借口,领着婢女们退出了湖心亭。

    “玉娘,所谓k歌,就是咱们俩坐在一起唱歌的意思。”李中易不动声色的把她们之间的关系,变成了咱们俩。

    柴玉娘也许没听出来,也可能是听出来了,却没当回事,总之,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可是,我不会唱歌呀”柴玉娘用怪异的眼神,瞟着李中易,仿佛是想确认他有米有脑子发烧。

    李中易一阵恍然,这个时代的达官贵人之家,大多养着歌伎班子。唱歌其实是小等人,用来娱乐上等人的文娱活动。

    看来是说走了嘴啊,不过不要紧,李中易在来的路上。已经选定了徐小凤的多首成名甜歌。

    以前读书的时候,李中易为了追上校花老婆,可谓是施出了浑身解数。老婆擅长唱歌,李中易就狠下苦功,不仅暗中练歌喉。还弹得一手好吉他。

    侥天之幸,如今的河洛官话,其实和现代粤语,没有太大的区别。

    简直是棒极了

    因为李中易读书的那些年,恰是香港各路歌星风靡大陆的好时光,异常受人追捧。

    美中不足的是,郡公府内,既没有养乐器班子,也没有歌姬班子,李中易只能选择清唱了。

    “玉娘。这首偏偏喜欢你献给你,希望你能喜欢。”李中易没给柴玉娘说话的机会,便自己个轻轻唱起来,“愁绪挥不去,苦闷散不去”

    柴玉娘起初没太在意,越听越觉得优美动人,渐渐的,她的眼神变得呆滞,以前可是从未听过这曲子啊

    一曲终了,李中易含笑望向有些发呆的柴玉娘。轻声问道:“玉娘,可喜欢”

    柴玉娘晃了晃有些发木的脑袋,这才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红着脸。频频点头,叹道:“喜欢,真好听。”

    嘿嘿,古人喜欢歌以咏志,歌以传情,李中易故意选了这么一首情歌。想试一试柴玉娘。

    既然柴玉娘说喜欢,李中易也没和她客气,一连唱了三首经典的粤语情歌。

    唱歌的时候,李中易偷眼观察到,柴玉娘绝美的娇颜之上,白里透红,红了还要更红。

    几首情歌唱罢了,李中易借口嗓子不舒服,顺势坐到了柴玉娘的身侧。

    喝茶,润嗓子的时候,李中易给柴玉娘出了一道脑筋急转弯的题目。

    “一头牛,被牵着向东,后向西请问牛尾巴朝向那边”

    这是一道很粗浅,很简单的脑筋急转弯的题目,可是,柴玉娘哪里听过介个呀,她琢磨了老半天,东南西北,这四个方向都说遍了,李中易一直说错。

    “哪里错了嘛”柴玉娘起了小性子,恼了,抬起粉拳,照着李中易的胸口,就是轻轻一捶。

    李中易暗暗有些得意,不过是十来岁的小姑娘罢了,又从未谈过恋爱,她哪里知道泡妞的各种凶猛的手段呢

    嘿嘿,李中易为了增强说服力,故意命人牵来一头牛,他指着一直下垂的牛尾,笑嘻嘻的说:“玉娘,你且看好喽,这玩意朝哪边”

    柴玉娘看清楚牛尾一直朝下之后,不由大窘,刁蛮的性子一旦飙上来,怎么也收不住了。只见,柴玉娘恨恨的抬腿,脚尖狠狠的踢在李中易的腿上。

    李中易察觉到,柴玉娘踢出来的劲道不小,便知道,她有些恼羞成怒。

    于是,李中易拱手作揖,说了一番好话,渐渐哄住情窦初开的美公主殿下。

    等柴玉娘的情绪平静下来之后,李中易命人将游船撑过来,提议绕湖游玩。

    也许是在府里闷久了,柴玉娘完全没有意见,点着头说:“听凭李兄做主。”

    李中易暗暗点头,对于李兄这个称呼,他十分满意。言为心声,从李中易,到李无咎,再到李兄,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近。

    途中,李中易忽然记起一个女童们都喜爱一种游戏,就命人制作了一个装满黄豆的小沙包,同时拿来几只麻将牌。

    柴玉娘见李中易将沙包朝天一扔,然后,大手一挥,将麻将牌抓在手中的同时,又接住了沙包。

    嘿嘿,这便是女同志们,少年时都喜爱的“丢沙包”小游戏。

    见李中易示范得有趣,柴玉娘吵闹着要玩,李中易却吊着她的胃口,瞎捣乱。

    这么一来二去的,肢体上难免就有了一些接触,李中易偶尔触及到美少女的冰肌玉肤,心头不由暗乐,吃公主的豆腐,爽

    也许是李中易装得很像那么回事,柴玉娘渐渐收回了狐疑的眼神,专心致志的玩起了丢沙包游戏。

    司空没有失言,超过260票,第三更送上只可惜,今天只得了78票,距离100票,还差11票双倍。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