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府的大管家,被扣在了李家的外院,赵雪娘带着贴身的大丫头,就住在李中易的内书房。

    李中易也没有派人去通知赵家,赵家也没使人过来打探消息,仿佛他家的女儿一直住在深闺中一般,两家彼此相安无事。

    就在赵雪娘住进李家的第二天,天使携着柴荣的口诏上门,宣李中易明日未时进宫陛见。

    李中易送走天使之后,转过身子,心中暗暗有些奇怪,柴荣好象并没有特别生气

    只不过,按照惯例,皇帝召见立下大军功的名帅,一般都会是在早朝的时候,柴荣却偏偏是在下午见他。

    就礼仪上来说,柴荣此举,隐含着惩戒之意。要知道,高举轻放,可不是柴荣的作风啊

    天使上门之后,李安国紧接着上了门,他一见了李中易,就苦着脸说:“李叔父,家祖在南方用兵,颇为不顺,屡被言官弹劾。”

    李中易点点头,李安国的爹,身为天武卫都指挥使的李虎,自然不好在这个时候登门,派这小子过来问计,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怎么林虎子非常难缠”李中易由契丹南返之后,也许是枢密院的疏忽,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的手头一直没有收到关于南方的军情战报。

    林仁肇,确实是南唐一位杰出的军事将领。他如果不被李煜冤杀,北宋即使统一了南方,恐怕也要大费一番周章,消耗不少的国力。

    不过,就算是林仁肇确实很牛叉,李中易也不怎么特别在意。

    怎么说呢,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国主无能,累死六军

    南唐的国主,除了开国的李景以外。中主和后主都是典型的艺术天子,他们吟诗作画。颇有几手,治国嘛,那就是一塌糊涂了。

    李安国带来了他祖父李琼的好几封亲笔书信,恭敬的双手递到桌边,请李中易看看。

    李中易花了点时间,仔细读过李琼的信后,明显感觉到,北人尚武。南人擅舟的军事特点。

    李琼虽然兵多将广,可是,他遇到的问题,其实就和李中易乘水师战舰,移动进攻契丹一样。

    兵再多,也架不住林仁肇利用水师的移动便利,集中优势兵力,只攻击薄弱的一点。

    李琼的困境,其实也有李中易的因素,他把周道中的水师精锐。都带到了契丹国那边去了。

    李中易对照着图舆,仔细的琢磨了一番,最终给李安国的答复。只有四个字:“奏请水师。”

    李安国不知道李中易是何意,这小子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泡女人打探开封城内的小道消息,他确实是一把好手。

    若是涉及到军务或是政务,李安国这小子,注定是一窍不通。

    李琼不是李中易,他年事已高,所率领的兵马,又都是朝廷的军队。并不是他的私人部队,所以。李安国才敢上门,李中易才敢接见。

    如果是赵匡义。嘿嘿,李中易和他们家的关系再好,也是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见面滴。

    第二天下午,李中易吃过午饭之后,小憩了半个时辰,这才尽起仪仗,进宫陛见。

    到了宫门口,李中易刚刚下车,就见杨向冲臂抱拂尘,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小人见过参相。”杨向冲早就看见了李中易的车驾和仪仗,只是碍着宫内外人多眼杂,不敢太过张扬,也就没有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的献殷勤。

    “杨内使,一向可好哇”李中易离开京城已有数月,他也不知道杨向冲如今身居何职,只得含糊的以内使相称。

    杨向冲多聪明的人呐,他马上点头哈腰的说:“蒙主上恩宠,小人如今忝为大庆殿总管。”

    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大庆殿乃是大周帝国最重要的一所宫殿,举凡大朝会以及登基大典之类的国家最高等级的要务,皆在此殿举行。

    通俗一点来说,大周的大庆殿,其职能,极其类似于明、清时期,紫禁城中的太和殿。

    嗯,杨向冲这是升官了,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说:“恭喜杨总管。”宫门之前耳目众多,李中易也不可能留下勾结内侍的把柄,只是点到为止罢了。

    “参相,这边请。”杨向冲显然是专门在宫门口,等着李中易的到来。

    李中易心知,今天的陛见,恐怕是他这一生之中,最最重要的一道难关吧

    眼前的这座皇宫,看似雄伟壮观,其实,在李中易的心目之中,远不如紫禁城那么有霸气

    李中易目不斜视的跟在杨向冲的身后,一步步走进皇宫,奇怪的是,杨向冲带路的方向,竟不是柴荣日常起居的文德殿,而是崇政殿。

    转过一道宫门之后,眼前的景象大变样,一排排内殿直的大内侍卫们,肩背上弦之弓,手握刀柄,虎视眈眈的盯在缓步而来的李中易身上。

    嗯,有点意思了,难道真是鸿门宴李中易暗暗心惊,不动声色的瞟了眼杨向冲,谁知,杨向冲居然把头一低,压根就不敢看他。

    不过,就算是鸿门宴,李中易也已经来不及退回去了。

    别看李中易战功显赫,雄兵在握,此时此刻的皇宫之中,他是妥妥的孤家寡人。柴荣如想在这里宰了李中易,易如反掌,不比杀一只小公鸡更困难。

    身为统帅过大军的名帅,眼前的这么点小阵仗,李中易其实也没怎么放在眼里。

    反倒是,摆出此等阵势,却会给李中易留下一种莫名心虚的感觉。

    说白了,在这深宫大内之中,柴荣要想做掉李中易,只须派出个位数的内殿直侍卫即可,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么

    以往,柴荣召见李中易的时候,向来都是随心所欲,从骨头缝里透出来的那股子自信,十分令人神往。

    有了这个认识之后,李中易大致明白,恐怕是小符贵妃做的主吧

    细细思之,李中易忽然眯起两眼,仰起脑袋,视线飘过崇政殿上的匾额,脑子里轰隆一声,猛然爆响了一个炸雷,宫中必定有大变

    就在这时,已经走到殿门前的杨向冲,忽然高声唱喏:“参知政事李某已到。”未完待续

    ps:原本打算三千字,无奈家中忽然来客,先更了再说,顺便求几张月票,鼓励鼓励司空的干劲,多谢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