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雪娘搭着小婢的手,款款的下了车,唐蜀衣定神一看,这位赵家的幺娘子,戴着斗笠,面上罩着薄纱,影影绰绰的,也看不出真实的神态。

    “唐姊,小妹不告而来,还望恕罪。”赵雪娘规规矩矩的蹲身,深度敛衽,大礼相见。

    唐蜀衣虽在老李家十分权重,威望也高,真实身份也只是李中易的妾室之一。她哪里敢受赵雪娘如此大礼,她慌忙侧身还礼,恭敬的说:“娘子切莫折煞了贱妾。”

    “唐姊,实不相瞒,小妹此来,和家母以及家兄无关。”赵雪娘露出异常凄婉的惨笑,只可惜,因薄纱的阻隔,唐蜀衣看不清楚罢了,“如若无咎哥哥也无法帮我,小妹再无生趣”

    唐蜀衣心里的震惊,简直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再无生趣,岂不是想短见

    几乎在刹那间,同为女子的唐蜀衣,竟然理解了赵雪娘不顾大家闺秀的颜面,不知羞耻的主动上门的苦衷。

    “唐姊,说句诛心之言,家母和家兄,都不希望小妹”赵雪娘轻咬粉唇,终究没好意思完全把意思表露出来。

    唐蜀衣隐约有些明白赵雪娘的意思,却一时无法完全看清,躲在暗处的李中易,却是洞若观火。

    殿前司副都点检,赵匡胤,是大周帝国,当之无愧的第一武臣,今上的宠臣。

    李中易不仅是参知政事,还是天下第一强军的缔造者,新近又立下了显赫之极的无上战功。正是需要避祸的时候。

    不夸张的说,就算是李中易和赵匡胤。情同手足,在这种主病国疑的敏感时刻。两个同样手握重兵的重将,比任何人都需要避嫌。

    主上最怕的是不就是重臣们,合而谋之么

    想通了这一点,李中易稍稍缓了口气,只要不是老赵家,刻意挖坑诱他跳下去,再难的难事,也都有办法解决。

    人在庙堂,身不由己。李中易考虑的是此事对未来朝局的影响。唐蜀衣身为女子,则把重心放在了赵雪娘的心态上面。

    容貌对于一名绝世的美女来说,意味着,唐蜀衣比谁都清楚。

    脸上的伤痕,一旦伤疤完全愈合,很可能出现,凹凸不平的坑洼或是怪瘤,那就真的是被毁容了

    请遍名医却屡屡失望的赵雪娘,悍然不顾家人的看法。主动闯进李家,唐蜀衣确实很可以理解她那绝望之后,偶见光明的急迫心情。

    赵雪娘既已进了李家的后院,现在即使要挑理。说,也都晚了。

    唐蜀衣从容的领着赵雪娘,步入原本属于李家最高机密场所的内书房。这里还从未来过外客。

    宾主双方落座之后,李云潇亲自端着茶盘。稳定走入内书房。

    等李云潇上过茶之后,赵雪娘忽然抬起晶莹的皓腕。露出了她如今的真实面容。

    “啊”唐蜀衣大吃了一惊,霍的一下,站起身子,身子猛的发颤。

    唐蜀衣做梦也没有料到,出现在她眼前的半边脸颊,竟然满是可怖的疤痕。

    这一刻,唐蜀衣彻底明白过来,赵雪娘不顾羞耻的跑来,究竟是为了

    “快去请爷过来。”唐蜀衣的同情心,眨眼间泛滥开来。

    不大的工夫,在外面故意绕了一圈的李中易,快步走进内书房。

    “滋”当李中易看清楚赵雪娘被毁的容颜,禁不住狠抽了口冷气。

    “无咎哥哥,救我”赵雪娘出人意料的双膝一软,竟然跪倒在了李中易的面前。

    男女授受不亲,李中易搓着手,连连朝唐蜀衣使眼色。唐蜀衣赶紧去扶赵雪娘,谁知,赵雪娘死活不肯起来,梗着脖子,泪眼婆娑的泣道:“无咎哥哥”

    李中易心下暗自一叹,他和赵老二之间,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反目成仇

    在至高无上的权力面前,所谓的亲情、友情,简直不堪一击。

    就李中易的处境而言,如今多一分牵绊和心软,将来出手的时候,就很可能少一分狠辣。

    须知,无毒不丈夫

    历史上,心慈手软的项羽败了,而且败得很惨

    只是,李中易实在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原本娇俏绝美的赵雪娘,就此沉沦下去。

    “起来吧。”李中易轻声一叹,缓步走到赵雪娘的身前,蹲下身子,低声说,“你若是坚持不起来,我真不管你了。”

    赵雪娘异常惊喜的望着李中易,也许是,从他的那清澈可以见底的眼神里面察觉到了,她乖乖的起身,坐回了原位。

    作为一名兼治的两世名医,李中易在近距离看清楚了,赵雪娘左侧脸颊上的严重伤势之后,心说,难怪这个时代的郎中,搞不定了

    一句话,伤口实在太深,赵雪娘左脸的皮肤,被磨出了一个大坑。

    以现有的医疗的条件,和医学水平,肯定没有办法对付这么严重的外伤。

    简单而言,按照传统中医的手段,治愈伤口容易,要想使赵雪娘的容貌,恢复如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李中易凝神细想了好一阵子,思来想去,他只想到了一招,植皮

    不过,除了感染的风险之外,这么大一块皮移植出来,除了赵雪娘的臀部,李中易想不出,还有哪个部位更适合

    麻烦已经被请进了门,李中易纠结了一阵子,本着医者之心,他决定私下里和赵雪娘好好的谈一谈。

    感染的风险固然很大,其实,李中易更头疼的是,他如果在赵雪娘最私密的部位,动手动脚,让赵家的杜老太君知道了。娶她恐怕也就很难避免。

    李中易一直有个致命的弱点,对自家的亲人。心不狠,手不毒。柴荣正是看破了这一点。这才牢牢的把李中易的家人,都捏在手心里。

    换来的是,柴荣对李中易的格外看重,不断的授予兵权。

    君上最害怕的是

    农民起义没错,但不完整

    武将造反同样没错,但不全面

    实际上,君上最担心的是,类似王莽一样的,没有明显缺点的臣子。

    李中易十分蛋疼。他已经回来一天多了,柴荣那边一直没有音讯。

    试想,一个百战荣归的名帅,被晾在了家中,这意味着

    所以,请赵老二过府商议此事,显然是不成立的,也是犯大忌讳的蠢事。

    进入李家的,除了赵雪娘之外。还有赵府的大管家,以及赵雪娘的贴身大丫头。

    排除掉灭口的情况之后,李中易只能选择,私下里做通赵雪娘的思想工作。

    就在李中易琢磨着怎么开口的时候。赵雪娘一直低声哭泣,哀伤已极。

    “幺妹,请坐到这边来。”李中易定下心神。柔和示意赵雪娘,坐到光线更加明亮的窗边。

    赵雪娘也顾不得擦拭泪痕。乖乖的坐到了窗边的椅子上,楞楞的看着李中易。

    李中易柔柔的说:“别动。让我看清楚一点。”他说得异常婉转,免得刺激到了赵雪娘那敏感的神经。

    擦伤,严重的擦伤,李中易借着明媚的阳光,终于彻底看清楚了,赵雪娘脸上的伤势。

    李中易再一次确认,除了植皮以外,别的任何方法,都已经无效。

    作为一个经常拿手术刀的名医,李中易心里很明白,植皮最怕的就是患处感染。

    比感染更可怕的是,赵雪娘的贞节问题,这一点尤其令李中易感觉到头疼

    如果,赵雪娘不是赵匡胤的亲妹妹,以李中易喜好霸占并收藏绝代美女的本性,就算是直接吃了她,其实也没太大的所谓。

    大不了,娶了她就是,这是李中易的心里话。

    可是,柴荣寿元将尽的时候,一旦赵、李两家因为根本利益翻脸,李中易这个小舅子,挥刀砍向赵匡胤这个大舅哥的脑袋,怎么想,怎么别扭。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不管是李中易剁了赵老二,还是赵老二宰了李中易,赵雪娘何以自处李中易何其难堪

    当然了,李中易早就清楚的知道,政治是肮脏的,也是血腥的,心不狠,手不黑,干脆别出来混了。

    既想摘桃子,又不想脏了自家的手,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植皮的准备工作异常繁琐,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李中易判断清楚赵雪娘的真实伤情后,柔和的说:“别着急,我也许有法子。”

    “真真的”赵雪娘几乎在瞬间收住了泪水,两眼直勾勾的瞪着李中易。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你若是信不过我这个神医,会直接来找我么”

    赵雪娘粉面飞红,连脖子都红透了大半,只可惜,这丫头如今的羞涩神态,竟是那么的狰狞可怖,令人不忍著睹。

    “雪娘,我是医者,却也是男人。”李中易重重的一叹,开始做赵雪娘的思想工作,“不客气的说,普天之下,除了我之外,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有可能助你恢复容貌。”

    赵雪娘抿紧粉唇,既惊且忧的盯着李中易,李中易则只作未见,继续解释说:“事关女儿家的名节,为兄也大有为难之处,还须与你好好的商议一番。”

    李中易不是优柔寡断的个性,既然有了决断,那么干脆开门见山好了,把一切难题都摊开来说,总好过将来因为儿女私情,牵扯不清。未完待续

    ps:求求月票,鼓励下司空,家中来客如果走得早的话,晚点也许有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