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李中易按照以前的惯例,早早醒来,打算去了上房,拜见父亲和母亲。

    竹儿小娘子昨晚流了不少血,身子发虚,依然酣睡如故。

    李中易轻手轻脚的起身,缓缓拉开房门,连连摆手,制止了门前婢女的问安。

    洗漱已毕,李中易更衣之后,一边抬腿往上房那边走,一边叮嘱身边的婢女,“小心伺候着,毋要惊动了屋里的竹姨娘。”

    在上房拜见过父母之后,李达和摆手让座,笑道:“自家骨肉,我儿毋须多礼,坐吧。”

    李中易心中觉得诧异,昨日他回来的时候,老爷子还端着老太公的架子,受了他的大礼,今儿个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

    “大人和母亲面前,哪有孩儿的座位”李中易知道李达和一向推崇儒门的礼仪,他虚意推托一下,想看看李达和的真实想法。

    薛夫人舍不得儿子为难,她笑眯眯的插话说:“有你这么个大英雄儿子,你阿耶心里高兴,让你坐,你坐下便是。”

    看来,是大败契丹之功,让李达和心情很好,李中易心里有了数,也就不慌不忙的坐到了父母的下首。

    李达和拈须笑道:“大郎替朝廷出生入死,此番回家,定要多多注意身子骨。”

    一如既往的含蓄,可是,李达和那真诚的爱护,却做不得假。

    薛夫人却顾不得那么多,她侧头,掩袖。抹了把脸颊,红着眼说:“再不许你出门这么久。”

    李中易暗暗叹了口气。人在庙堂,哪能如此随心所欲呢

    为了安慰极度思儿的母亲。李中易露出灿烂的笑容,轻声说:“母亲,孩儿恐怕真要在京歇息一段时日了。”

    “真的”薛夫人瞪着两眼,仔细的探察着李中易的神态,惟恐他没说真话。

    “千真万确。”李中易故意露出破绽,作出贪财的样子,就是想给柴荣留下功高不赏的空间。

    论爵位,李中易已是郡公;论官职,他乃参知政事;尤其可怕的是。李中易的今年不过二十来岁而已。

    晚唐以降,论及异族国战之功,李中易当仁不让,必须坐上头把交椅。他若居于第二,谁敢称第一

    “有大郎支撑门户,我李家之兴旺,指日可待。”李达和摸着胡须,字斟句酌的说,“不过。二郎的学业时进时退,令人难以放心得下。不如,请一位名师,悉心教导一番”

    李中易明白了。父亲既高兴于长子的功业,却又牵挂着次子的学业和前程,话里话外的意思。这是让他出面,帮李中昊请个好师傅。开小灶学习。

    只是,朝中有名的大儒。瞧不大起李中易这个暴发户。李中易也无心送上热面孔,去成就这些大儒的所谓好名声,那也太过掉价儿了。

    见李中易没有当即应允,李达和冲薛夫人使了个眼色,薛夫人会意,笑着对李中易说:“前儿个,李安国登门拜望之时,漏了个口风,说是国子监司业张某,本月底嫁女,想请你过府撑撑场面。”

    国子监司业张某李中易凝神想了半天,始终不记得,他认识这么个人。

    李安国那小子,仗着祖父开平郡王李琼的势,一向在开封城内招摇过世,是有名的纨绔子弟,也是当之无愧的开封通。

    以李中易和李安国打交道的经验,这小子一定是私下里收了国子监张司业的好处,不然的话,不可能如此热心的牵线搭桥。

    没错,就是牵线搭桥

    李中易是何许人也,当即看破其中的奥妙,国子监的那位张司业,明显是想攀附于他的门下。

    国子监,乃是大周帝国学子们的最高学府。监内的最高长官是祭酒,一人,从三品,权柄虽不重,地位却异常清贵。

    佐贰官为:司业,二人,从四品下。掌儒学训导之政,总国子、太学、广文、四门、律、书、算凡七学。

    监丞一人,从六品下,掌判监事。每岁,七学生业成,与司业、祭酒莅试,登第者上于礼部。

    客观的说,这位四品国子监司业张某,是大周中高级文官集团之中,第一个向李中易表达投靠之意的官僚。

    四品官,在明清时代,不过是中级官员罢了,地位类似于知府,或是道台一流。

    然而,在大周帝国,四品官恰好已经迈入了高级官僚的行列,深绯色官袍,代表了他们的尊贵地位。

    李中易显然已经到了,正因为这位国子监司业张某的“提醒”,勾起了李达和的念想。

    值此敏感的时刻,李中易还没有获得陛见的机会,显然不可能私下出门,却出席所谓的嫁女庆典。

    这,就需要想办法了

    李中易仔细的想了想,回答说:“阿耶,只要有机会,儿子一定替二郎延请名师。”

    李达和素知李中易的脾气,他的大儿子从不是信口开河之辈,向不轻诺。

    “嗯,吾已与族老们商量妥了。你既是家主,二郎若长进,你便扶持他一把,以全骨肉亲情。他若是将来倒行逆施,你可直接开宗祠,替家族除此祸害。”李达和显然看得很开,也很远,直接授予了李中易全权。

    历史上的皇权社会,其实也是宗法社会。既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亦有一人谋反,全族诛灭。

    限于这个时代的管理组织模式的落后,皇权对社会其实无法控制太深,县以下的很多基层权力,已经让渡给了以缙绅为主的家族宗法。

    翻遍大周刑统,其实,并无浸猪笼的任何规定。可是,在乡下。若有妇人偷汉子,族老们便有权决定。将狗男女一起浸了猪笼,活活淹死。却不须承担任何责任。

    这显然是私设刑堂,草菅人命,偏偏皇权竟然默许之,这便是古代宗法的厉害之处

    李中易回到新人的院落,竹儿小娘子已经醒了,她含羞带怯的敛衽行礼,轻声唤道:“妾一时贪睡,竟然失礼了,请爷狠狠的责罚。”

    见竹儿小娘子。刚才走路的模样,颇为别扭,李中易心生怜意,探手将她揽入怀中,温和的说:“是你男人我不让唤醒你的,来,快快躺下,爷替你换药。”

    竹儿小娘子一时大窘,羞不可抑。没奈何,她既已是李中易的人了,只得由着男人的性子,被他剥了衣裙。重新抹上伤药。

    李中易忙活了一阵子,净过手,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吩咐摆上早膳。

    膳罢,李中易抽空去了折赛花那边。替她把了平安脉,又仔细的问了生活起居的情况。这才坐下来,陪着折赛花说话。

    也许是和竹儿的关系太好,折赛花一大清早,就打发人去竹儿的院子,问了情况。

    “爷,您一路受累了。”折赛花确实是个明白人,她一听说竹儿的窘况,就知道,李中易在北进南返的途中,一直憋得很辛苦,并没有碰过竹儿。

    李中易叹了口气,说:“都怪我不好。原以为竹儿的身子骨硬朗得很,谁曾想,竟是如此的娇嫩不堪。”

    折赛花一时失语,她本想婉转的规劝一番,让李中易在床第之间悠着点,别把竹儿欺负得太狠了。

    谁知,李中易抢先揽了责,她还有好说的

    实际上,李中易确实没有说谎。以他丰富的经验,不可能太过急色,只能说,竹儿的身子的的确确,太嫩了

    也许是孕后,容易犯困,夫妻俩没说上几句话,折赛花已经掩嘴,打了好几个哈欠。

    李中易亲自出马,扶着折赛花躺下,替她掖好锦被,等她睡熟之后,这才轻手轻脚的离开。

    踱回专属于家主的正房主院,李中易迎面就见,唐蜀衣牵着长子狗娃的小手,立于院门一侧,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阿耶”狗娃没有认生,他挣脱母亲的拉扯,撒开两腿,径直扑入李中易的怀抱。

    李中易笑眯眯的将宝贝儿子,抱进臂弯,捏着他的鼻尖,故意问他:“想不想阿耶”

    “想,天天都想。”狗娃的小脸贴紧李中易的脸颊,奶声奶气的说,“阿娘也想阿耶。”

    李中易含笑望向唐蜀衣,唐蜀衣这才醒过神,她实在是欢喜过度,竟然忘了行礼。

    “罢了,都是自家人,不兴那些虚礼。”李中易摆了摆手,制止了,手忙脚乱,敛衽行礼的唐蜀衣。

    李中易抱着狗娃,经过唐蜀衣身边的时候,十分随意的拉住她的小手,兴致勃勃的步入正院。

    “都起来吧。”李中易是个不喜欢礼数太多的家伙,院内外跪满一地的奴仆和婢女,让他觉得有些扫兴。

    下人们眼睁睁的看着,李中易左臂抱着小主人,右手和唐姨娘紧紧的握在一处。这意味着,只要不是傻缺,都应该门儿清。

    “爷,您瘦多了。”唐蜀衣眼圈发红,死死的盯在李中易的脸上,彼此交缠在一起的小手,下意识的握得更紧。

    李中易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说:“虽是千里出征塞外,我的身边始终有人伺候着,也没怎么辛苦。呵呵,说起来呀,我当初关在囚车之中,被押解来开封,前景未卜,寝食难安,那才真叫受罪呐。”

    唐蜀衣展颜一笑,是啊,最最险恶的难关,都度了过去。如今,丈夫手握重权,身居高位,全家老小和和美美的团聚在了一起,何怕之有

    “爷,赵家的雪娘子,出事了。”不经意的,唐蜀衣抛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未完待续

    ps:还有至少一更,今天是九月最后一天了,兄弟的月票就别留了,鼓励下重感冒赶稿子的司空吧。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