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超勇离开大帐不久后,党项骑兵的营地,那边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大帅威武”

    “大帅必胜”

    如果有人仔细的在现场倾听,有人竟然扯开喉咙,用党项话大声喊道:“大帅万岁”

    当李中易从李云潇嘴里,得知这个异常惊人的消息之后,不由倒抽了好几口凉气,脱口骂道:“二货”

    李云潇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无奈的心想,爷又说他听不懂的怪话了

    二货是个啥意思,李云潇并不知道,但是,他却晓得,此时此刻,这肯定是骂人的脏话

    离开西北老家的党项骑兵们,说句大实话,面临的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窘境。

    京师居,大不易

    这些党项人,一无田宅,二无前程,三被歧视,他们几乎不可能娶到汉家的小娘子。

    如今,李中易法外施仁,允许这些党项骑兵们,抱回他们亲热过的契丹女人,等于是从根子上解决了他们的家室之忧。

    党项一族的文明,远未开化,族内的风俗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贞节观。

    兄死,弟娶寡嫂;父亡,儿纳小妈。此等情况,在党项一族之中,比比皆是。

    所以,李中易把党项骑兵们抢来的契丹女子,分配给了各人,妥妥的双赢

    只是,公开呼喊万岁,这就大大的不妥了

    李中易把颇超勇叫进帐内,和风细语的吩咐说:“我信得过你的本事。去把那个人找出来,交给潇松。”

    “参相”颇超勇很想装痴充楞,可是。他真的不敢。

    “汝不必多言,吾意已决。”李中易冷着脸,淡淡的说,“不修小节,终究成不得大事。”

    李中易的一言双关,颇超勇听得异常真切,不管谁当皇帝。都绝不可能容忍如此严重逾距的罪行。

    要命的是,李中易还是统军在外的大将,尤其要注意谨言慎行。否则,很容易招来横祸

    这且罢了,最重要的是,颇超勇清醒的认识到。李中易是在考验他的忠诚

    既要找出那个莽撞的家伙。又不至于惊动不相干的外人,这,的确是个问题

    “喏”颇超勇心里很清楚,他的态度表明得越晚,就越会给他自己带来不可测的性命之忧。

    李中易眯起两眼,翘起嘴角,望着颇超勇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再说话。

    一连数日。榆关城下的契丹人,只是派出小股人马。排成数列,朝着城墙上的周军破口大骂。不仅如此,而且,这些契丹人每日只骂两个时辰,然后就收兵回营。

    李中易一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就明白了,尽管中京道一片糜烂,耶律景却不知其中的详情,所以,他继续坚持先南后东的方略。

    如果,耶律景能够迅速的击破云集于白沟的周军主力,再掉头回来收拾占据榆关的李中易,难度要小得多。

    目前,摆在榆关城下的一万余契丹骑兵,主要任务恐怕仅仅是监视而已。

    李中易暗暗点头,契丹军中确实有能人,一眼看破了他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之谋。

    既然是这个样子,李中易更是下定决心,争取一举击破榆关城下的这一万多契丹人,顺势徉攻幽州,给契丹人制造更大的麻烦。

    于是,一个已有雏形的大阴谋,正式在李中易的中军大帐之中,经过讨论,酝酿成形。

    李中易将飞龙骑军撒了出去,榆关以东,方圆五十里以内,全面戒严。

    三更天,李中易领着一万余步骑军,悄悄的出营,直奔南边的海岸线。

    海边的小港湾内,早就接到军令的周道中,已经悄悄的领着水师战舰,等候多时了。

    面对一万多契丹精锐的属珊军,李中易丝毫也没有大意,这批敌人不是军纪松散的部落牧民,而且经过长期严格训练的契丹国正规军。

    和这么大一股敌人正面对决,李中易即使打胜了,巨大的伤亡,也是承受不起的损失。

    当此柴荣病危之际,李中易即使不是有地盘的大军阀,也会明智的选择,尽最大努力的保存自己的实力。

    论及战功,李中易其实早已创造了大周帝国的军事历史,军功之显赫,堪称辉煌,妥妥的无人可及。

    说句大实话,李中易即使现在带人撤回周境,满朝文武也没啥可说的。

    问题是,柴荣交给李中易的战略任务,不是捞多少军功,而是承担吸引契丹人分兵的重任。

    如果柴荣没有躺在病榻之上,李中易完全可以带着丰厚的战利品,潇洒的从海上归国。

    在这个至关重要的时候,李中易如果失去了柴荣的信任,导致丧失或是被削弱了军权,必定是得不偿失的致命错误。

    所以,李中易即使再不情愿,也必须和驻扎在榆关城下的契丹属珊军,狠狠的打一仗。

    此仗,只能胜,不能败,否则,李中易此前所花的心血,就全白费了。

    权衡利弊之后,李中易最终还是决定,利用海上的机动优势,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在契丹人的肚皮上,狠狠的捅刀子。

    军事行动,永远是政治需要的延续,这一刻,李中易有了远超以往的深刻领悟

    为了柴荣的信任,同时,也为了在柴荣驾崩之后,分得一块不小的权力蛋糕,李中易别无选择

    天色大亮之后,萧思远躺在女人的肚皮之上,美美的吃了一顿,羞死女人的早餐。

    萧思远是北院枢密使耶律休哥一手提拔的干将,耶律休哥又是大契丹皇帝耶律景。最宠信的将领。所以,此次统帅精锐的属珊军,承担阻截南蛮子南下的重任。也就落到了萧思远的头上。

    在大契丹国中,虽有南、北枢密院之分,实际上,举国的军政大权,尽皆握于北院枢密使之手。

    萧思远虽然有个好色的坏名声,谨慎统军的特点也异常鲜明,在契丹国中素有“狡兔”之称。

    汉人的书里。狡兔者,必有三窟。可想而知,这萧思远显然是个。谨慎小心,十分爱惜自家性命的家伙。

    每日早上,萧思远都会派出小股兵马,前往榆关城下。大肆谩骂。

    此举。看似异常轻视南蛮子的战力,实际上,在契丹人的大营里面,招展的各色大旗后边,精锐战兵早已整装待发。

    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不仅李中易明白,萧思远也很清楚。

    萧思远率领的属珊军,其实远远不止一万人。按照契丹军制。属珊军的每名正兵,必有三马。而且正兵之下,还配备了“打草谷”和“守营铺”的辅兵各一名。

    正兵负责上阵杀敌,辅兵承担抢粮草,抢财宝,抢女人的后勤保障任务,彼此长期配合,在过去的战争之中,确实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和临时调集起来的部落军不同,自从南京道被石敬瑭献出以来,契丹国的正规军,都有可靠的后勤保障。打草谷,抢东西,不过是刻意给勇士们创造发财的机会罢了。

    重赏之下,方有勇夫的道理,汉人懂,开化了的契丹人,同样明白

    连续多日以来,萧思远发觉,驻守在榆关上的南蛮子们,竟然硬挺着恶毒的谩骂,死活不肯出关。

    生性多疑的萧思远,反复琢磨,敏感的神经告诉他,只要是反常的事情,其中必定有诈。

    所以,前日夜间,萧思远悄悄的命人,沿着寨墙的内侧,挖出了一道宽五尺的深沟。

    凡事留一手,始终是萧思远遵行不悖的带兵准则

    时近正午,派出去骂娘的士兵,被轮换了下来,新一拨派出骂战的士兵,顶了上去。

    营内备战的骑兵,也跟着轮换了一回,萧思远绕着大营检查了一圈之后,满面笑容的回到了中军大帐,搂着一名身材很棒的汉女,接着睡回笼觉。

    萧思远虽然好色,却始终明白一个道理,该办正事的时候,绝对不能过于贪花。

    一觉醒来之时,萧思远陡然听见,响亮的军鼓声,由远及近,并逐渐清晰。

    “来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萧思远的注意力高度集中,敏感的察觉到,味道不对。

    不大的工夫,牙兵来报,南蛮子大队出关,从军旗上的数量,初步判断,人数大约五千余,而且全是步军。

    “刚才,骂战的人,做了”萧思远眯着眼,问身边的牙兵。

    一个有些小机灵的牙兵,赶紧上前禀道:“当众撒了一泡尿。”

    萧思远不由哈哈大笑,这些兔崽子们,还真是会玩儿,居然想到了这种损招。

    “传我的令,全体留在大营之中,胆敢擅离者,杀无赦。”萧思远考虑了一阵子,他觉得既然是监视,也就没必要冒险出击。

    昨晚挖的隐蔽深沟,正好派上了用场,萧思远对于稳守大营,更加有了把握

    随着出关的周军大队人马,越走越近,立于寨墙上的萧思远,也看清楚了周军的虚实。

    牙兵的禀报,丝毫没错,南蛮子的队伍,确实超过了五千人,而且全是无马的步军。

    萧思远至今一直没想明白,南蛮子究竟是怎么攻破榆关天险的呢

    翻山越岭,派去联络中京道迁州和润州驻军的使者,早已上路,却一直没有任何音讯,萧思远分明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怪味。

    这边厢,率军出击的杨烈,心里也颇觉奇怪,一向蔑视大周的契丹人,怎么还不出营迎战呢未完待续

    ps:咳,二更送上,月票却差得太远了,算上今天已有的8票,也才16票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