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烈走后,李中易缓缓起身,无意中却瞥见,竹儿小娘子正两眼发直的盯在他的身上,仿佛花痴一般

    在府州城下,竹儿小娘子身披重甲,左手弓,右手弯刀,拼死守护在折赛花的身旁,马踏敌营,刀刀见血的英姿,仿如昨日一般,再次浮上李中易的眼帘。

    男人,大多喜爱温柔似水,清纯如百合般的女子。如果,此女能够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入得洞房,更是会被男人倍加宠爱。

    不过,男人往往也是喜新厌旧的生物。最早是十年之痒,逐渐演变为七年之痒,三年之痒,一年之痒,甚至是半年之痒。

    此所谓,左手摸右手,确实没啥神秘感。

    李中易至今记忆犹新,他第一次将校花女朋友骗到手之后,整整五个月的时间里,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连哄带骗,将女友拖去开房,放炮。

    然而,结婚一年,尤其是有了儿子之后,李中易和校花老婆的房事,逐渐减少。

    从此之后,家花没有野花香,成了李中易内心深处的魔咒,一直到出车祸的那一刻,也始终没有跨过去。

    在李中易的潜意识里,竹儿就象是一只煮熟了的天鹅,他想时候吃,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吃掉。

    唉,已经烂在锅里的女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呐

    竹儿主动示爱的小心思,李中易这个爱花之人,岂能不知

    只是,李中易始终觉得。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少了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可能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抢,抢不如抢不着的心理在做怪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李中易装作没看出竹儿失态的样子,转身朝内堂走去,信口吩咐道:“今晚出兵,你且留下看好耶律瓶,不得有失。”

    竹儿小娘子死死咬定粉唇,低着头,一声不吭。两只粉嫩的小手,玩命的绞在一起,原本微不可察的细细血管,竟然青筋高凸。

    “怎么爷还使唤不动你了”李中易皱紧眉头,斜睨着竹儿小娘子,心头不由自主冒出的一句话:女人从来都是被惯坏的

    “爷,妾婢喜欢您。”竹儿小娘子涨红着俏脸,原本雪白细腻的耳梢,仿蒸熟了的大虾一般。粉红得滲人。

    “”李中易没听清竹儿的轻言细语,下意识凝神盯注在她的粉面之上。

    “爷,妾婢喜欢您,想做您的女人。”竹儿真的豁出去了。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羞不可抑。

    在那辽阔的西北大草原之上,花娘子曾经告诉过她。喜欢谁就大胆的说出来,没啥好丢人的。

    咳。这便是西北的豪爽女郎

    和折赛花独处一室的时候,李中易享受到的是。别样的直爽,其中的滋味,简直妙不可言

    没想到,竹儿小娘子竟然也是同样的脾性,她在忍无可忍之后,终于爆发。

    李中易有趣的望着竹儿,嗯,肿么说咧,这是一个敢爱敢恨,并且杀人不眨眼的小娘子。

    也许是察觉到李中易的异样,竹儿低着头,脸色紫涨的望着自己的靴尖,喃喃道:“妾婢心目中的大英雄,不可以因小失大只要惹了那个契丹公主便是死罪。”

    李中易抬起头,恍然大悟,耶律瓶的汉服画像被他盯着看了很久,恐怕,他当时的某些异常神态,被竹儿看破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没错,耶律瓶确实具备勾诱男人的一切天赋,腰细,臀隆,胸挺,勾得人流口水。

    更重要的是,这位小公主的长像,和李中易以前泡过,却最终无奈分手的一个白俄罗斯的顶级模特,惊人的相似。

    咳,那是一位标致得一塌糊涂的白俄罗斯留学生

    谁能够想象得到,李中易这个名医,帮人家治急病,最终却治到了一起滚床单的地步呢

    只是,好景不长。李中易没办法舍弃校花老婆和宝贝儿子,于是,一场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随着那位白俄罗斯美女远赴欧洲,而中途夭折。

    李中易做梦都没有料到,一次前所未有的北进,居然让他在契丹腹地的润州,找到了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耶律瓶。

    也许是发觉到李中易一直沉默不语,竹儿缓步走到他的身旁,伸出颤抖着的双手,勇敢而又轻柔的抱在他的腰间,呢喃道:“爷,妾婢是您的女人要了我吧”

    李中易心里怪怪的,世事无常实在是无常啊,谁能想象得到,那一世消逝无踪影的那个女人,竟会以契丹公主的面目出现呢

    如果,耶律瓶不是契丹的公主,李中易有超过一百种方法,可以让她永远成为他的女人。

    只可惜,李中易虽然位高权重,却不是大周帝国的主人

    以李中易的身份和地位,哪怕,纳妾百人,只要他养得活,等闲之辈绝不敢乱嚼舌头根子。

    看不顺眼的士大夫,或是政敌,顶多奉送一顶“穷奢极欲”的大帽子罢了,却伤不得李中易半根毫毛

    儒门之中,礼字为先

    柴荣再器重李中易,柴宗训再依赖李中易,都绝对不可能容忍,李中易把契丹的公主变成他的禁脔。

    “擅纳契丹公主,虽操莽犹不及也”的罪名,足以令冉冉崛起的整个老李家,顷刻之间,跌落万劫不复的深渊。

    竹儿确实用心良苦,她担心李中易管不住自己,真个沾了耶律瓶的身子,远在开封府的一大家子,还有活路么

    折赛花,不仅貌美胸大,而且非常有脑子,李中易早已知之。

    令人没想到的是,就连折赛花身边的侍婢,也具备了寻常政客所不及的政治远见,李中易不由得大为感叹:好一个大事不糊涂的折太君呐

    明知道竹儿已经不可能撒手,任其自嫁出去,李中易却也不想如了她的意,顺了她的心。

    手握权柄的男人,就算是再急色,强大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马上把竹儿剥得精光大吉,一起滚床单。

    “既是这样,今晚出兵,你便留下看好那位公主。”李中易吩咐完毕之后,头也不回的步出偏殿。

    竹儿挺起高耸的胸脯,俏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她当然听得出李中易话里的不满之意。不过,以她对李中易脾气的了解,后边只要再添几把火,最终得偿所愿,跻身于李家某座后院的女主人,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跟随在折赛花身边的日日夜夜,让竹儿小娘子深深的懂得一个道理,要想真正的在自己喜欢的男人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仅靠美貌,是不行滴

    瞅准机会在李中易面前小露一手,竹儿的这个目的,显然已经达成。

    花娘子曾经教诲过竹儿,过犹不及是个啥意思,她一直牢记于心。

    李中易是个明白人,除了昨晚的冒进举止之外,竹儿一直谨守贴身侍婢的本分,绝不是急着要爬他的床,争他宠的那等肤浅女郎。

    说句大实话,在整个大周帝国的满朝文武之中,除了老古板的士大夫之家,只要竹儿看上的年轻才俊,婚事大多可成。

    折赛花亲自操持着,找来媒婆,替竹儿提亲,李中易还真心想不出,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会公开拒绝

    夜深人静时分,李中易悄悄的领兵出了城,在向导的指引下,杀向迁州附近的一个小部落。

    马蹄,用麻布裹上;马嘴,罩上,火把,没有点;每个战士的嘴里,都衔着一根木棍。

    月黑,星稀,微风,李中易的四千兵马,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溜出了润州城。

    初次交战,耶律斜轸虽然遭到了惨败,可是,李中易却没有轻视这位契丹国的名将之星。

    而且,李中易料定,耶律斜轸就在迁州城中,等着他上勾。

    有些庸才将领,带了一辈子的兵,却只会打呆仗

    天才将领,哪怕是第一次上战场,都可能创造出前无古人的战绩

    兵者,国之大事,李中易将来立足于朝堂的根本,所以,在没有消灭掉迁州军主力之前,他不打算马上去碰这块硬石头。

    如果,耶律斜轸一手训练出来的精锐铁骑,依然是两千人,李中易绝对不可能这么托大,敢于分兵出去抢劫。

    正面进攻迁州城,对于掌握着划时代轰城手段的李中易,倒是很可能最终获胜。

    问题是,李中易究竟打算付出多少代价

    有准备的巷战,即使到了后世的二十一世纪,都是令人异常头疼的难事

    嫡系勇士们牺牲一个,就少一个,而且短期内,绝难补充到位,李中易舍不得冒险。

    所以,盘算良久之后,李中易宁愿选择,和耶律斜轸率领的部族杂牌军,在大草原上正面对决,也不想让自家的袍泽陷入巷战的险恶之中。

    行军途中,李中易不断接到哨探们的禀报,前后左右皆无事。

    中途短暂休息的时候,李中易坐到路旁的一块大青石上,眯起两眼,欣赏着夜空中稀梳的星星。

    “爷,喝口水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扑鼻直入的熟悉体香,却勾起了李中易想揍人的冲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