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的弓弩射程远,放到八十步以内,再放火箭”李中易扭头小声下令。

    “喏。”传令官复述了一遍李中易的命令,略有些兴奋的快步跑出去传令。

    三百步,两百五十步,两百步,一百五十步,一百二十步

    耶律斜轸一边纵马狂奔,一边暗自纳闷,周军的弓箭怎么还没射出

    以前,耶律斜轸从南京析津府南下,攻入南蛮子领地的时候,一般情况下,只要两军距离不足一百五十步,无能的南蛮子将领就会惊慌失措的下达放箭的命令。

    今天这是怎么了

    耶律斜轸就算是再厉害,此前也从未见识过神臂弓的厉害,他的心中虽有狐疑,却是做梦也没有料到,李中易手握冷兵器时代最牛兵器之一。

    自从,人类之间发生战争之后,人类所掌握的武器,一直向远程、精确、威猛的方向,迅猛的发展。

    从弓箭、弓弩、火炮、火枪、飞机、跨洲导弹,一直到探索太空的飞行器,无一不在诠释着一个朴素的逻辑: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世界的法则,依然遵守着丛林式的规矩,无论和平主义者怎样辩驳,弱肉强食,始终是不变的主旋律。

    所以,当耶律斜轸领着队伍冲进八十步的必杀区域之后,李中易猛的将右手向下一挥。

    “滴滴滴”羽林右卫特有的铜笛声,清脆响起。

    随即。早就准备就绪的周军官兵们,拉弓、松弦、后退,上弦。架箭,周而复始,仿佛永动机一般,无休无止。

    “啊”弓弦之声刚刚入耳,耶律斜轸随即听见身边嘎然而止的惨叫声,久经战阵的他,心里非常清楚。那是射穿心脏之后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惨叫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耶律斜轸尽管心头猛的一沉,却依然义无反顾的举起手里的小盾,挥舞着锋利的弯刀,笔直冲向尚未完全紧闭的润州北门。

    待耶律斜轸看清楚。润州城头的周军。射下来的竟然是火箭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胸中的恶气,契丹人的国骂,脱口而出,“”

    这句契丹人的国骂,用汉语翻译过来的意思,类似他nnd的熊

    城头上的李中易,自然听不见耶律斜轸的咒骂声。当他得知。润州北门的千斤闸居然出现了要命的缺口之时,当即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诱歼耶律斜轸率领的这一股契丹中京道最大的威胁力量

    如果飞龙骑军给力。李中易倒不至于出此下策,可惜的是,尽管飞龙骑军训练的日子不短,战力却十分令人堪忧

    按照李中易自己的估计,在大草原上,要想正面击败一支能征善战、久经沙场的契丹正规骑军,五比一的优势兵力,是最起码的要求

    在辽阔的大草原之上,打不赢就跑,玩游击战的耶律斜轸,的确令李中易觉得有些头疼。

    李中易明知道,做不到全歼耶律斜轸的兵马,自然不会采取太过于冒险的进攻策略。

    所以,命令飞龙骑军固守一隅,牵制住耶律斜轸的一部兵马,也就成了他的最佳选择。

    此时的耶律斜轸却叫苦不迭,绵密的火箭,泼水般从城头射下,跟随在左右的契丹勇士堆里,不断传出令人恐惧的凄厉叫声。

    就在耶律斜轸略微分神的当口,突然之间,一支乱箭,刁毒的迎面袭来。

    眼前寒芒一闪,耶律斜轸立时吓出一身冷汗,几乎是潜意识的把身子伏低。

    “啊”身后的一位契丹勇士翻身落马,下一刻,他被奔腾的无数马蹄,踩成了肉酱。

    耶律斜轸赶紧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的挥舞着手里的小盾,左挡右护,只因为,身后那位契丹勇士代替反应灵敏的他,提前升入长生天。

    城头上的李中易看得清楚,耶律斜轸显然是豁出去了,他率领的数百名契丹勇士,冲到城门洞附近之时,至少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马。

    可是,耶律斜轸依然义无反顾的奋勇当先,就在李中易眨个眼的工夫,耶律斜轸已经连人带马扑入了城头射击的死角。

    尽管损失异常惨重,依然有不少契丹的勇士,追随在耶律斜轸的身后,冲进了城门洞下。

    李中易见了此情此景,也不禁暗暗叹息一声,盛名之下无虚士

    “来人,抬猛火油来”

    尽管,耶律斜轸的过人胆识,令李中易觉得比较欣赏,可是,该做的绝事,他依然毫不迟疑的吩咐了下去。

    有千斤闸的阻隔,耶律斜轸即使率领万骑以上的兵马,也必须下马步战。

    这一刻,时间就是生命,谁都耽搁不起,进一步则生,退一步必死

    此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

    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老革命总会遇上新问题

    就在盛放猛火油的瓦罐被人抬上城墙的路上,却因为路面上的灯油突然被一支冷不丁射来的火箭点燃,从而挡住了去路。

    就在昨天,韩匡嗣为了更好的抵御周军的进攻,派人在城中挖地三尺,将灯油等引火之物,搜刮一空,油锅也都架到了城墙之上。

    尽管,周军士兵进攻的时候很有章法,可是,少量的油锅,依然不可避免的被踢翻,灯油在城墙之上四处飞溅。

    李中易心里非常担心,燃烧威力极强的猛火油,一旦被点燃,对于城头之上的周军的将是一场大灾难。

    所以,就在李中易登上北门之前,部下们已经用麻袋,装满了沙土,覆盖到了地面之上。

    可是,耶律斜轸果断的突击,打断了周军消灭火灾隐患的进程。

    意外终于发生

    韩匡嗣准备的油锅,固然已经被人第一时间抬下了城头,可是,地面残留的灯油,被点燃之后,燃起的雄雄大火,终究还是打乱了李中易的原定计划。

    猛火油的厉害,别人可能不太清楚,李中易岂能不知他怎么敢在没有万全准备的前提之下,冒然将猛火油提前部署到城头呢。

    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李中易果断的下令,“将所有能烧的东西,扔到城门洞前。”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