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出公主殿下,赏一队详稳,十名汉女”在耶律斜轸的授意下,牙兵们一边纵马驰骋,一边大声呼喊出超高的赏格。小,o

    处于鼎盛时期的契丹军人,心气十足,战斗力过人,美中不足的是:斗勇少文。

    所谓斗勇少文,用现代语言翻译过来,其实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擅长打架

    契丹的军规,固然没有失土杀头的名目,却有主帅阵亡,全军皆斩的严律

    说白了,只要耶律斜轸不掉头逃跑,他的手下人,谁敢临阵脱逃,都是掉脑袋的死罪

    所以,在严苛的军规以及超乎寻常的赏格的刺激之下,数百名契丹勇士,舍生忘死的跟在耶律斜轸的身后,杀向润州城的北门。

    这个时候,在李云潇的呼唤之下,聚集到北门的周军士兵,也是越来越多。

    控制住城墙和城门,再关门打狗,一向是李中易所主导的攻城战的核心要diǎn。

    密集的火箭扎入契丹人举起的双层门板,燃起刺目的火焰,只可惜,火箭要想彻底diǎn燃平举着门板,需要的时间远超平日。

    时间,周军需要这个,韩匡嗣和耶律瓶更需要这个,争分夺秒,晚一刹那,也许就是生与死的诀别

    北门的城楼之上,最接近战场的李云潇,从李中易那里获得了临时现场全权指挥权。

    “冲下去。”随着大部队的不断涌来,李云潇终于可以腾出手来,一边指挥弓弩手们释放火箭。一边将援军进行简单编组之后,派下城去的增强堵截部队的实力。

    “啊”

    “古努”

    “撒啊朵”

    在周军绝对的实力面前。被四面围住,并且。不断被城头箭雨攻击的契丹人渐渐的快要dg不住了,

    尤其是,当周军的力士们,用巨大的铁锤,敲垮阻隔道路的民居院墙,打开了进攻的道路之后,环绕在韩匡嗣四周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越来越密集。

    “耶律不花。如果如果实在冲不出去,你就用匕首送我去长生天拜见我父汗。”耶律瓶面露厉声,仅仅犹豫了片刻,便将一把镶满奇宝的匕首,连鞘一起塞进了耶律不花的手上。

    保卫在耶律瓶身旁的家将们,数量越来越少,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她心知,最后的时刻即将来临,由于担心落入卑贱的南蛮子之手。很可能被臭男人污了她那圣洁的贵体,她索性把心一横,决定以死相殉。

    从耶律瓶三岁开始,耶律不花就已经跟随在了她的身旁。两人名为主仆,其实形同叔父和侄女。

    耶律不花手捧着名贵的“玉匕”,不禁老泪纵横。哽咽着说:“公主,老奴豁出去了。一定要把您平安的带回上京。”

    “耶律不花,你就跟在我的身后。万一不对,就”耶律瓶很不想死,可是,她更害怕落入南蛮子的手上,她即使想死都变成了可悲的奢望。

    这么些年来,外出打草谷的契丹勇士,虐死汉人女子的事件,几乎每日都有发生。

    作为高高在上的皇室公主,耶律瓶不屑于纵容手下外出打草谷,却也没有阻止耶律斜轸的部下出去干坏事。

    在辽阔的草原上,自有草原的生存法则,弱小的族群任由契丹勇士们宰割,乃是草原上天经地义的逻辑。

    不过,这种天经地义的逻辑,却即将施加到身份异常高贵的耶律瓶身上,这无论如何都是一场悲剧。

    就在今天之前,谁能够想象得到,懦弱无能的南蛮子们,居然可以打进处于契丹腹地的润州呢

    为了更好的统治南京道内的汉人,自从太宗之后,契丹的皇室成员,都必须从小读汉书,习汉字。

    受皇兄耶律景的影响,同时也是为了固宠,耶律瓶读过不少汉书,在她的眼里,南蛮子都是不讲信义的心狠手黑之辈。

    也正因为通读了汉书,耶律瓶的心里非常清楚,她如果被南蛮子军队俘虏了,下场绝对是可悲的

    宁可死,也不投降,这是耶律瓶绝望的呐喊

    听见韩十六的惨叫声,韩匡嗣惊得面如土色,心乱如麻,怎么办怎么办

    “轰隆”

    “轰”

    “轰咔”韩匡嗣胆战心惊的听见,四周民居的院墙,被周军一一砸塌,却只能干瞪眼,无可奈何。

    周军没有使用火攻,显然是想生擒他韩匡嗣,当然了,还有更重要的人物耶律瓶。

    韩匡嗣不想死,也很怕死,可是,若是耶律瓶死了,或是被周军捉了去,他却还活着,那么,幽州韩家的命运,很可能会变得异常之凄惨。

    周军突然杀到润州城下,韩匡嗣刚一得到消息,当即作出了正确的判断:周军必从海上来。

    豪宅,美妾,叔伯及兄弟,门人,牙兵,很可能在今日之后,永远离韩匡肆而去。

    就在韩匡嗣和耶律瓶双双陷入到绝境之中的危急关头,突然,城门外传来震耳欲聋的契丹话,“耶律斜轸来也”

    如果,韩匡嗣此时此刻就站在城门楼上,他一定会惊喜的发现,远处烟尘滚滚,人喊马嘶,艳阳之下,火红的契丹军旗,高高飘扬。

    耶律斜轸的眼神很好,他早就注意到了,润州北门并没有被关死,从城内传出的喊杀声,惨叫声,战鼓声,声声入耳。

    “小的们,成败在此一举,杀杀杀”如果润州城的千斤闸彻底放下,耶律斜轸即使再狂妄,再不甘心,他也不敢冲过来送死。

    那是个陷阱

    耶律斜轸对此心知肚明

    可是,就算明知道南蛮子的打算,勃勃的野心,保命的恐惧,都迫使耶律斜轸必须大大的赌这一票

    骑兵攻城,就战术而言,肯定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耶律斜轸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不过,一旦救出了身陷绝境的公主,耶律斜轸即使丢了润州,却笃定可以走上青云之路。

    “举盾”即使进入弓弩的射击范围,耶律斜轸身先士卒的举起了挂在马鞍上的小盾,跟在他身后的契丹勇士们,当即有样学样,纷纷举起了小盾。

    这时,就近登上城墙的李中易,已经赶到了北门的城墙上。

    嗯,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心中颇有些遗憾:如果飞龙骑军给力,即使留不下耶律斜轸,也可以将他的部下打残未完待续。。tgt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