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内听着城中的喊杀声,耶律斜轸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进润州城。小,o

    可是,耶律斜轸更明白,不把李中易部署在城外,贴墙列阵的飞龙骑军击垮,他就算是真的变成了飞虎,也不可能飞进城去。

    “南蛮子很狡猾啊”耶律斜轸只觉得一阵头疼,他一直自诩为超越耶律休哥的契丹第一名将,此时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的干看着,没有太好的办法。

    突然,城中的杀声一浪高过一浪,耶律斜轸心头猛的一惊,以他多年的军旅生涯,他马上意识到,南蛮子的援军只怕是,增加了许多。

    不行耶律斜轸咬紧牙关,把心一横,一旦耶律瓶有失,他这个所谓的兵马副总管即使不掉脑袋,也再无出头之日。

    “耶律响,等会我冲出去之后,你带上本队人马,护住我的侧翼。不须出战,只需监视南蛮子即可。听好了,你只需要坚持半个时辰,就是奇功一件。”

    危急关头,耶律斜轸来不及多想,只能选择豁出去了

    对于一直藏有野心的耶律斜轸来说,如果被贬去白山黑水之间,从此无法带兵上阵,比杀了他还难受。

    耶律响是耶律斜轸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干将,他当下毫不犹豫的抱拳拱手,说:“总管,您就放心去救公主殿下吧,南蛮子们,除非从我的身上踩过去,否则,休想靠近北门半步。”

    临阵失陷公主。那可是天大的罪过,耶律斜轸是皇族宗室。尚有一线生机,他耶律响绝对会掉脑袋。

    镇守润州的日子。对于耶律响来说,绝对是异常滋润的好时光。

    由于长期且大量食肉的关系,耶律响那个方面的需求,特别强。平日里,耶律响只需要呶一呶嘴唇,下边的人当即心领神会的出去打草谷,抢几个年轻貌美的汉女,献给他尝鲜。

    两个人商量妥当之后,耶律斜轸厉声大喝道:“救出公主殿下。重重有赏;谁敢临阵脱逃,杀他全家。”

    耶律斜轸毫不迟疑的纵马冲了出去,耶律响则diǎn齐了他的本队兵马,从西边掩护着大部队的侧翼。

    实际上,那两千多汉人的骑军,压根就没有放在耶律斜轸的眼里。

    其实,以耶律斜轸的过人眼力,依然一眼看穿破绽:南蛮子的骑兵将领,比驴还蠢

    汉军骑兵虽然排着整齐的队列。看似严阵以待,却因为彼此之间挤得太紧,实际上,等于是彻底放弃了临机调动。随时机动出击的能力。

    骑兵的作战要领,并不仅仅是有马这么简单,其中涉及到的军事作战诀窍。不比步军少太多。

    客观的说,论及骑兵的指挥作战。李中易确实不如从小就在骑兵堆里长大的耶律斜轸。

    攻润州,不是骑兵在草原上对攻。需要防备的,只是耶律斜轸利用骑兵的速度优势,打个措手不及而已。

    所以,早在攻击润州之前,李中易根据飞龙骑军训练不足,没有实战经验的特diǎn,定下了守拙的骑兵战术。

    飞龙骑军确实是一帮子菜鸟骑兵,军官菜,士兵也菜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鉴于飞龙骑军的菜鸟状态,李中易无奈之下,只得让他们干傻事,打呆仗。

    说白了,李中易对于飞龙骑军的要求,异常简单和明了:只要不把后背留给耶律斜轸,就算是大功一件。

    所以,尽管耶律斜轸看破了飞龙骑军的底细,却也只得无奈的分兵予以监视和控制。

    润州城的北门附近,耶律瓶和韩匡嗣的人马,已经被增援上来的周军团团围住。

    北门的城墙之上,新近赶来的羽林右卫的官兵们,络绎不绝。

    也许是意识到形势异常危急,韩匡嗣急得直冒冷汗,耶律瓶如果被周军逮去,很可能只是献俘于开封。

    韩匡嗣本是汉人,却效忠于异族之契丹人,他如果落入了周军之手,岂有活路

    冒着密集的箭雨,韩匡嗣在牙兵们的护卫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四周的情况。

    受限于城中道路的狭窄,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周军,固然攻势如潮,可是,在公主府家将们的拼死抵抗之下,进展却并不快。

    恶战正酣的当口,不管是契丹的勇士,还是汉军的官兵,谁都没工夫将自家阵亡袍泽的遗体,从两军阵前抢出来。

    除非,周军敢于纵火,以韩匡嗣的估计,他们还有一diǎndiǎn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的可能性。

    就在冷汗浸透官袍的当口,韩匡嗣突然发觉,润州北门的千斤闸并没有完全落到地下,尚留有半人高的空隙。

    一时间,韩匡嗣惊喜交集,他毫不迟疑的对手下的牙兵们,厉声下令:“快拆门板,快拆门板。”

    很快,在韩匡嗣的严令之下,十几块门板被拆了下来,用绳索捆牢之后,被牙兵们用力抬起,斜斜的举在了头dg之上,前后同时这么一遮,效果简直棒极了

    从城头射下的弩矢,穿透了两层门板之后,再扎入护体的铁甲,已经强弩之末,即使入肉,也是轻伤。

    原本还想逞强的耶律瓶,硬是被忠心耿耿的耶律不花,强行拖入门板之下。

    “韩总管,只要公主殿下平安离开润州,我耶律不花,交你这个朋友”身为公主府的老管家,耶律不花素知耶律瓶的面子很薄,所以,他主动出头,算是替韩匡嗣搭了个下台阶的梯子。

    见耶律瓶冲他微微diǎn了diǎn头,韩匡嗣暗暗一叹,如果是平日里,能够获得亲近耶律瓶的机会,他绝对会喜出望外,引以为荣。

    韩匡嗣这个聪明人,他何尝不知道,就在此前不久,耶律瓶以及她的家将们,一直把他视为仰赖契丹人鼻息的,可以任意打骂的走狗

    问题是,耶律瓶和他,如今已是身陷重围,逃生的机会,实在是颇有些渺茫。

    这时,城头上的李云潇,早已经发觉,契丹人居然想出了加厚门板挡箭的绝招。

    嘿嘿,五行之中,水克火,火却可以克木吧

    “上火箭”

    耶律瓶还没有逃出城去,在李云潇的内心深处,其实一直认为,生擒一位契丹公主的意义,远远胜过拿下脚下的这座润州城未完待续。。tgt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