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

    “瓦努”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公主府的家将们,以及韩匡嗣手下的牙兵们,一个个疯了似的,挽弓开始与城头的周军对射。

    “啊”尽管有不少家将被射倒在血泊之中,可是,躲着射冷箭的契丹人,却也给周军的三段击造成了不少的干扰。

    不大的工夫,城头周军的伤亡,已经超过了三十人之多。

    耳边听着受伤袍泽的哀吟声,李云潇当机立断,下令散开队形,以箭垛为依托,用神臂弩封锁住出城的道路。

    骑射本是契丹人的强项,然而,安排在公主府当家将的契丹人,几乎个个都是强悍的射手。

    周军擅长队伍整齐的三段击,可是,神臂弩毕竟上弦慢,射击的速度方面自然不如,拉弓就可以放冷箭的契丹人。

    更重要的是,契丹人以的院墙或是门窗做为掩护,拉弓放箭之后,马上低头伏身。

    两军对射的时间稍微一长,城头的周军渐渐就处于了下风,伤亡逐渐加大。

    耶律瓶发觉城头的反击力度逐渐减弱,她的美眸略微一转,当即做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举动。

    “小的们,跟我冲。”耶律瓶夺过一名家将手中的小盾,挡在身前,率先冲向留下了漏洞的城门洞。

    身先士卒的榜样力量,是无穷的

    在耶律瓶的带动之下,在耶律不花的吆喝声中,一部分家将举起手中的小盾。将耶律瓶的身旁,护得密不透风。

    小盾。其实是契丹国的高级皇族成员的卫队,才配备的一种近身防御工具。小盾平时就挂在马鞍上。目的是防备歹人躲在暗处射冷箭,对皇族成员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

    眼看着耶律瓶一行人在小盾阵的掩护之下,距离城门洞越来越近,李云潇不禁有些沉不住气了。

    神臂弓这种划时代的兵器,是在李中易的主持之下,提前研发出炉的远程打击利器,威力奇大无比:一百五十步以内,可以轻而易举的贯穿重甲。

    公主府的家将们。虽然人人有甲,却也只是身披一层铁甲而已,远远达不到抵御神臂弩一击的程度。

    可是,在射透镶了几层铁皮,经过特殊加工的小盾之后,其势已微,不可能对耶律瓶的家将们,造成太大的伤害。

    李云潇眼睁睁的看着,耶律瓶在盾阵的护送之下。距离城门洞越来越近,他一时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得拼命的吹响竹哨,召集攻上城头的袍泽们。

    附近的周军官兵们。听见紧急求援的哨声,瞬即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之下,朝着北门这边涌来。

    “嗖嗖嗖”城门洞已经近在咫尺。耶律不花心头一阵狂喜,他一边举着小盾朝前挪动脚步。一边大声鼓励手下的家将,“快。快,快,再快点”

    突然之间,漫天的利箭,象泼水一般洒进了人群之中,立时将掩护在耶律瓶身后的家将们,射倒了一大片。

    耶律不花发觉情况不妙,赶忙不顾一切的吼道:“别管后边,掩护公主冲出去”

    尽管耶律不花很机灵,也很果断,可是,汇聚到北门边的周军官兵,越来越多。

    李云潇手头凑足了五十名新生力量之后,他当即挥刀向下,怒吼一声:“随吾杀下去。”

    “杀”

    “杀呀”

    “杀杀杀”

    周军士兵们,在李云潇的率领之下,沿着登城石阶,仿佛猛虎下山一般,扑进了公主府的家将群之中。

    混战之中,双方后边的弓弩手们,都心有顾忌,不敢继续射乱箭。

    论勇武,公主府的家将们,个个都是契丹人里边的佼佼者,单打独斗,他们个个都是好手。

    可是,遇上不按照正常牌理出牌的周军,这些耶律瓶身边的家将们,可就吃尽了苦头。

    周军士兵们,在李云潇的指挥之下,极短的时间之内,就排成了一堵厚厚的人墙。

    “刺”李云潇十分有规律的吹动着他嘴里的铜笛,第一排的周军官兵们,根据笛声的节奏,齐声大吼道,“杀”

    “噗”长枪刺入契丹人的身体之后,发出沉闷的异响声,紧接着,连片的惨叫声,从契丹人的阵营之中,传了出来。

    “杀”伴随着李云潇嘴里的笛声,周军士兵们丝毫也不放松的步步紧逼,眨个眼的工夫,就在脚前留下了二十几具契丹人的尸体。

    挤门了人的街道实在太过狭窄,契丹人即使被杀得胆寒,却因为后背被人顶住,而无法后退。

    乱军之中,周军第一排的勇士们,也出现了不小的伤亡,八个袍泽中箭,倒在了血泊之中,再也无法起身。

    这时,从城头上冲下来的周军官兵们,越来越多,他们迅速的加入到了阻截的队列之中。

    耶律不花明显察觉到不对头,他挥刀劈死了两个胆敢后缩的家将,厉声吼道:“只有杀出去,才有活路。”拼命的驱赶着手下的家将们向前冲。

    骑马、挽弓、射箭,固然是契丹人的拿手好戏,下马步战,他们连替羽林右卫提鞋都不配。

    李中易听见空中接二连三传来的铜笛之声,不由微微眯起双眼,喃喃道:“看样子,潇松缀上了一条大鱼啊。传令下去,各部迅速向北门集结。”

    羽林右卫在临战之时的调度,大多都是靠着各类乐器,比契丹人的靠人工传令,不知道高出多少倍的效率。

    “耶律斜轸那边,还没有消息”李中易想到这里,心里觉得异常奇怪,如果仅仅是韩匡嗣被困在城中,耶律斜轸不敢露面,倒是情有可原。

    问题是,陷入到了包围之中的,却是耶律瓶,耶律斜轸如果不敢来救,难道不怕惹恼了耶律景,掉脑袋么

    耶律斜轸其实早就赶到了,听见城中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他早就想冲进去,把耶律瓶给救出去。

    只是,李中易原本摆在北门和东之间的预备队飞龙骑军,十分巧合的横在了耶律斜轸的侧方。

    李中易早知道飞龙骑军的战力不足,也完全没有指望靠他们冲锋陷阵,只是安排这两千多人的骑军,充当全军的预备队,在需要的时候,冲出来替大军出把力。

    如果是在草原上,耶律斜轸压根就不可能把汉人的骑军放在眼里,令人异常棘手的是,飞龙骑军阵形,背靠着润州城墙。

    骑兵突击,一靠速度带来的巨大冲击力,二靠穿插,分割歼灭敌人。

    耶律斜轸心里非常清楚,他固然可以高速杀进汉人的骑军之中,却因为迂回的距离实在太短,让他没有办法穿插。未完待续

    ps:跟着领导出差中,耽误了更新,明后天补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