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令下去,都随我进城。”李中易等了半个多时辰,始终没有等来的耶律斜轸,他只得放弃全歼契丹人的想法,下决心快速的结束战斗,彻底占领润州城。

    一个跟随在李中易身边的参议官,重重的叹了口气说:“真没想到哇,契丹人居然没上当。”

    李中易催动座下的“血杀”,淡淡一笑,说:“契丹人正处于国力上升时期,出几个名将,再所难免。”

    根据耶律安的招供,李中易清楚的知道,润州的主将是韩匡嗣,副总管是耶律斜轸。

    耶律斜轸,对于这个名字,李中易觉得有些熟悉,却又一直想不起来,这个家伙在历史上干了哪些事情

    金灭辽之后,契丹文字逐渐散失,并最终淹没在了浩瀚的历史大潮之中。

    以前,李中易在服务老首长身边的空闲时间,阅读一些历史读物,确实可以起到放松脑筋的良好作用。

    老首长的年纪大了,需要安静恬淡的休养环境,李中易当班的时候,还偏偏必须时刻不离的守候在老首长房间的隔壁。

    不能玩游戏,而且,为了严格保密老首长的行踪,就连上网看看新闻,对于李中易来说,都是完全不可能的奢望。

    于是,看历史书,看报纸,看小说,看病历,也就成了李中易每天轮值的时候,仅剩下的一点点乐趣。

    当然了,守在老首长的身边,确保了老人家的身体健康。尽管非常折磨人的耐心。

    不过,李中易的仕途之路。也因此走上了快车道。最终,他被破格提拔为医学科学院史上最年轻的正厅级院长。

    对于耶律斜轸。李中易几乎没什么印象,可是,另一位姓耶律的,名叫休哥的老兄,他却是早已了然于胸。

    高梁河一战,宋太宗赵匡义,想借灭了北汉之威,直接拿下被石敬塘献给契丹的燕云十六州。

    谁曾想,在耶律休哥的运筹帷幄。耶律斜轸的紧密配合之下,赵匡义眼看就要到手的显赫武功,竟然功亏一篑,被耶律休哥杀得大败亏输。

    如果不是侥幸得了一辆牛车,身中数箭的赵匡义,只怕是小命难保。

    正因为,高梁河之战,是决定辽宋命运的大决战之一,李中易轻易的就记下了耶律休哥的大名。

    实际上。李中易如果仔细的读过辽史,他会惊讶的发觉,耶律斜轸和耶律休哥,可谓是契丹国初。不世出的双子星名将。

    城外的耶律斜轸没上勾,李中易的注意力自然放到了,对他更有意义的耶律瓶身上了。

    据耶律安的招供。耶律瓶,今年不过十七岁而已。她不仅是契丹之主耶律景最小的亲妹妹,而且还是赫赫有名的契丹之花。

    和这个时代任何一支军队不同的是。羽林右卫参与的攻城战,摆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先控制住四面城墙。

    用李中易的话说,关门才好打狗

    所以,在干掉了韩十八率领的韩家精锐牙兵之后,李云潇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夺取四面城墙,紧守四门,连一只老鼠都不许放出城去。

    耶律瓶领着韩匡嗣和家将们,冲到北门前的时候,李云潇领着人也刚好赶到北边的城墙之上。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一方拼死想要突出重围,另一方则必须来个瓮中捉鳖,于是一场恶战,必不可免

    就在不久之前,听见西门杀声震天,负责守北门的详稳知道情况不妙,他赶紧打开了北门,率先纵马抱头鼠窜,逃之夭夭。

    不管是多么强悍的王朝,随着承平日久,军队的战斗力,都会随之被大幅度的削弱。

    润州地处契丹腹地,已经超过三十年,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军纪和军备的废驰,也就必不可免

    守北门的详稳,率先逃了,带来的严重后果是,兵卒们军心大乱,跟着他们的长官,上马夺路而逃。

    李云潇带人赶到北门的时候,就见城门大开,门洞内挤满了企图夺路而逃的契丹人、奚人、汉人、渤海人。

    这些人,非富即贵,他们都带着各自的细软,装在马车上,结果硬是把原本就异常狭窄的城门洞,挤得水泄不通。

    李云潇还没来得及下令放下千斤闸的当口,耶律瓶带着人,已经冲到了城墙边。

    “落闸。三段击,急速射”

    以李云潇跟在李中易身边,锻炼出来的丰富阅历,他一眼就看穿了耶律瓶这支队伍的来历不凡。

    “公主小心”一名忠仆发觉不对,急忙用身体挡在了耶律瓶的面前,“呃”血光溅处,死神挥舞着狰狞的镰刀,狂笑着夺去了一条活生生的性命。

    “快散开,快散开”韩匡嗣发觉情况不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灵性,他居然以前所未有的惊人速度,扳鞍下马,躲到了牙兵们的身后。

    可是,情急之下,韩匡嗣出于本能,忘记了一件大事:他说的汉人官话,而不是早就滚瓜烂熟的契丹话。

    结果,韩匡嗣的牙兵们都很听话的拥着他躲避进了街边的民居,却把耶律瓶手下的家将,彻底的暴露在了李云潇的面前。

    其实,跟着李云潇一起杀到北门城墙上的周军官兵,刚刚超过百人而已。

    “嗖嗖嗖”由于训练十分有素,周军官兵们当即排成了三列,娴熟的操作着手里的神臂弓弩,面无表情的拉弦,放箭,退后,再拉弦,再放箭,再退后,仿佛永动机一般,无休无止。

    “啊”

    “呀”

    “呃”

    润州是中京道内的一座小城罢了,丁不过万余口,城中的道路简直没法和雄浑威武的南京析津府相提并论,窄得令人发指,仅容得下四匹马并肩而行。

    由于没有丝毫的防备,耶律瓶的身边,不断有人中箭落马,悲剧时刻都在发生。

    耶律瓶的身边,大多是皇家的世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家将们奋不顾身的用身体挡在她的身前,簇拥着她,躲到了街边的民居之中。

    李云潇望见契丹人四散躲避弓弩的攻击,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第一批跟着他杀到北门的,其实仅有一百来人而已。

    千斤闸尚未放下,城门也没关上,假如契丹人豁出去了,顶着箭雨往外冲,很可能在付出一些血的代价之后,冲杀出了城。

    随着时间的推移,涌到北门城墙上的周军,越来越多。

    几个军汉吃力的绞动着链盘,将缓缓的将千斤闸放了下去,眼看就要封死城门,来个瓮中捉鳖。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谁曾想,千斤闸的底部,居然被一辆堵在城门洞内的马车,给顶住了,

    那辆马车虽然被轧塌了,却因为受力不均匀的关系,导致千斤闸没有放到地下,留出了半人高的缝隙。

    李云潇起初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有条不紊的调遣,源源不断冲过来的军汉们,把守住城墙上的各个要害点,务必将城中之敌,一网打尽。

    直到醒过神来的耶律不花,惊喜欲狂的组织公主府内的家将们,举着手里的小盾,拼死向外冲的时候,李云潇这才惊讶的发现,千斤闸并没有放到最低。

    “小的们,耶律副总管的援军就在城外,只要保着公主殿下安全出城,赏一队详稳,及汉女五名。”

    狭路相逢,耶律不花索性豁出去了,也来不及请示耶律瓶,就自作主张的许下了天大的重赏。

    注1:队、道和面,队是契丹朝廷正规军的基本军事单位,一队大约500700人,类似于后周的一个指挥营。十队为一道,十道挡一面,各有详稳率领。

    注2、详稳,契丹国普遍使用的官职,队、道、面的领军将领,都是详稳,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