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幽州的汉人官僚世家子弟,韩匡嗣从小就被韩知古逼着,接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儒学教育。

    和韩匡嗣这个二世祖不同,韩知古上过不止一次战场,所以,言传身教之下,韩匡嗣学到了守城的毒招,油攻。

    幽州没有猛火油,却有植物榨出来的灯油,韩匡嗣上城之前,便命人在城头的四面,架起了几十口硕大的油锅。

    韩匡嗣计算得异常精明,只等周军搭起云梯,开始爬城的时候,他就命人舀起灯油,劈头盖脸的泼下去。

    嘿嘿,周军固然不可能全被火油烧死,韩匡嗣却完全有理由相信,看着袍泽们在火海中呼号惨叫,周军的士气必定大挫。

    这么一来,埋伏在城外的耶律斜轸,就有机会从背后击破周军的进攻。

    出于安全考虑,韩匡嗣特意命人持着大盾,护住油锅,免得被敌军的火箭引燃,那就糟糕透顶了。

    谁曾想,计划没有变化快,老革命总会遇见新情况。李中易统帅下的周军,不按照常理的攻城技巧,彻底打破了韩匡嗣的如意算盘。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不由露出一丝微笑,啥叫作茧自缚啥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契丹人不擅长守城,可是,幽州韩家盛名在外,李中易却不得不防。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限于攻城手段的匮乏,攻城一方除了土攻、水淹以及云梯和塔楼之外,并无太多的太多及时有效的攻城手段。

    相对而言。守城一方借助于居高临下的地利,倒是占了很大的便宜。

    李中易临北上之前。倒是带了猛火油和黑火药,只是。限于数量不多的因素,必须省着用,好钢只能用在刀刃上。

    鉴于润州城墙不高的特点,李中易的攻城计划也变得简洁了许多,先用威力大、射程远的神臂弓和神臂弩压制住城上的弓箭反击。

    然后,抽冷子搭起人梯,让先锋勇锐营爬上墙去,夺取关城。

    如今,润州城上的油锅被点燃了。城墙上火光冲天,契丹守军自己被烧得鬼哭狼嚎,好不凄惨,这恰好中了李中易的下怀。

    廖山河抓住契丹人混乱的时机,果断命令,以勇锐营为先锋,全军压上。

    和这个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都不同,羽林右卫参与攻城战,并不需要临时伐木造云梯。

    他们随身携带的铁制短梯。只需要简单的捆扎之后,便是一架坚固的长梯。

    别小看了这个小小的的变化,在冷兵器时代,可以机动灵活移动的铁制云梯。其实带来的是:攻城战的全新革命。

    受限于云梯等大型攻城器械过长过大,运输工具的能力不足,这个时代的攻城战。其节奏之慢,简直令人发指

    仅仅伐木的工作量。就非常不小,还需要木匠将木料加工成云梯。等器械齐备,怎么着都需要七天以上的时间。

    等进攻方的大型攻城器械准备妥当之后,守城一方强行征集的壮丁,也训练过了至少一轮。

    这就在无形之中,加大了攻城方的难度,提高了守城方的防御力量。

    但是,羽林右卫的官兵们,无一例外,全都彻底的摆脱了夜盲症的束缚。这就意味着,即使在微光的夜幕之下,他们照样可以顺利的摸到城墙之下,并利用简易的铁制云梯,快速的爬上城去。

    这么一来,攻城的效率,就有了极大的提高。

    韩匡嗣身边的牙将韩十八,惊骇的的发觉,大队周军蜂拥而来,显然是想趁火打劫。

    由于油锅的倾覆,城头之上已经陷入一片火海的境地,被强抓来的壮丁们,仿佛没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窜。

    这且罢了,更要命的是,原本充当督战队的契丹骑兵们,也被冲得七零八落,队形全散。

    “主人,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啊”韩十八是韩家的世仆,忠心耿耿的守卫在韩匡嗣的身旁,已达二十余年之久,他急得直跺脚。

    韩匡嗣却重重叹了口气,满是苦涩的说:“城里的那位公主还没走,如果我现在走了,整个韩家就全完了。”

    韩十八是个明白人,他凑到韩匡嗣的耳旁,刻意压低声音,说:“主人,咱们完全可以带着公主一起走哇。”

    韩匡嗣不禁眼前猛的一亮,契约人擅骑射,不擅守城,所以,并无失城杀头的严苛军令。他所担心的,不过是耶律瓶的安危罢了。

    只要把耶律瓶带着一起出了城,逃离了周军的追杀,他韩匡嗣很可能不仅无罪,反而有功。

    毕竟,周军连戒备森严的榆关都给拿下了,何况是城矮兵微将寡的润州呢

    “你去告诉耶律瓶,润州即将失守,让她赶紧备马,由我保着她一起杀出一条生路。”韩匡嗣找到生机之后,毫不迟疑的作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主人,您不跟我一起走”韩十八心头猛的一急,也没多想,猛的拉住了韩匡嗣的袍袖。

    韩匡嗣的心里十分感动,他不动声色的说:“我现在就走了,只怕咱们还没出城,周军就要打进来了。”

    令韩匡嗣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韩十八迟疑了片刻,突然厉声喝道:“还不带主人下城”

    几个心腹牙兵,这个恍然大悟,他们七手八脚,连拖带拽,将韩匡嗣弄下了城墙。

    就在韩匡嗣被牙兵们挟持着扶上马,他突然听见了一声厉吼,“主人,您多多保重,十八年后,老奴还要服伺您。”

    韩匡嗣把眼一闭,由着心腹牙兵们,簇拥着他向东门那边逃去。

    实际上,包括韩匡嗣在内,他身边的所有人,心里都异常明白,这恐怕是韩十八最后的遗言了。

    唉,忠义每多屠狗辈呐

    韩匡嗣刚刚赶到公主府的门口,突听西城那边猛的传来了汉人的欢呼声,“城破了,杀呀”

    “唉,韩十八”韩匡嗣来不及多想,一边纵马冲进公主府,一边大声呼喊道,“公主,公主,您在哪儿”

    这时,城头之上,李云潇从韩十八的胸腹之间,拔出闪烁着妖异血光的长刀,大声下令:“升起千斤闸,打开城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