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安原本是国舅肖眉古得的人,肖眉古得伙同宣政殿学士李瀚,密谋投奔大周。

    因为事机不密,肖眉古得和李瀚被人告发。契丹的“睡皇”耶律景,毫不犹豫的砍了肖眉古得的脑袋,却对李瀚这个汉人儒士手下留了情,只是打得他屁股开花,从此再也不敢妄动。

    受了肖眉古得的牵连,原本高就四帐详稳司大详稳的耶律安,侥幸逃过一劫。

    耶律安虽然没被砍了脑袋,却也被连贬八级,发落到南京析津府,做了留守司的留守判官。

    前不久,耶律安的表妹萧金花,被睡皇耶律景册封为妃。耶律安这才借着裙带的关系重新获得了重用,就任榆关兵马总管。

    榆关这地方,地势异常险要,又是连接中京道和南京道的唯一咽喉要道,每日往来的各种物资,多如牛毛。

    耶律安手握榆关的大权,雁过拔毛,荷包瞬间膨胀了起来。

    四更天,李中易领着羽林右卫的将士们,悄悄的摸到了榆关城下。

    作为开路先锋的李云潇,带着三百个经过多年训练的,准备攀爬开封城的锐卒,小心谨慎的摸到了城墙的外边。

    榆关的城墙之上,虽然插了几支照明的火把,却始终没人四处巡逻。

    李云潇观察了一阵子城上的情况,他既然庆幸敌人的不设防,又鄙视契丹人的掉以轻心。

    天快亮了,李云潇不敢怠慢,下达了登城的命令。

    只见。锐卒们将扛在肩膀上的特制铁梯,铺到地面上。然后用事先准备好的粗麻绳,捆扎成了十几架简易的云梯。搭在了城墙之上。

    李云潇一马当先,单手持弩,单手攀登,很快就爬到了城墙的顶端。

    经过一番仔细的观察,李云潇确认,除了靠在城门楼附近打盹的一个的睡汉之外,城墙上再无旁人。

    没穿盔甲,一身劲装的李云潇,悄悄的翻过垛口。他伏低身形。手足并用,悄悄的摸到那个睡汉的身后,捂嘴,匕首狠狠的一划,立时结果了那个倒霉鬼的性命。

    城墙上,没了阻碍,锐卒们卯足了劲,鱼贯向上爬去。

    在李云潇特殊手势的指挥之下,驽手、刀盾手、弓手。纷纷占据了这面城墙的各个要害,逐渐控制住了局势。

    到了五更天的时候,天光微明,李云潇连续暗杀了十个守城的契丹人之后。锐卒们完全占领了榆关的四面城墙。

    李中易看清楚城上发出的登城讯号,丝毫也不敢怠慢,当即把手一挥。

    已经准备好冲城的先锋营官兵们。立时蜂拥而上,象蚂蚁一般。鱼贯登上城门楼。

    也活该契丹人倒霉,李中易这一次的打算是:关门打狗。

    所以。直到中军开始登城之后,李云潇这才领着瑞卒们,冲下城墙,杀散守军,彻底打开了榆关的东门。

    早就整装待发的颇超勇,发觉榆关的城门洞开,他兴奋的怒吼一声:“儿郎们,都随我杀进去。”

    “轰隆,轰隆”一万多只铁蹄,敲击在地面之上,发出了雷鸣般的海啸之声,令人心惊胆寒。

    以有心攻无备,以骑兵快速突击,偷袭几乎不设防的榆关总管府,其结局不言而喻。

    由于榆关是一座军事要塞,除了驻军和一些商家之外,几乎没有平民的身影,所以,杨烈在前线指挥进攻的时候,少了很多的顾忌。

    不到半个时辰,城内有组织的抵抗行动,宣告彻底瓦解。

    颇超勇冲进总管府内,虽然砍死了不少契丹人,却始终没有找到耶律安的踪影。

    在榆关城内,实际上驻有五千契丹的兵马,他们分驻在关内的东西两侧。

    军营里,睡梦中的契丹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纷纷倒在了党项骑兵的铁蹄之下,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等杨烈领着步军,急行军赶到的时候,两处契丹人的军营,已经被党项骑兵们,牢牢的控制住了。

    杨烈望着遍地尸体的军营,不怒反喜,他笑眯眯的拍着一个千夫长的肩膀,夸赞说:“干得真漂亮。”

    那千夫长咧嘴一笑,说:“契丹狗,就没几个好东西,与其留下来浪费粮食,不如杀个干净。”

    杨烈听了此话,不禁笑得更加灿烂,他小声提醒说:“等大帅进城,问起来的时候,你就说契丹狗拼死抵抗,必须强行予以镇压。”

    那个千夫长知道,杨烈是李中易心腹中的心腹,他原本忐忑不安的心绪,不由大为放宽,小声说:“万一大帅怪罪下来,您可要帮着多多美言呐。”

    杨烈摆了摆手,笑眯眯的说:“好说,好说,你们干得很漂亮,论功行赏是跑不掉的。”

    晚唐以来,尤其是后晋的石敬瑭,为了满足当皇帝的私欲,硬是向契丹人出卖了燕云十六州。

    从那之后,直到几百年后的大明皇朝建立之前,汉人政权的军队,再也没有踏上过榆关半步。

    如今,李中易的北进大军,悍然攻进了榆关故地,颇有些大汉主义的杨烈,心情好得不能再好

    孔子作春秋曰:“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

    杨烈对于这种儒门的所谓谬论,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杀怕夷狄,征服之,使之彻底臣服于华夏之帝国的铁蹄之下,方是华夏和夷狄最正确的相处之道。

    李中易听说过杨烈的胆大之言,虽然没有表示同意,却也没有公开斥责过。

    以杨烈对李中易脾气的了解,李中易只要不反对,就代表了默许。

    李中易挂在嘴巴边上的几句名言,杨烈始终记忆犹新。

    江湖实力论

    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彼可打草谷,吾辈不妨瓜蔓抄

    羽林右卫向来严禁滥杀,可是,党项骑兵们的行事却方便许多,倒让杨烈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钻了个大空子。

    等李中易进城的时候,城内的契丹人,已经没几个喘气的了,首级堆积如山。

    李中易冷冷的瞪着杨烈,杨烈却没有丝毫退缩,他大声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方为上策。犯强汉天威者,虽远必诛。”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