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耻而后勇

    杨烈被李中易狠狠的敲打了之后,整个人仿佛上紧发条的机械钟表一般,领着参议司的参议官们,满负荷运转起来。

    李中易则象是没事人一样,背着手,站在座舱的窗边,含笑欣赏着源源不断登陆的北进大军。

    最先登陆的,依然是颇超勇手下的三千党项骑兵教习。成编制的哨探队,在登岸之后,刚刚恢复了原有的建制,就在各自的十夫长率领下,朝着四面撒了开去。

    李中易的望着四散的哨探们,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多年的苦心训练,工夫没有白费。

    虽然,北进的大军之中,有飞龙骑军这样的渣兵,不过,有强悍到了骨头之中的羽林右卫压阵,其实问题并不大。

    从头到尾,李中易压根就没有打算,和契丹人硬拼。

    近代少有的战略家,红色太祖,曾经有言: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此所谓,打得过就一口吞掉你,打不过就利用机动能力拖垮你,绝对不逞匹夫之勇。

    在大草原上作战,哨探的作用,显得格外的重要。

    契丹国中,除了南京道的归服汉人之外,几乎是全民皆兵的范畴。

    据史书记载,契丹国最鼎盛的时期,可以动员超过一百五十万的骑兵大军。

    当然了,契丹人虽然兵强马壮,南侵北宋,签署澶渊之盟的时候,也不过出兵十万而已。

    其中的讲究,实际上。还是那句话,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一百五十万大军出动南侵,别的且不说。战马所需要的草料,就是一个异常惊人的天文数字。

    以契丹人靠“打草谷”抢东西的落后补给方式,百万大军南下,还没把北宋给灭了,自己倒先给饿垮了。

    傍晚时分,大军基本上登陆完成,并且,沿着海岸边,排开了防御的阵型。

    这时。李中易把周道中叫进了座舱之中,开门见山的说:“中平老弟,据可靠的消息,水师船队之中,藏有契丹人的细作。”

    周道中闻言后,大惊失色,急忙问李中易:“恩相,大军已经登岸,若是让契丹狗的细作透露出了消息。转瞬间,就有全军覆没的可能性。”

    李中易听出周道中对于契丹人的惧怕之意,他不由皱紧了眉头,冷冷的盯着周道中。

    当初。契丹人攻破后晋石家统治下的汴京,大肆抢掠、杀戮,无恶不作的暴行。确实吓破了很多懦弱中原汉人的鼠胆。

    周道中低着头,没有注意到李中易的脸色已经很有些不对。他兀自心有余悸的感叹说:“契丹人下手真狠,开封城内。血流成河。当时,末将护着婆娘和娃儿们躲到了家父早早挖好的地窖里,方才逃过了一劫。”

    李中易晒然一笑,不客气的说,整个五代时期,是中原汉人饱受北方蛮族欺凌的时代之一。

    不过,高平之战,却是汉人政权和契丹政权对抗的一个标志性分水岭。

    “不说这些了。”李中易冷冷的吩咐周道中,“契丹人的细作,就藏在你的水师之中,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务必将之挖出来。”

    对于周道中本人,李中易暂时选择,听其言、观其行,内心还是偏向相信他的。

    水师,是李中易北进契丹人腹地的最重要的法宝,绝对不容有失。

    李中易有很多办法,可以让赵普安插在水师之中的眼线,彻底曝光。可是,那很容易会伤害到,周道中的自尊心,以及对他李某人的向心力。

    同时,李中易也想在暗中观察一下,周道中究竟对他存有几分忠诚之心

    驻扎在高丽的水师官兵,已经好几年没有换过防,所以,彼此之间,都非常熟悉。

    周道中叫来几个心腹将领,把搜查细作的任务交代下去之后,整个水师的船队,立时沸腾起来。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内查,最终,周道中的部下们,发现了四具落水的尸体。

    赵普派过来的是五个细作,现场却只有四具尸体,李中易当即意识到,逃走的那个家伙,很可能早在滨州的时候,就已经下了船。

    道理是明摆着的,如果是周道中暗中和赵普有了瓜葛,这四个人赵普的人,他绝对不敢擅自处置。

    另外,赵普派的来人,既然可以在周道中的水师之中躲藏如此之久,显然,在水师船队之中,藏有内奸。

    周道中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他皱紧眉头,赶紧向李中易提议:“恩相,末将的船队之中,恐怕有那人的内应啊”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大军出击榆关的消息,你也是到现在才知道的。等我下船之后,你就把水师带出外海,看见岸边有人释放约定的烟火,你再带着船队回来。这么一来,即使船上藏有内应,也是两眼一抹黑,起不到窥探军情,提前报讯的任何作用。”

    周道中暗暗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是,李中易让他穷追猛打,不拿下吃里扒外的内应,誓不罢休。

    手心手背都是肉

    周道中管辖下的水师,其高级将领们,大多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

    实际上,周道中心里也隐约察觉到,勾结赵普的人,很可能就是他的某一个未知的心腹将领。

    不管怎么说,拿自己人开刀,终究是一件很糟心的事情,周道中并不想,他的手上沾满自家兄弟的鲜血。

    如今,李中易既然没有深究下去的意思,周道中也乐得装糊涂。

    天色全黑之后,李中易借着微弱的星光,弃舟登岸。由此,他创造了一个历史,成为整个大周帝国,第一个率领大军,踏上契丹人腹地的重臣。

    如今的榆关,地势固然同样险要,却远不如大明朝时期的山海关,那么雄关天下第一。

    既是偷袭作战,李中易索性把飞龙骑军留在了的小海湾的附近,保持静默休息的状态。

    李中易本人,则领着的一万多羽林右卫的精锐步军,和三千党项骑兵,星夜赶路,直扑三十里外的榆关。

    此时,榆关的守将,契丹国的南京留守判官兼榆关兵马总管耶律安,正搂着几个抢来的貌美汉女,在宽大的地毯上,开无遮大会。未完待续

    ps:还有一更,请兄弟们留意更新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