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战的双方,各有十余万大军,在国境线附近,彼此尖锐对峙。

    契丹的睡王耶律景,在阵前调动一下兵马,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李中易点点头,面带忧虑的问赵匡胤:“元朗兄,大军的士气如何”

    赵匡胤叹了口气,说:“陛下卧病在床的消息,虽然一直严密封锁着,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呐。”

    李中易从赵老二的话里边,听出了弦外之音,柴荣虽然一直想封锁住重病垂危的消息,却依然没有瞒得过,跟随北伐的统军大将们。

    帝国的老主人,快不行了,统兵大将们的心态,肯定会出现惊人的变化。

    李中易心知肚明,在这种人心摇晃的时候,柴荣绝对不敢冒然下诏撤军。

    撤军途中,一旦契丹的铁骑,疯狂的扑了上来,嘿嘿,柴荣苦心经营的十余万精锐禁军,很可能面临万劫不复的险境。

    这也是,柴荣硬要召李中易带兵北上,牵制住契丹人的根本性因素之一

    “你的奏章刚递上来,陛下当天就下了诏,命人在海边搜集了大量的民船,。算算日子,到今日为止,只怕已经超过了千余艘。”赵匡胤见李中易听得很专著,接着补充说,“驻扎在高丽国的水师,也接到了诏书。陛下命周指挥使,速速赶到滨洲岸边,沿途护送你渡过黄水洋。”

    李中易含笑拱手,说:“多谢元朗兄的大力照应,小弟铭感于胸。”

    赵匡胤摆着手说:“你我兄弟之间。何须如此虚言你此去契丹人的东京道唉,凶险异常啊。还须多多保重啊。”

    李中易笑道:“契丹人的主力精锐铁骑,皆在幽州附近。小弟渡海过洋,深入契丹人的腹地,呵呵,看似凶险,其实危险并不大的。”

    赵匡胤皱紧眉头,说:“羽林右卫和党项蛮子教习,战力超群,这个愚兄倒是不太担心,只是。飞龙骑军那边不如这么办,愚兄去禀明陛下,从北伐大军之中,抽调两万精锐,配合你的作战”

    李中易摊开两手,苦笑着说:“此去契丹人的地界,步军太多了,反而会拖慢行军的速度。唉,你我自家兄弟。我也就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这次北进,一旦被契丹人缠上了,便是十死无生的死局啊。”

    “愚兄无能,如今。也只能帮你多准备一些军辎和粮草了。”赵匡胤早知道李中易的性格,该说的,不问他也会说清楚。至于不该说的,绝对不可能套得出话来。

    “元朗兄。陛下命小弟抓紧时间北进,情况异常紧急。小弟明日就要动身。后勤辎重补给一事,还请元朗兄,多多相助。”李中易的军中其实并不缺粮草和军器,他只是想试探一下赵匡胤罢了。

    赵匡胤陪着李中易出宫之后,当着李中易的面,招手叫过一个心腹的牙将,命他拿着令符,亲自去督办李中易北上大军的补给事宜。

    由于,柴荣身患重病,卧床不起,赵匡胤也没敢大摆宴席款待李中易。

    殿前司的帅司,就驻扎在霸州最前线的北门内,赵匡胤领着李中易,进了他的帅府。

    宾主双方落座之后,赵元朗也没客套,直截了当的说:“家母近日为雪娘子选婿,可是,我这个幺妹是个死心眼,竟是看上了”他没点李中易的名,话里的意思,却表露无遗。

    李中易心下一阵愕然,随即明白了赵老二的用意,嘿嘿,今上眼看着不行了,赵老二担心夜长梦多,想利用姻亲的关系,拉拢他进入赵家的阵营。

    柴荣病倒之后,赵老二已是北伐军中,最高的指挥官,李中易今后深入契丹人的腹地,确实又需要他的大力配合。

    所以,李中易并没有把话说死,他拱手道:“小弟此次深入北虏腹心之地,生死实难逆料,等小弟回返中原之后,再做答复,可好”

    赵老二其实也不希望李中易马上作出答复,他只是想给李中易打个预防针:咱们两兄弟,其实是一伙的,苟富贵,不敢忘。

    赵家雪娘子,一直是赵家老太君的掌上明珠,爱若珍宝。她的婚事,赵家老太君一直慎之又慎,惟恐看过了人,害了宝贝女儿的一生。

    万一,李中易在北进的途中,遭遇了大不幸,两家这个婚约,究竟是取消呢,还是继续

    取消婚约,对于十分好面子的赵老二来说,简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可若是不取消婚约,赵家的雪娘子,就只能硬着头皮嫁进李家,此所谓儒门士大夫,十分推崇的冥婚,是也。

    正值妙龄,年纪轻轻的赵雪娘,居然去李家守活寡。促成好事的赵老二,不被赵家老太君杜氏的口水,彻底淹没,那才是咄咄怪事。

    李中易的回答,四平八稳,让赵匡胤挑不出半点毛病。不过,从人情事故上来说,赵老二在这种敏感关键的时刻,提前透露出了联姻的意图,也就等于是给李中易吃了一颗定心丸。

    那意思是说,李无咎,你尽管在契丹人的腹地之中折腾吧,后方的事情,一切有他赵老二来摆平。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子,后厨房做了几道喝酒宵夜的好菜,由赵家的牙兵端上了席面。

    等到天色微明之际,赵匡胤停杯,望向门外的天空,喃喃自语:“再见面时,恐怕,物是人非了啊”

    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闪,赵老二此话之中的玄机颇多,难道说,他在这个时候,已经看穿朝局的漏洞,起了异心不成

    说句心里话,如果柴荣不死,包括李中易在内的所有重将,没人敢有二心。

    只是,柴荣现在已经快要登临仙境,太子柴宗训又异常年幼,此所谓主少国疑。

    按照晚唐、五代以来的夺位逻辑,皇帝者,兵强马壮者为之

    实际上,柴荣的即将逝去,给朝中的统兵大将们,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李中易心里非常明白,假如赵老二现在就已经起了异心,那么,手握精锐大军的他李某人,实际上,已经变成了赵老二夺位过程中,最大的障碍了

    万一,赵老二暗中给李中易下绊子

    李中易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