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被逮到的掉队士兵,颇超勇按照李中易的军令,一律先打十军棍,再发配到火夫营里去打杂。

    至于战马嘛,自然被颇超勇给没收了。说句心里话,飞龙骑军的战马,比颇超勇手下的马匹,就马种而言,还要优良得多。

    李中易骑在“血杀”的背上,伫立于道旁,望着羽林右卫前进的洪流,滚滚向前,心头不禁起了几许波澜。

    柴荣快要倒下了,帝国的未来,由谁来主宰这可真是一个要命的大问题。

    真到了那一天,主少国疑,北有强邻虎视眈眈,内有群雄侧目皇位,的确是一个难解之局。

    赵老二,韩通,李中易,李琼,还有张永德、李重进和李筠,这7个人,基本上囊括了,大周帝国武将集团之中的顶级实权派。

    柴荣在前线不敢冒然撤兵,却安排了李中易领着羽林右卫兼程北上,无论怎么去想,都恐怕有借机会消耗李中易实力的疑问。

    可是,柴荣将倒未倒之时,李中易偏偏不可能在这种节骨眼上,第一个站出来违拗柴荣的圣意。

    历史上,陈胜、吴广第一个起兵反抗暴秦,结果他们二人先后兵败身亡,白白便宜了刘邦这个超级腹黑大流氓。

    三国时期,袁术身为大门阀袁家的嫡子,却是野心超过实力的负面典型,替曹魏、刘蜀、孙吴撒分天下,当了悲剧性的炮灰,

    再近一点的例子。就更加清晰了,元朝末年。刘福通和徐寿辉先后起兵抗元,最终摘了大金桃。建立大明王朝的,却是明太祖朱重八。

    在李中易看来,如今的局面,和三国时期的大局,颇有些相似之处。

    天下之共主,将崩未崩,大厦将倾之际,帝国内部的军阀们,已经在暗中开始蠢蠢欲动。

    北上的这一役。李中易既要完成牵制契丹主力铁骑的任务,又不能让嫡系的羽林右卫损失过大,难度非常之高。

    李中易带兵多年,已经成长为经验异常丰富的名帅,可是,他即将面对的是十余万正处于上升时期的,包括皮室军在内的契丹铁骑,不管怎么计算,胜算都极其渺茫。

    行军中途休息的时候。高晓德下马坐到了路边的一块大石上,喝了两口水,大约休息了两刻钟左右,就听牙兵来报。羽林右卫的前锋军旗,再次出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

    高晓德摇着头,叹了口气。说:“咱们是骑军,走得快是理所当然。没曾想。仅靠两条腿赶路的步军,其行动竟然如此的迅速。实在是想不到啊。”

    大军整装出发之后,高晓德细心的发觉,羽林右卫的脚力异常惊人,他数次命令骑军加快行军速度。

    可是,飞龙骑军停下来休息的时候,羽林右卫的前锋,始终都可以在半个时辰内追得上来。

    算上这一次,已经是今天的第五次了,高晓德有心催促部下,马上出发。

    不过,高晓德瞥见一匹匹大汗淋漓的战马,只得叹了口气,打消了这个争强好胜的念头。

    战马的体力也是有限的,它们剧烈奔跑半个时辰左右,至少需要休整两个多时辰以上,否则,就会因为血液沸腾,倒下去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高晓德是个很棒的骑士,和战马打交道的时间,长达十余年。他心里非常清楚,战马即使是慢速行军,一天最多也就一百五十里地而已。

    和人一样,战马在休整期间,必须饮水,吃草,同时加喂精料,才可以避免大面积的非战损失。

    那种骑兵部队,一日之内连续奔袭数百里的神话,其实只在小说之中存在,现实中简直就是个笑话。

    如今的问题是,除了契丹人之外,中原各国的行军速度普遍只有每日三十里的情况之下,李中易麾下的羽林右卫,一天之内居然可以长途跋涉一百余里,实在是颇有些骇人听闻,令人难以置信。

    事实俱在,由不得高晓德不信,羽林右卫确实追着他们这些所谓天子亲卫的屁股,赶了上来。

    时近黄昏,飞龙骑军的士兵们,抬着热气腾腾的羊肉汤锅,沿着官道,一字排开。

    不大的工夫,羽林右卫前锋营的身影,走出夕阳的映射,出现在了高晓德的视线之中。

    当大部队的靠近汤锅的时候,一名羽林右卫的军官,大步走出队列,大声下达了军令,“停止前进。”

    “轰,轰。”只听,两声轰响之后,原本匀速前进的整支队伍,嘎然而止。

    高晓德观察的很仔细,他瞪圆了两眼,惊骇的发现,完全停止下来,站在原地不动的步军将士们,居然保持着异常整齐的队列。

    士兵们之间的缝隙,从队首笔直的通向队尾,一眼望不到头。

    我的个小乖乖,这是神马样的军队啊

    高晓德不由倒抽了好几口冷气,如果说,羽林右卫仅仅是脚力超群,也就罢了。

    在行军途中,从前进到完全停止下来,以高晓德多年的带兵经验,至少需要一刻多钟的整队时间。

    “全体注意。”那个军官继续下令,“取出汤碗,一边行军,一边用餐。”

    就在高晓德的眼皮子底下,羽林右卫的官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列,长枪扛在肩头,手捧汤碗,依次盛了汤之后,将手里的烙饼蘸着热汤,一口饼一口汤的狼吞虎咽,他们的脚下却始终没停。

    “真他娘的可怕啊”高晓德身旁的一个百骑长,目瞪口呆,脸色一片煞白的喃喃自语,“和这样的军队作战,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如果说,羽林右卫正常行军的时候,可以保持严整的队形,高晓德倒也勉强可以接受。

    问题是,一边啃大饼,一边喝汤,脚下还要赶路的羽林右卫,整个队形居然没散。

    呆若木鸡的高晓德,楞楞的看着滚滚前行的钢铁洪流,只觉得脑水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中军大部队经过高晓德面前的时候,只见,帅旗之下,李中易也和大家一样,左手拿饼,右手端着汤碗。

    一边健步如飞,一边低头啃饼喝汤的李中易,更是令飞龙骑军的官兵们,彻底看傻了眼。

    “铁军”

    “不对,是钢军”

    “不可战胜”高晓德的身旁,众人议论纷纷,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