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日后的清晨,数百艘大大小小的船只,来往穿梭于黄河的两岸。船工们,喊着整齐的号子,手握粗麻绳,将一艘艘载满了粮草军器的辎重船,从对岸拉到这边的码头。

    李中易端坐在汗血宝马“血杀”的背上,挥鞭指着黄河那边,正在陆续牵马登岸的党项骑兵们,笑着夸奖颇超勇:“兵带得不错,有股子灵州铁骑的雄风。”

    颇超勇摸着脑袋,露出憨憨的笑容,解释说:“禀参相,不是小的自夸,有了您的悉心指点,我灵州铁骑,有如脱胎换骨一般。不仅军纪甲于天下骑军,决死敢战的精神头,即使和契丹人相比,他们怕是也远不如咱们呐。”

    李中易瞥了眼自吹自擂的颇超勇,这小子确实也有些资本自傲,眼前的三千党项骑兵,让他训练得有模有样。

    “爷,喝口水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折赛花身边的贴身侍女竹儿,催马上前几步,将马鞍上的水囊,递到了李中易的手边。

    李中易接过水囊,抿了一小口凉白开,嗯,里面加了点青盐,味道和稀释了几十倍以上的生理盐水,大致相仿。

    颇超勇贼头贼脑的,在暗中偷窥长得异常标致的竹儿,李中易倒没注意到这一幕,却被一直守在他身旁的李云潇看了个正着。

    听说李中易又要出门带兵打仗,折赛花死缠烂打,硬是要将手下的娘子军,都安排到李中易的身旁,保护他的安全。

    面对挺着个大肚子。撒泼耍赖的折赛花,李中易一阵头皮发麻。简直是束手无策。

    折赛花的肚子里怀着李中易的种,都快要生了。如果闹个闪失出来,可不得了啊

    不过,李中易也不可能领着几十个女将上战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他最终拗不过折赛花,被迫收下了竹儿等二十个娘子军,充作中军女营牙兵。

    从小跟着折赛花,在马背上长大的竹儿,骑术异常高明,丝毫也不比颇超勇差。

    至于。李中易这个半路上道的所谓骑士,不过是个半瓢水罢了,和竹儿根本没法子相提并论。

    “爷,您早餐没吃多少东西,吃块点心垫垫肚子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竹儿收回水囊之后,又变戏法似的,从兜囊之中,捧出几块红枣糕来。

    李中易望着竹儿手里,颇有些看相的红枣糕。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咳,他这次领兵去雄州,究竟是去恶战呢,还是去游山玩水的

    “你且收好。等我饿了的时候,再吃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碍着折赛花的面子,李中易对竹儿一直和颜悦色。几乎没发过她的脾气。

    折赛花把贴身的家底都交给了李中易,李中易又不是木头。岂能不知道,折赛花对他的深情厚意

    人呐。必须恩怨分明,知道好歹

    “参相,小的早上没吃早饭,肚子早就饿坏了”颇超勇的视线,一直在竹儿和红枣糕之间逡巡,也不知道是眼馋竹儿的美色呢,还是看上了她手头的红枣糕呢

    “呵呵,真是个饿死鬼转世。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早上吃了五张烙饼,外加三大碗鱼粥”李中易看了眼颇超勇的后脑勺,笑骂道,“拿去到一旁吃了吧,少在跟前丢人现眼。”

    “得令。”颇超勇欢喜的又是拱手,又是作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竹儿手里的红枣糕。

    “哼,既然爷发了话,你拿去吃了吧。”竹儿蹙紧秀眉,没好气的把红枣糕,一股脑的扔向颇超勇。

    颇超勇一个没留神,竟然失了手,反手捞了个空,好端端的散发着清香的红枣糕,竟然掉到了满是尘土的地面上。

    竹儿瞥见李中易拉下脸,瞪着她,不由吐了吐小香舌,拨马就走,不敢回头去看李中易。

    李云潇一直冷眼旁观,他发现,颇超勇居然一直追着竹儿拍马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舍放弃。

    “咳,别看了,那一位是咱们爷的禁脔。”李云潇对颇超勇的勇武,还是有些好感的,所以,他抽了个空,暗中提醒颇超勇。

    “啊,你也不早说”颇超勇当即吓出一身冷汗,反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子,颤声说,“多谢你了,潇松兄弟,幸好只是看了几眼”

    李云潇笑了笑,有些好奇的问他:“你的中原官话,说的不赖啊,跟谁学的”

    颇超勇有些尴尬的四处张望了一番,鬼鬼祟祟的凑到李云潇的耳旁,小声说:“跟一个歌姬学的。”

    李云潇露出了然的笑容,打趣说:“难怪你一到休沐日,就不见了踪影,敢情是私下里去会人家小娘子了啊。”

    “那个歌姬其实怪可怜的,以前是我们党项人一个小部落的公主,却被可恶的奸商给骗卖进了那种地方。”颇超勇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解释说,“我这副长相,挺扎眼的,怕被人坑了银钱,就托了符帅的管家,帮我出面赎的人。”

    李云潇点点头,李中易对于党项骑兵的散漫个性,颇为了解,所以在军令之中,只是禁止以暴力欺负女人。

    至于说,党项骑兵们想花钱,逛那种地方,李中易并没有一刀切的予以禁止。

    随着大周的国力日盛,开封居民对党项人,难免有些地域方面的歧视。

    党项人的长相比较奇特,很容易被人认出,导致普通党项人,很难在开封城内找到中意的汉人小娘子。

    考虑到这些吃肉长大的党项人,那方面的需求比较旺盛一些,李中易也就网开了一面,让他们有个发泄的地方。

    等党项骑兵全都上了对岸之后,李中易这才下令,羽林右卫出营。

    当先一将,骑在高头大马之上,手擎一杆飘摇的大旗,旗上是醒目的一个大字:李。

    整个大军排着整齐的队伍,依次从军营,迈步出来,开向黄河岸边。

    枪尖闪耀着蔽日的刺目光芒,令人不敢直视;

    军鼓声声,无数条腿,迈着精确的小步,滚滚前行;

    伴随着大部队前行的步伐,只闻铁甲森森,除此之外,再无别的杂音。

    一直跟随在李中易身旁的飞龙骑的五个千骑长,这还是头一次,领略到,传说中的铁军英姿。

    羽林右卫昂然前行,他们每迈出一步,整个队列丝毫不散,无论横看还是竖看,始终是一条笔直的线。

    发现奥妙的五个千骑长们,彼此面面相觑,十分汗颜的低下头去。

    大家都是带兵之将,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单凭,羽林右卫的上百匹战马,并排走在道上,不仅步调一致,甚至连个响鼻都没打,这五个眼高于顶的家伙,还有好说的

    李中易稳稳的坐在“血杀”的背上,目视着他苦心训练出来的嫡系铁军,在经过血与火的残酷考验之后,终于茁壮成长了起来。

    如果说,李中易当初训练河池乡军的时候,还是个半吊子的,只会游击战的将领。

    那么,经历过平灭海东之战,扫平西北党项之役,李中易已经是大周首屈一指的名帅。

    “轰”每个羽林右卫方阵,在经过李中易马前的时候,都会行注目捶胸礼。

    五个千骑长,看得很仔细,听得也很清楚,步军的方阵之中只传出轰的一声,的确只有一声闷响而已。

    千骑长高晓德,看见行进中的步军,甚至连摆臂的幅度,都是一样的,他不禁瞪大了眼珠子,暗暗吸气不已:好厉害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高晓德可不是一般人,他被调入飞龙骑之前,一直是魏王符彦卿的牙内副都指挥使,兼贴身侍卫。

    在大周立国之前,北地一直不太平,高晓德跟着符彦卿,南征北战,颇见过一些大世面。

    高晓德心里很明白,仅以眼前这支羽林右卫,在行军之中,令人惊骇的出色表现,试问:在整个大周国境内,又有哪支军队有资格,与之相提并论

    黄河岸边的渡口,不管是已经登船出发的将士们,还是等待上船的军卒们,始终都抿紧嘴唇,保持着最彻底的静默,就连呼吸之声,都几不可闻。

    高晓德越看越觉得心惊,越看越觉得手脚冰凉,出于武将的本能,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高家军的身上。

    多年的军事生涯经验,告诉高晓德,如果高家军和眼前的铁军作战,哪怕以五敌一,只怕也是败多胜少啊

    如果,李中易能够听得见高晓德的心声,肯定会对他的幼稚想法,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步军作战,首重方阵,方阵最需要的东西,除了纪律,还是纪律。

    如今的羽林右卫,比之当初的破虏新军,更多出了令人胆寒的一件法宝:军中所有人都熟练掌握了,强弓硬弩的三段射击技法。

    想想看,给猛虎插上了翅膀,让蛟龙重返大海,又是何等的光景

    如今,多出一双獠牙的羽林右卫,已经正式踏入北上抗击契丹的征途。

    两个多时辰后,羽林右卫的全体官兵,已经顺利的登上了对岸,列队于道路的两侧。

    这时,李中易方才下令,飞龙骑军过河。

    之所以把飞龙骑军,摆在最后一个过河,实际上,李中易是担心他们的行动太过迟缓,很容易耽误整个大军过河北上的宝贵时间。未完待续

    ps:月票又不可能留到下个月,就拿来鼓励下司空的干劲吧。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