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淡淡的一笑,说:“粮商做正经的粮食生意,只要不是爆发大饥荒,地方官府是无权干预的。”

    黄景胜点着头说:“是这么个理,只是,我大周境内今年很多的地方都少雨,万一因为缺粮,导致饥民揭竿而起,岂不坏事”

    李中易点点头说:“这才是我让大兄你分开筹备粮食的根本性因素。”

    黄景胜眨着小眼说:“此所谓狡兔三窟,未雨绸缪是也。咱们分了八处储存粮食,其中五处还是藏在地下的,如果连这都无法防备饥民的抢劫和官府的查抄,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李中易微笑着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运气真那么差,也是天意弄人,你我也都不必怨天尤人。”

    黄景胜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问出了口:“三弟,你莫非是要造”他不敢继续说下去了,大瞪着两眼,眼巴巴的瞅着李中易。

    李中易摸着下巴,端起茶盏,轻轻的嗅了嗅茶香,说:“大兄,我只不过是想防备朝中重臣谋反罢了。”

    黄景胜快速的眨动着小眼,忽然睁大两眼,颤声说:“说句抄家灭族的话,一旦真有秦失其鹿的那么一天,愚兄就算是豁出命去,也要支持你坐上至尊的宝座。”

    李中易心中异常有数,黄景胜和他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剪不断理还乱,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紧密关系。

    当朝权相的结义兄弟,这个头衔令黄景胜,觉得弥足珍贵

    假设黄景胜出卖了李中易暗中的计划。他有可能比现在,或是将来。拥有更多的利益么

    黄家有钱,这是整个大周朝野。尽人皆知的事情。

    以黄景胜多年狱吏,接触到无数阴暗面的丰富阅历,他敢断言:一旦,失去了李中易这棵大树的庇佑,他会被新的当权派,吃得连渣渣都不剩下。

    “三弟,咱们现在办的天大的事,我就狗蛋这么一个独子,只能拜托贤弟你代为照顾了。”黄景胜的情绪有些紧张。他惟恐李中易不答应这个要求。

    黄景胜其实早就铁了心,跟着李中易拼权势,拼性命,拼运气了

    富贵险中求,躺在家里,大红大紫的富贵,有可能从天上掉得下来么

    自从跟着李中易来了大周国之后,有情有意的李中易,早就把铁石般心肠的黄景胜。给暖透了

    黄景胜中年得子,自然是异常之珍惜,一番爱子的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李中易对此。自然是心如明镜,他略微想了想,说:“不如把伯父、伯母。还有你最疼爱的妻妾,一起接出来。让潇松悄悄的带去我家的临时避难所。”

    黄景胜长长的吁了口气,李中易做的事情。看似比较激进,实际上,在对待身家性命的大问题上,他一直异常保守。

    黄景胜走后,李中易轻车简从,穿着一细青衫布袍,优哉游哉的出现在了魏仁浦的家中。

    “哎呀呀,无咎老弟,老夫的区区小事,倒是辛苦你了。”魏仁浦满脸的病容,整个人没有一丝精气神。

    李中易暗暗好笑,此公装病装得像极了,如果不是提前猜到,此公另有玄机,以李中易的医术,陡然一眼看去,只怕也会被唬住。

    “魏相公病得不轻啊。”李中易撇了眼站在身旁的四个美婢,他心想,恐怕这四个美人儿之中,就有一个是朝廷的眼线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魏仁浦好一阵唉声叹气,摇着头说:“老夫老了,不中用了。”

    李中易安慰他说:“相公刚过知天命之年,尚有好几十年的好日子,在后头等着您呢。”

    “唉,不瞒无咎老弟你,我这个所谓的相公之家,其实快要撑不下去了。”魏仁浦接二连三的叹息着,断断续续的把他家里的糗事说了一遍。

    魏仁浦虽是位高权重的朝廷次相,可是,来钱的门路却并不多,也就是有一些商铺罢了。

    偏偏,魏家是个大家族,整个家族之中,人丁一直异常兴旺。

    魏仁浦坐在次相的位置上,他又是个好面子的人,亲戚有难找上门来,他如果不伸手相助,只怕是名声早就坏透了。

    这年月,人并不是独立于整个社会的,个人的命运与家族的兴衰,密不可分,息息相关。

    在本朝,谋反这等大逆之罪,只要被坐实了,至少要被诛杀三族。

    前朝汉家刘姓坐江山的时候,对于谋反的定罪,只有一个:诛七族

    李中易一听魏仁浦的牢骚话,立时就明白过来,这位老魏同志,不仅仅是病了,而且手头很紧。

    问题是,副相借钱给次相花,即使其中没有猫腻,也会被有心人攻击得体无完肤。

    李中易心想,以魏仁浦的老谋深算,总不至于当着朝廷眼线的面,找他借钱花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果然如李中易所料,魏仁浦轻咳了好几声,这才慢吞吞的说:“没办法,老夫只得命人典卖了几间铺子,这才勉强填补上了亏空,价钱还是很令人满意的。”

    魏仁浦和李中易在政事堂内共事,时日也不算太短了,李中易比较了解魏仁浦的日常习惯。

    当李中易发觉,魏仁浦暗中瞟了眼,身旁穿紫衣的一个瓜子脸美婢,他当即意识到,这个狐媚异常的美妞,恐怕就是朝廷的安插到魏府的钉子。

    闲聊了一阵之后,李中易替魏仁浦把了脉,脉相表面看上去杂乱无章,实际上,以李中易的眼力,当即判断出,这位魏相公确实身体亏得很厉害。

    “魏相公,请恕在下抖胆直言,半年之内,不得再近女色。”李中易故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魏仁浦也很会演戏,他立即装出面红耳赤的模样,惭愧的说:“不瞒老弟你,老夫平生最爱炙羊肉、佳酿和美色,越老越爱。”

    “汝等是怎么侍候老相公的还不速速退下”魏家的老管家也是个极其聪明之人,他挺身而出,厉声将四个美婢一股脑的赶出了主人的卧室。

    李中易注意到一个细节,那个紫衣美婢临出门之前,居然扭头看了他一眼。

    嗯,这个女眼线的胆子不小啊,可想而知,平日里魏仁浦已经把她给宠坏了。

    “老弟,时间不多,为避免那人起疑,老夫也就长话短说。”魏仁浦刻意压低声音,小声说,“吾家老小全都托付给老弟你,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可保一生平安,足矣。”

    李中易刚想敷衍几句,谁曾想,魏仁浦却语出惊人:“北伐军中传来了确切的消息,陛下由于太过劳累,已经病倒在了中军御帐之中。”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如约更了,晚上,肯定还有第三更,甚至是第四更。兄弟们,月底了,月票留着干嘛呢鼓励下司空吧。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