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魏相公家的大管家带着名刺上门,说是魏家老太君身体很不好,想请您过去瞧瞧。”

    李中易刚从军营回到家中,就听李小九禀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魏仁浦,想请他去魏府瞧病。

    “将明,你怎么看”李中易含笑接过李云潇手中的帖子,并没有马上看,而是扭头询问左子光的看法。

    由于,左子光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干。李中易也不敢把他留在灵州,所以,带着他回了开封城。

    左子光跟着李中易进京之后,不想在开封府衙内混日子,闹着要去军中。

    李中易当时是权知开封府事,已经失去了禁军的兵权,他只得将左子光安排在了京师厢军左厢,任副都指挥使兼第一军都指挥使。

    京师厢军人数众多,总员额超过了四万人,只是,厢军的战斗力,异常低下。

    平日里,这些厢军几乎没有接受过象样子的军事作战训练,而且,其中的很大一部分,被达官贵人们私下里借了去,负责看家的护院,打扫庭院,甚至帮着做生意。

    左子光咽下嘴里已经嚼烂的茶叶末,笑道:“以学生之见,恐怕是这位魏相公,知道了某些不可告人的机密”

    李中易瞥了眼左子光,点点头,说:“魏相公虽然只是次相,毕竟在政事堂多年,知道一些内幕消息,实属正常。只是,他和禁军将领一向无甚瓜葛,会是什么事呢”

    左子光忽然轻叹一声。说:“北伐大军中出了的大事,只要不是消息闭塞的人。都应该有所耳闻才是。如果学生所料不错的话,值此非常时期。魏相公恐怕是想和老师您做一笔大大的交易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陛下没在京中,次相和副相私下里的见面,就算是理由光明正大,不怕旁人非议么”李中易继续追问左子光,有心考较他一番。

    左子光撇了撇嘴,皱眉说:“您是神医,魏相公身份尊贵,请您去瞧病,旁人即使想说闲话。也找不到由头。”

    李中易背着手,笑道:“请注意,我也是当朝副相,令人羡慕和眼红的参知政事哦。”

    “嘿嘿,以陛下的手段,魏相公家中,怎么可能不藏有朝廷的耳目呢”左子光耸了耸肩膀,“魏相公也不是一般人,对于朝廷的眼线。他应该有所察觉才对。也许,和咱们家中一样,即使明知道某些人是朝廷的耳目,却故作不知罢了。”

    见李中易只是笑而不语。左子光接着补充说:“值此关键时期,朝廷的眼线近不得您的身边,如果学生所料不错。符贵妃应该很清楚内情,所以。梅兰竹菊四婢”故意停了下来。

    李中易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突然问左子光:“你的勇锐营,训练得差不多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左子光搓了搓手,装出憨厚的笑容,略显尴尬的说:“跟着您练兵练上了瘾头,唉,成日里就是闲不住。学生不过是一时手痒罢了,操练儿郎们耍子,人数也很少,区区八百人而已。”

    李中易轻叹一声,嘱咐说:“京畿乃是首善之地,朝廷重兵云集,你少量练一些厢兵倒也不妨事,毕竟维护城中安定,厢军也有责任。只是,凡事不可过度,否则,只怕是我,也救不得你,懂么”

    左子光这个小子,胆子奇大无比,异常的心狠手辣,为了达成目的,他啥事都敢干。

    李中易担心他的轻举妄动,导致局面不可收拾,故意狠狠的敲打了一番。

    左子光笑嘻嘻的说:“老师,学生又不是笨蛋,我手下的这些厢军,冲破天去,也不可能超过千人。要知道,数百人,和上千人的意义,完全不同呢。”

    李中易没好气瞪着左子光,厉声喝道:“别以为你的小聪明,就瞒得过明眼人。如果不是太子殿下需要我出手相救,朝廷的处境又异常艰难,你就算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左子光知道李中易动了真怒,他赶忙端正态度,一本正经的说:“请您放心,没接到您的亲笔密信,学生一定循规蹈矩,让人挑不出半分毛病。”

    “你这段时日,就留在军营之中,哪儿也不许去。”李中易缓了口气,断然限制了左子光的活动余地。

    “喏。”左子光本就是智计百出的家伙,他当即听出李中易的话里,隐藏着两层意思。

    其一是,管好手头的厢军,危急的时刻,手上多一支强兵,胜算就多好几分;

    其二是,告诫左子光,很多事情是不能靠耍小聪明,就可以蒙混过去的,必须有战略大智慧。

    北伐大军出现异动,乱局未明之前,一动绝对不一静,要沉得住气,以免替他人做了嫁衣裳。

    李中易摆摆手,板着脸说:“你手下的厢军,只能减少,不许多增一人。请注意,这是命令,不是在和你商量。”

    “喏。”左子光昂首挺胸,行了个标准的捶胸礼,大声说,“遵命。”

    等左子光走后,黄景胜悄悄的来了。

    两人刚一见面,黄景胜就说:“三弟,所需的银钱,全都准备好了。而且,按照你的吩咐,一部分银钱,已经转移出京,安置在了约定的安全地点。”

    李中易见黄景胜又想把帐本递到他的手上,赶紧连连摆手,说:“大兄,你就别和我来这套了,我现在哪有闲工夫看这些数目字”

    黄景胜知道,李中易对他和王大虎,都是异常的信任。可是,本着亲兄弟明算帐的基本原则,黄景胜依然十分坚定的把帐本,摆到了李中易的面前。

    “你我虽不是亲骨肉,却比亲兄弟还要亲近,银钱之事,你也不必再劝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没有规矩何成方圆”黄景胜的眼界已经不低,说的话非常在理。

    黄景胜的官位虽然不显,由于常年和宫里做生意,他如今也是手眼通天的大周第一皇商,过手的银钱,就如同扬子江底的沙粒一般,数不胜数。

    李中易也知道说服不了黄景胜,他只得无奈的摇头,说:“我说不过你,也拗不过你,唉。”

    黄景胜微微一笑,说:“按照你的吩咐,咱们暗中筹集的粮草,已经储存到了计划之中的那几个地方。只是,由于粮食的数量太大,如果储存的时间过久,就很有可能被人发觉。”未完待续

    ps:前两天忙得要死,今天至少三更,甚至是凌晨补上第四更,请兄弟们谅解司空的无奈。再次说明一下:本书是买断的,只要码了字,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司空绝对不可能tj的。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