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尽管已经料到北伐的大军可能出事,还是不禁猛抽了口凉气,颤声道:“莫非是陛下”

    李中易既没点头,也没摇头,他淡淡的一笑,说:“二兄,很多时候,时机异常重要。”

    王大虎拧紧眉头,沉思片刻,忽然笑道:“老虎自己不倒下,谁先动手,谁就要倒大霉。”

    “石守信那边,有什么可疑的动静”李中易细细的咀嚼着嘴里残余的一片茶叶。

    王大虎摇了摇头,说:“石家和往日一样,每日饮宴不休。”

    李中易点点头,他心里有数,这应该是柴荣可能病重的消息,还没有传入开封城的缘故。

    客观的说,只要柴荣没有倒下,包括赵老二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李中易决定不了柴荣的生死,可是,真到了那一天,他会毫不犹豫的维护自己的根本利益。

    人活着,总要有所追求,有所抱负

    赵老二当上了皇帝,固然文教兴盛,不滥开杀戒,优遇士大夫。可是,大宋朝却太过重文轻武,严重偏了科,导致崖山之后无中国的汉人惨剧。

    另外,李中易早已是大周首屈一指的名帅,赵老二一旦当上了皇帝,第一个要削去兵权的,恐怕就是他李某人。

    咳,李中易今年才二十来岁,他又精通医术,擅长保养之道。一旦,寄人篱下,失去权柄。失去干事的根基,漫长的未来几十年混吃等死的奢侈生活。岂能满足得了

    元朗兄,你若是想当皇帝。且先过了李某这一关

    只要一想到,赵元朗怎么对待石守信这个铁杆兄弟,改朝第一功臣的命运,李中易就不寒而栗。

    前车之鉴,不可不察

    “二兄,你抓紧时间布置下去”李中易小声叮嘱了好一阵子。

    王大虎听完之后,不由眼前一亮,刻意压声音,笑道:“此所谓未雨绸缪是也。”

    李中易摇了摇头。说:“二兄,说句心里话,咱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静观其变。如果,没有接到加密的书信,切切不可轻举妄动。”

    王大虎郑重其事的点着头说:“三弟,你就放心吧。我有自知之明,我虽然做不到临机决断,每逢大事有静气。还是有把握的。”

    李中易满意的一笑,王大虎长年从事暗中活动,熟悉个中的厉害。再加上,李中易根据电视剧里的各种狗血间谍剧情。亲自制订的各种秘密活动的规则,除非老天不帮忙,问题其实并不大。

    送走王大虎后。李云潇推门进来,小声禀报说:“爷。杨烈那边传来了消息,羽林右卫第三军都指挥使何云祥。今日请了事假,说是他们家老太公病了。杨烈请爷的示下,批还是不批”

    李中易眯起两眼,他宁愿相信这是巧合,可是,脑子里始终挥之不去的却是:留守京城的石守信,八成是得了赵匡胤的机密消息。

    以赵老二殿前司副都点检的崇高地位,要想给老赵家,以及义社十兄弟们,送几封快马私信,可谓是易如反掌。

    李中易想到这里,不由一阵头疼,跟随柴荣北伐的朝廷重将之中,却没有一个是他可信的政治盟友。

    到了关键时刻,早半个时辰,提前知道内幕消息,就可以占据很大的上风。

    李中易默默的想定之后,淡淡的说:“百善孝为先,京畿左近又无大事发生,我怎么可能不批准呢你亲自去告诉来人,让廖山河今晚混进城中,我在老地方见他。”

    “喏。”李云潇虽然不知道内情,可是,凭他跟随李中易身边多年的阅历,他已经意识到了,诸多不同寻常之处。

    “爷,符贵妃赏的几个婢女,如何安置”李云潇苦着脸说,“唐娘子要留她们在身边,可是,她们四个却说,娘娘吩咐了下来,让她们贴身侍候爷,否则”

    李中易笑眯眯的望着李云潇,说:“否则就要小命难保”

    李云潇苦着个脸,点头说:“啥事都瞒不过爷的法眼。”

    李中易舒展开右手的五指,轻轻的叩击着书案的桌面,发出轻微的咚咚声。

    “呵呵,我李家的规矩和宫中不同,你且去传我的话,让她们先跟着大娘子学学规矩。”李中易心中颇为不悦,另外也带有几许的无奈。

    值此非常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符贵妃还真是会给他添乱呢。

    “喏。”李云潇话音未落,就听见李小九禀报声从窗外传来,“爷,宫里来人了,给梅兰竹菊四婢送来了好多的绫罗绸缎,以及金银铜钱,各类赏赐简直堆积如山。”

    李中易不禁哑然一笑,小符贵妃真会见缝插针,给他上眼药的本事,绝对是超一流水准。

    “潇松啊,夜猫子进宅,不好办呐。”李中易觉得有趣,故意想逗一逗李云潇。

    李云潇抓着脑袋,吱吱唔唔的说:“爷的身边私事,小的不敢多嘴多舌。”

    “呵呵,潇松啊,你的家早就安置妥当了,也该把妻儿接到身边来了。”

    李云潇跟着李中易东征西讨,因为军功卓著,早就混了个好功名。李中易兼任羽林右卫都指挥使之后,李云潇摇身一变,成了牙内亲军指挥使,全权掌管李中易身边的安全事宜。

    “爷,小的暂时还不想接婆娘和娃儿过来。”李云潇呶嚅着嘴唇,小声说,“小的只想一心一意的跟着您实心办差。”

    一股子暖流淌过李中易的心田,这么好的小伙伴,上哪里去找呢

    李中易站起身子,走到李云潇的身前,抬起右手,轻轻的在他的肩上拍了两下,笑眯眯的说:“那就纳一房美妾吧。你已经偌大年纪了,仅有一子而已,家中人丁也太过单薄了一些。”

    面临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李中易尽管提前知道了历史的走向,但是,就连南唐都敢派兵主动进攻大周,难保不会出现:全新的变故

    “爷,小人不纳妾,否则对不住娃儿他娘。”李云潇脱口而出的一席话,却令李中易感觉到,老脸发烫。

    唉,多好的兄弟啊,不像他李某人,外面藏着个百媚千娇的费媚娘,家中更是美妾如云,种马的小日子,过得异常滋润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