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蜀衣明明看见李中易的身后,站了四个腿长腰细,身段苗条,狐媚得不像话的美婢,却只当没瞧见一般。

    “爷,累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叫芍药过来,给您敲敲腿”唐蜀衣露出甜甜的笑容,一边利索的替李中易更衣解带,一边提出了极具诱惑力的建议。

    自从李中易从西北回到开封之后,芍药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不仅伶俐了许多,而且,居然学会了按摩的手法。

    以李中易的绝代中医的眼光,芍药按摩时的技法,自然是稀松平常,不足为奇。

    如今的芍药不仅改了性子,而且,认真学习取悦男人的小手段,李中易是个念旧的人,他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是满意的。

    家和万事兴。李中易从来不指望他的女人们,可以团结一心,和睦相处。

    李中易的后宅之中,男人只有一个,女人却成堆。别的且不说,雨露的分配,就不可能平均。

    对于后宅的女人,李中易其实要求并不多,其中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不管多大的矛盾,都不许闹得表面化。

    这个时代,不管是豪门望族,还是小门小户,已婚的主母或是妾室若是无子,脊梁骨都会被戳烂。

    芍药跟在李中易身边的日子,已经不短了,膝下至今无子,难免会五心烦躁,六神不定。

    “嗯,叫她来吧。”李中易一念及此,心肠顿软,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唐蜀衣的提议。

    等李中易换好一袭家常的便服,躺到摇椅上喝茶的时候。芍药拍马赶到。

    “爷,重不重”芍药握紧小拳头。很有节奏的敲打在李中易的腿上。

    李中易微微一笑,抬手勾在芍药的下巴上,说:“敲得不错,继续保持下去。”颇有些花花恶少的派头。

    芍药的俏面微微一红,小声说:“只要爷满意,奴家做什么都愿意。”

    晃眼间,李中易忽然察觉到,长得原本就很标致的芍药,已是熟透了的女子。臀翘胸挺,皮肤嫩白,眉眼间充斥着勾人犯罪的春意。

    李中易喝茶的时候,芍药机警的左右看了看,发现无人注意到她,她咬紧芳唇,把心一横,立即做了一个异常大胆的动作。

    嗯,什么情况李中易还没放下茶盏。就觉一只小手,抖抖索索的从他的儒衫下摆的缝隙里边,钻了进来,并且一路向上。

    咳。好一个色胆包天的美娇娘

    李中易是个十分正常的成年男人,确实也挺好色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抢,抢不如抢不着的坏毛病。李中易也不例外。

    到了李中易这种身份地位的实权派,说句丑话。除了极其有身份的女子之外,他惦记上的美女,基本都可以弄到手。

    也许是见李中易一直没有吭声,芍药的胆气陡然一壮,颤动着右手,捉住了李中易的命门。

    虽然早就享用过芍药鲜嫩的躯体,别样的刺激,依然令李中易感觉到兴奋。

    李中易勾起芍药的下巴,将她的唇引到嘴边,轻轻的啄了一口,戏谑的一笑,说:“胆子见涨,色心变重,不会已经湿透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芍药羞得俏面,飞起朵朵红云,腻声道:“爷,自家的上好水田,可别荒芜了,时不时的要深耕一番哦。”

    李中易乐得哈哈大笑,原本有些惹人厌的芍药,竟然变得如此的有情调,着实令人没有想到啊。

    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过后,满面潮红的芍药,拼尽残余的一点力气,两手勾在膝弯处,用力的向下拉拽,不顾羞涩的力图保持腿心向上的姿势。

    李中易单手枕在脑袋下边,笑眯眯的望着芍药,调侃道:“这一下,上好的水田,应该肥沃多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芍药轻轻的娇喘着说:“若是每天施一次肥,就更好了。”

    李中易哑然一笑,宅内的女人实在不少,他不可能专宠芍药一个人。

    芍药虽然没有明说,李中易心里却有数,家中新多了四个小符贵妃赏的美婢,她的危机感应该已经爆了棚。

    沐浴更衣之后,李中易换了身干爽的绸衣,神清气爽的坐进了书房。

    不大的工夫,李云潇领着王大虎来了,李中易起身,含笑临门相迎。

    “都是自家兄弟,三弟何必如此外道”王大虎心里异常满意,嘴上却埋怨个没完。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二兄比我年长,小弟理应尊而重之。”

    黄景胜和王大虎,都曾经在李家最危险的时候帮过李中易的大忙,彼此之间是正儿八经的患难之交。

    李中易虽然好色,却一直信奉一条基本的做人原则: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所以,三人一起来了大周之后,李中易找了个合适的时机和借口,和黄景胜、王大虎结拜为生死弟兄。

    三人共同誓言:同富贵,共患难,生死不离

    如今,黄景胜替李中易管着钱庄与逍遥津集市,等商业捞钱的买卖。

    王大虎则始终潜伏在暗中,时刻警惕着开封城内的风吹草动,一举一动。

    不夸张的说,黄景胜和王大虎两个人,现在已经成了李中易须臾不可或离的铁杆兄弟。

    “三弟,我们派在霸州和雄州的两个眼线,已经超过两日没有音讯了。”王大虎掩好房门,凑到李中易的耳旁,小声说了最新的一个情况。

    “当真”李中易当即觉得心跳严重加速,他微微攥紧拳头,下意识的反问王大虎。

    王大虎这还是第一次见李中易显露出,些许沉不住的迹象,他立即意识到,出大事了

    “据我们派在大名府的眼线回报,三日前,官军突然封锁了去幽州的各个咽喉要道,禁止任何人北上。”王大虎皱紧眉头,沉吟片刻,接着又说,“以前,官军捉住了犯禁的商贾或百姓,一般都户交给地方官处置。这一次,官军捕了人后,竟然直接都砍了脑袋。”

    “三弟,局势好象不妙啊”王大虎抬眼仔细的盯在李中易的身上,希望和往日一样,获得令人心服的答案。

    李中易却一反常态的并没有马上给出说明,他的背着手,绕着室内连续转了三圈,突然停下脚步,小声说:“只怕是大军之中,已经出了大事啊”未完待续

    ps:顶风作案,躲在办公室里,关紧房门,终于提心吊胆的加了更,求月票的鼓励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