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小符贵妃出人意料的果决,政事堂联合枢密院,正式发布军令:由开平郡王李琼挂帅,慕容延钊和韩通分任副帅,起兵八万,迎头痛击南唐的来犯之敌。

    决定了统帅的人选之后,调动兵马的事宜,也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按部就班的进行便可。

    散班之后,李中易默默的跟在王溥的身后,朝殿外走去。

    慕容延钊虽然走了,可是,石守信却依然留在京城之中。

    李中易的心里非常明白,小符贵妃和范质,把石守信留在京城之中,其实是为了让石守信和他彼此制约,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帝王心术的要诀,就在于,毋使众人合而谋我

    这就需要权力的互相牵制,彼此都有顾忌,皇帝这才可以睡几个安稳觉。

    对于石守信的留守开封,李中易其实抱着没所谓的态度,只要羽林右卫牢牢的掌握在他的手上,谅石守信也不敢妄动。

    李琼的耳目消息异常之灵通,他一得知内幕之后,当即把嫡长孙李安国叫到了身前,抚着白须说:“汝李叔父是个非常讲情谊之人,老夫率军离开京师之后,你一定要竖起耳朵,好生盯着开封城内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务必暗中报于你李叔父知晓,明白么”

    “就算祖父您不说,每天都有街巷里弄的各种小道消息,送去李叔父那里。”李安国被李中易捏着许多的把柄,只得乖乖的上道。

    李琼抚着白须,哈哈一笑。说:“你父亲总是骂你是个混球,老夫却知道。你是小事糊涂,大事却精明着呢。”

    李安国笑嘻嘻的说:“还是祖父您老人家了解孙儿。孙儿向来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杀无肉,剐无皮,死猪不怕开水烫。”

    李琼笑眯眯的说:“你若是太过能干了,咱们家也许就危险了。”

    李安国望着李琼,小声说:“祖父,这些年,咱们家如履薄冰,日子确实一天比一天难过。现在好了。有李叔父的力挺,咱们老李家总算是快要熬出头了。”

    “呵呵,算你还有些小聪明。”李琼异常欣慰的抬手摸了摸李安国的脑袋,爱怜的说,“老夫原本以为,我李家从此就要败落下去了。不曾想,你个傻小子竟然入了李无咎的法眼。”

    “嘿嘿,如果不是辈份问题,老夫真想把你妹妹嫁给李无咎。让他做你的妹婿。”李琼忽然叹了口气说,“当然了,这事若想做成,还必须陛下点头。”

    李安国眨了眨眼。说:“祖父,以孙儿之见,只要咱们两家同气连枝。互相鼎力帮衬着,他做不做得成您的孙女婿。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碍。”

    李琼仰面哈哈大笑起来,连眼泪都迸了出来。“好,好,好,吾家后继有人矣”

    大军出征,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由于柴荣处心积虑的想要南征北讨,所以,在南北的各个军事重镇,都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军器和辎重。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里,李琼忙得脚不点地,点将调兵,筹划出战的方略,一应事宜都需要他统筹安排。

    两天后的一个深夜,李琼伪装成仆人,悄悄的来到了李中易的内书房之中。

    书房外面,由李云潇亲自带人负责守卫,屋顶之上,埋伏着不少的神弓手。

    两个时辰之后,李琼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李家大宅,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李琼的大军,很快就出兵南下,誓要灭掉猖狂的林仁肇。

    等李琼走后,国舅爷符昭信的骑兵部队,被立即调进了开封城,就驻扎在了皇宫的附近。

    李中易得知消息后,沉默了半晌,嘴角突然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李云潇眨着眼睛问李中易:“爷,您笑得令人让人看不懂啊。”

    李中易哈哈一笑,说:“你看不懂,这就对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南北两线的军报,每天都如同雪片一般,送进开封城内。

    北线的进攻,由于大周的主力尽出,进行的异常顺利。十日前,大周的军队,已经拿下了易州、莫州和瀛州,以及瓦桥、益津二关的雄州和霸州。

    李中易掂起手里的军报,仔细的盘算了一番,到目前为止,柴荣已经达成了历史上的北伐成果,获得了三州三关之地。

    契丹的南京留守萧思温,此前被大周的主力部队,杀得大败,目前就躲在南京幽州城中,坚守不出。

    李中易掩上军报,心脏猛的跳动数下,如果历史的走向没有出现偏差的话,天,恐怕就要变了

    “爷,杨烈来了。”李云潇推门进来,轻手轻脚的走到李中易的身旁,小声禀报了,羽林右卫都虞候杨烈悄然到来的消息。

    “白行,封丘门,有把握么”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的这个得意弟子,问出了至关重要的问题。

    杨烈并没有急着回答李中易的问题,他捧起桌上预备好的凉茶,仰脖一饮而尽。

    “嘿嘿,我和老廖已经暗中在凌晨,组织过不少次的爬城行动。”杨烈眯起两眼,显得成竹在胸,“只要到时候,城上没有重兵把守,咱们的人占领城门,易如反掌。”

    李中易点点头,又问杨烈:“赵元朗布下的那颗钉子,丝毫也没有察觉你和晓达的暗中行动”

    杨烈微微一笑,说:“各自闭营之后,守门的兄弟都是咱们的人,而且,我和老廖都没有走营门,而是带人翻墙出去的。”

    李中易再次点头,郑重其事的叮嘱说:“如果没有看到焰火的通知,切忌轻举妄动。”

    杨烈操起茶壶,索性凑着壶嘴,将茶水一气喝尽,反手抹了把嘴角的茶渍,这才笑着说:“您就就放心吧,自从驻扎在了这开封城北之后,城里的大街小巷,早就制作出了详图。”

    李中易看过杨烈亲手画的图,的确是纤毫毕现,一览无余。

    “白行,一旦接到号令之后,千万不可手软。”李中易郑重其事的盯在杨烈的脸上。

    杨烈冷笑道:“无论是谁,胆敢犯上作乱,直接宰了喂狗。”

    处于谨慎的原则,李中易即使暗中安排了许多的事情,却也没有透露出真正的底细。只是托词,张永德和赵老二很可能有异动罢了。未完待续。。

    ps:  两更送上了,月票支持下哈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