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发觉,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嘿嘿,李谷真是阴险毒辣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中易微微低头,茶盖撇茶沫,一小口一小口的啜茶,然后,轻轻的将茶盏放回到茶几子上。

    杨炯见李中易的目光撒过他的身上,他当即明白,这位李参政是想让他续茶。

    续,还是不续杨炯很有些迟疑不决,这都啥时候了,李中易还有心思喝茶

    不过,当杨炯看见范质微微颔首,这才从后排走到李中易的身旁,亲自替他续了茶汤。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等杨炯续过茶之后,李中易将茶盏捧到鼻前,轻轻的嗅着散发出清香的茶汤,甚至连两眼都微微的闭上。

    视若无睹,置若罔闻,举重若轻,类似的形容词,在魏仁浦的脑子里,走马灯似的不断变换。

    杨炯的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李中易的背影,在政事堂内伺候相公多年的他,还从未见过,像李中易这般沉稳的宰执。

    对于李谷的含沙射影,老于官场的魏仁浦心中十分明白,只要李中易开口辩驳,就等于是自我对号入座,给了李谷连绵攻击的绝佳借口。

    可是,年纪轻轻的李中易,稳如泰山,巍然不动,仿佛李谷攻击的是隔壁的王二麻子一般,他只当没有听见。

    如此厉害的小子,又是深受太子信任的东宫之师,将来的前程,岂可限量

    “咳。蜀主孟氏小儿,乃是昏聩无能之辈。就算孟氏小儿敢出兵。又何妨蜀军靠着巴山蜀水的天险,守着那么点小地盘。进去很不容易,出来更难。”

    魏仁浦想定之后,基于对李谷的固有恩怨,决定再次出手,帮李中易度过难关。

    在政事堂内,杨炯没有说话的资格,他只是默默的盯在魏仁浦的身上。

    魏仁浦和李谷不和,杨炯早已知之,这种状况也是他的恩主。首相范质所乐见的理想状态。

    两个次相之间,闹意见,导致严重不和。身为首相的范质,正好可以居中调和鼎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左右逢源。

    可是,自从李中易登入政事堂之后,魏仁浦往往以为斗争李谷的需要。主动站到了李某人的那一边。

    这么一来,两位次相,一位副相之间,也就形成了二比一的。对李谷非常不利的局面。

    到这个时候,范质再想左右逢源,已经不太可能

    范质面对的难题是。他如果帮了李谷,就等于是和李中易以及魏仁浦越走越远。政事堂内就会形成,二对二的尴尬局面。

    反过来说。如果范质站到了李、魏的这一边,那么,李谷在政事堂内呼风唤雨的好日子,肯定会走到了头。

    杨炯熟知恩主的心思,他瞥了眼李中易,又看了看魏仁浦,心中不由暗暗一叹,毋使众人合而谋我,这恐怕才是陛下把李中易塞进政事堂内的根本目的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李中易不接李谷的招,魏仁浦又主动站出来替李中易帮了腔,王溥想看好戏的愿望,彻底的落了空。

    王溥被贬出政事堂,已经长达两年之久,他每时每刻,都想重登政事堂。

    枢密使,地位等同于次相,这不过是说得好听罢了。由于柴荣始终牢牢的掌握着至关重要的军权,王溥这个管军政的枢密使,手上的权力其实很有限。

    在大周朝,表面上看似东府和西府对峙,互不统属。可是,随着政事堂的权力不断的扩张,并且渐渐介入到军事的领域,王溥这个枢密使的地位,越来越不值钱了。

    站在王溥的立场之上,只有政事堂内的诸位相公们,陷入到彼此恶斗的状况之下,他才有机会重登东府的堂奥。

    “若是蜀主若真出兵攻我大周,那么,如此重要的军议,有些人恐怕需要回避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王溥想了又想,终于决定,站到李谷的一旁,让政事堂的内部矛盾,闹得更凶悍一些。

    原本,杨炯以为,针对王溥几乎指名道姓的指责,李中易应该有所动作和反应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可是,杨炯发现,李中易始终保持着沉默,仿佛就坐在他自家的后花园之中,惬意的品鉴着茶香的等级。

    李中易早就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始终不离他的左右。嘿嘿,想看着,就看着呗,让你们看个够

    实际上,李中易早就打定了主意,值此非常时期,所有的含沙射影,他都懒得搭理。

    即使不扩大手头的军权,李中易也要确保羽林右卫,也就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破虏新军,被他牢牢的掌握在手心里。

    乱世草头王,有枪的才是大爷

    非常时期,万言万当,绝对不如一默

    李中易轻轻的将手里的茶盏,摆到茶几上,泰然自若的用眼神示意杨炯,该换茶了

    杨炯暗暗叹息不已,同时,也对李中易的涵养和城府,有一个迥然不同的崭新认识。

    等杨炯换好了茶汤之后,李中易微微闭上双眼,只要范质不发话,他绝对不会说半个字。

    政事堂内,说是群相制,其实,首相范质却始终掌握着议事的流程。

    哪些事情可以讨论,哪些事情不适宜商议,在政事堂内,只有范质说了才算数。

    范质瞥了眼稳如泰山的李中易,含笑问枢密副使杨廷贺:“杨枢使,如果蜀主孟氏也出了兵,应该如何应对”

    杨廷贺的视线扫过李中易的身上,不动声色的回答说:“范相公,在下以为,蜀军出川,路途异常遥远和艰险。咱们只须下令沿途各个州县严防死守,便可迟滞蜀军的进攻时间。蜀军劳师远征,必定不耐久战,待磨掉蜀军的锐气之后,朝廷大军再掩杀过去,或许可以在蜀境之外,歼灭其主力兵马”

    杨炯起初不明白,范质为何越过众宰执,询问杨廷贺的意见。

    在听了杨廷贺的意见之后,杨炯这才恍然大悟,敢情,王溥想挑起政事堂陷入恶斗的险恶用心,早就被范相公看破。

    杨廷贺与王溥的不和,朝臣之中,几乎无人不知。

    范质特意抬举杨廷贺的举动,其实是在暗中警告王溥,王齐物,你也不看看,政事堂是谁家的地盘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