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走进政事堂的时候,两府的宰执们,无一例外,全都在座。

    无视于两府重臣各自不同的目光,李中易不慌不忙的迈着四方步,走到范质的跟前,拱手说:“范相公,在下一接到消息,就马上赶了来,却不料依然来迟了。”

    范质摆了摆手说:“无妨,李参政快快请坐。”他的视线友有意无意间掠过李谷的身上,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颇有些看不上李谷的狭隘心胸。

    李中易这个参知政事,虽然不坐班,不轮值,没有签押权,可是,却有重大事务的参与权和建议权。

    站在宰相的高度之上,李谷的所作所为,无疑已经落入了下乘,为人所不耻辱。

    和往常一样,李中易慢条斯理的坐到了枢密使王溥的身旁,保持着眼观鼻,鼻观心的姿势,静静的等待下文。

    “诸位相公、枢相,今日请主公来此议事,主要是为了”范质慢吞吞的把事情的经过,完整的述说一遍,“请诸公畅所欲言。”

    李中易听清楚了来龙去脉之后,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坏事情都赶在同一时间爆发

    局势,比李中易想象之中的情况,还要糟糕得多

    契丹人虽然在内战之中,可是,西京道留守耶律胜,依然拼凑了三万骑兵给拓拔彝殷,领军的大将乃是耶律敌禄,此人的汉名为:杨衮。

    不过。后世的民间演义,却错误的把耶律敌禄。误为金刀令公杨继业的父亲。

    杨继业,也就是杨业。原名崇贵,他的老爹可不是杨衮,而是前麟州刺史杨弘信。

    历史上,杨家将归宋之后,因为宋太祖赵老二的亲爹,名为赵弘殷,所以,杨家为了避讳,被迫将已经故去的杨弘信。改为杨信。

    目前,耶律敌禄和拓拔彝殷,已经率军从胜州南下,目标直指折家的老巢,府州。

    耶律敌禄的契丹铁骑南下,直接让柴荣牵制北汉的战略目的,彻底落空,西北诸州全线告警。

    南唐现任国主李璟,也就是后主李煜的亲爹。当初为了避开南唐信祖的名讳,改名为李景。

    也不知道李景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派了清淮军节度使林仁肇,率军八万北上。欲图收复被大周抢去的江淮十三州之故土。

    林仁肇,不愧是南唐第一名将。据刚刚传来的消息,林仁肇已经攻破颖州今安徽省阜阳市。一时间声势大涨,导致大周的南面腹地全线告急。

    由于。柴荣统帅主力大军北伐,现在。大周同时与三个敌人作战,形势异常险峻。

    由于李谷的暗中下绊子,李中易是最后才到的政事堂,得知消息也最晚。

    尽管范质再三发问,却始终无人主动站出来表态,整个政事堂的议事厅内,陷入到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李中易心里想的很清楚,西北方向其实并无大碍。郭怀率领的灵州军,是李中易一手训练出来的精锐部队,战斗力惊人。

    郭怀用兵,进取可能不足,防御却是一把好手。而且,灵州军中,颇多骑兵。

    如果,战局不利,郭怀还可以征召党项各部落的前奴隶兵参战。这些奴隶兵,在李中易的手上,尝足了甜头,怎么可能舍得放弃已经落袋的巨大利益,继续给拓拔彝殷当奴隶呢

    只要,郭怀稳打稳扎,耶律敌禄就不敢轻易的深入,大周的西北腹地。

    由于契丹人的内乱,导致燕云地区,契丹人的力量异常之薄弱。

    柴荣只要不因慌乱而临时撤兵,此次北伐必定会获得晚唐以来,中原王朝对契丹人最大,也是最辉煌的胜利一次收复三州之地,十万之民。

    李中易思来想去,最终,把目标放到了南唐名将,林仁肇,林虎子的身上。

    历史出现了重大的偏差,原本生性懦弱,毫无治国之才的南唐中主李景,竟然有胆子主动进攻兵强马壮的大周,确实出乎于李中易的意料之外。

    枢密院主管军事,范质等了半天,却没见人主动站出来说话,他只得直接点了枢密使王溥的名,“不知,王枢使有何高见”

    随着范质的发问,李中易分明听见,议事厅内,隐隐传来长长的吁气之声。

    李中易暗暗好笑,平日里,这些自命不凡的文臣们,为了争权夺利,惟恐没有说话的机会。

    现在,整个帝国三面受敌,至少在表面上,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这些文臣们却三缄其口,生怕惹火烧身。

    据李中易自己的粗浅记忆,五代、北宋时期的文臣,少有知兵之人。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赵老二的心腹,那位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赵普,其实是五代末期,最会玩弄权术的阴谋家,也是最懂军事的文臣之一。

    只不过,如今的赵普,地位异常低下,根本轮不到他登上台面。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魏仁浦,瞥了眼一直低头喝着清茶的李中易。

    魏仁浦心里有些奇怪,带兵征服过高丽国,捣毁了党项人老巢的李无咎,竟然一言不发,这是为什么呢

    首相范质不顾李谷的反对,把李中易给叫了来,肯定不是请他来陪坐这么简单。

    魏仁浦思虑再三,原本微微转动的眼珠子,猛然定住,范质的想法,恐怕是想先晾一晾李某人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这位魏宰相,越想越觉得他没看错,老谋深算的范质,岂能不知道,文臣治天下,武夫打江山的道理

    在场的两府文臣们,没有一个人,曾经带过兵,打过仗。若要靠这些人出主意,咳,胡说八道一通倒也罢了,最要命的却是:乱出馊主意。

    王溥不通军务,他却明白官场的奥妙,既然被范质点了名,他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的说:“以某家之见,不如分遣大将,率军进击各路之敌。”

    魏仁浦没好气的翻着白眼,咳,还真是个大大的馊主意啊

    李重进回到老巢之后,一直招兵买马,磨刀霍霍,其目的,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谁人不知

    分遣大军进击,说得很轻巧,老家开封城,难道不要了么

    对于王溥的建议,范质不置可否,他又问次相李谷:“李相公,你意如何”

    李谷看了眼一直低着头的李中易,犹豫了片刻,淡淡的说:“我担心,蜀主也会发兵。到那个时候,若有人里应外合,我大周必定危在旦夕。”

    魏仁浦猛的倒吸了口寒气,好一个李惟珍,这一口,实在是咬得既狠,且毒,异常精准呐未完待续

    ps:昨天回晚了,只睡了两个小时,凌晨五点起床,赶紧补更了,请兄弟们见谅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