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望着满面怒容的柴玉娘,心中不由暗暗一叹,被惯坏了的金枝玉叶,就是这么任性

    其实,李中易也知道,柴玉娘确实是真心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只是,李中易打心眼里,不想和柴玉娘有任何瓜葛。

    李中易是未婚的成年男子,柴玉娘是未婚的皇家公主,一旦柴玉娘的名誉受损,柴荣不可能放过他李某人。

    到那个时候,李中易除了娶柴玉娘之外,恐怕别无选择

    这柴玉娘长得确实是异常标致,可是,李中易又不是没有见过绝色美女的乡下佬。

    俗话说得好,低门娶妇,高门嫁女,确实是非常有道理的。

    以柴玉娘的尊贵身份,只要嫁进李家,嘿嘿,李达和以及薛夫人非但摆不出公婆的架子,反而在见到柴玉娘的时候,需要大礼参拜。

    这不是自己找虐么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下人突然来报,“禀参政,太子殿下使人来请您入宫。”

    李中易心想,这可真是磕睡遇上枕头,他恰好可以借机脱身。

    于是,李中易拱了拱手说:“公主殿下,微臣蒙太子殿下相招”

    没等李中易把话说完,柴玉娘微眯着两眼,冷冷的说:“本公主也有几天没见着六哥儿了,正好去看看他。”

    伺候在一旁的李云潇,圆瞪着两眼,楞楞的盯在柴玉娘的身上,老天,如此不顾尊贵体面的公主殿下。哪里找

    李中易瞥见李云潇那异常怪异的神态,他心里明白。李云潇肯定是想矮了

    实际上,柴玉娘虽然任性。却还算是比较重感情的女子。

    李中易救了柴玉娘一命,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柴玉娘却不想欠李中易的人情,楞是想要送钱送物,以表达诚挚的谢意。

    这是一个爱恨异常分明的女子

    李中易不想沾染柴玉娘这个大祸水,给点教训之后,见好就收,他拱手笑道:“多谢公主殿下的厚赏,在下都收下了。”

    李家,有的是钱财。即使李中易收下了柴玉娘馈赠的宅院金银之类的物事,回头找个理由,加倍奉还便是,没必要太过纠结。

    柴玉娘盛气而来,却狠狠的碰了李中易的软钉子,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毫无着力点。

    堵住了柴玉娘的嘴巴之后,李中易不敢耽搁,立即吩咐人套马牵车。他要进宫面见太子殿下。

    “哼,走着瞧。”柴玉娘嘟着樱红的小嘴,从瑶鼻之中冷冷的迸出冷哼之声。

    李云潇看得很清楚,柴玉娘虽然没再继续纠缠下去。可是,她的神态和表情,显然预示着。此事还没有完。

    送走了柴玉娘这个祸水之后,进宫的路上。骑在马上的李云潇,凑到车窗边上。小声提醒说:“爷,若是柴公主一直纠缠下去,那就很有些棘手啊。”

    李中易斜靠在车厢内的锦垫之上,他闻言后,不由小声笑道:“潇松啊,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世事太过无常呢。”

    李云潇有听没有懂,但他隐约察觉到,李中易的话里边,藏有莫大的玄机

    李中易既是当朝副相,又有柴荣御赐的紫金腰牌,进宫十分顺利,一路畅通无阻。

    由于柴宗训年纪尚幼,即使东宫早就建造完毕,柴荣也没舍得让他独自住过去。

    所以,和往常一样,李中易缓步踏入福宁殿,迎面就见小符贵妃和柴宗训,并肩坐在一块儿。

    果然如他所料,所谓的太子殿下相招,其实应该是小符贵妃想见李中易的托词罢了。

    宫妃不得擅自接见外臣,乃是历朝历代,固有的大内规矩,轻易触碰不得

    不过,小符贵妃身负担照顾太子的重任,借用柴宗训的名义,召见李中易这个太子之师,倒是没有任何的关碍。

    “师傅,孤的姨母突患重病,遍请了各地的名医,病情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日益加重。唉,孤五内俱焚,忧心忡忡。”柴宗训字正腔圆的话语,落入李中易的耳内,不禁倍觉好笑。

    柴宗训今年不过七岁而已,刚刚进学不久,却如此的咬文嚼字,老气横秋,显然是有人教过他。

    “殿下但有所命,臣断无不从之理。”李中易一本正经的望着柴宗训,作出了铿锵有力的回答,视线的余光却始终瞥着小符贵妃。

    身为皇族嫡脉,当今的太子爷,柴宗训固然比常人早熟许多,终究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哪里懂得那么许多

    “李卿,陛下、本宫和六哥儿,都信得过你。”小符贵妃说的话,很有水平,短短的一句话,就把李中易给套了进去。

    李中易心中有数,自从他的神医之名,传遍整个大周国之后,皇家的重要成员的身体健康,就再难和他脱得了干系。

    话虽如此,该有的架子,还必须端着,否则,李中易身怀的旷世医道绝技,岂不是白费了么

    要知道,太过轻易得到的东西,即使是稀世珍宝,也不会被人特别看重。

    “娘娘,国朝中医之道,浩瀚似海,微臣不过是略窥了一点皮毛而已,假如力有不逮,还望娘娘见谅。”

    对于符茵茵的病情,李中易在听了李达和的介绍之后,心里大致有了谱。

    但是,假如符茵茵所患的是卵巢性闭经,以现在简陋的医疗条件而言,咳,神仙也无救,李中易自然不可能把话说满。

    小符贵妃重重的叹了口气,说:“舍妹的命太苦,眼看着就要找个好婆家了,居然就”哀伤之情,溢于言表。

    李中易看惯了绝色的美女,却从没见过如此哀怨的表情,他的眼皮子,完全不受控制的连跳了数下。

    这可是柴荣的女人呐,李中易不敢多看,他装作思考的样子,把头一低。

    “师傅,小六求您了,救救小六的姨母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柴宗训毕竟是个孩子,他心头一急,居然失了礼数。

    “六哥”小符贵妃既觉意外,又觉得异常欣慰,可是,表面上却还需要按照皇家的礼仪,故意拖长声调,警告柴宗训的越矩言行。

    “师傅,小六正想去看望一下姨母,您现在就陪我去一趟好么”柴宗训突然跑下御座,死死的拉住李中易的袍袖,再也不肯撒手。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