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胜走后,李中易顺手将桌上的一叠情报,扔进了火盆之中。

    李中易瞥了眼渐渐烧成灰烬的资料,嘴角微微的翘起,黄景胜传来的情报,恰好印证了他此前的疑惑。

    柴荣率军出征之后,留守京师的禁军部队,看似异常平静,实则暗潮汹涌。

    赵匡胤虽然人在前线,可是,留守开封城的石守信等人,最近的活动异常频繁,且诡密。

    李重进不顾政事堂的反对,借口养病,躲回了他的地盘。

    据枢密院的密报,李重进回去之后,一直暗中招兵买马,意图晦暗不明。

    倒是张永德的举动,令李中易察觉到了,几许阴谋的气息。

    自从柴荣走后,张永德就托词身体不适,再也没有上过朝。而且,张永德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摆在人前的是,一副谨小慎微、与世无争的模样。

    嘿嘿,点检做天子,张永德背负着这么重的包袱,没被柴荣砍掉脑袋,已是万幸。

    事物反常即为妖,一直是李中易笃信的逆推逻辑

    张永德和赵老二之间的瓜葛,简直是,深不可测,令人大跌眼镜

    数年之前,张永德任殿前都点检的时候,赵老二就是柴荣安插在军中,监视张永德的亲信。

    除了李中易之外,包括柴荣在内,谁都料想不到,派去监视张永德的赵老二,居然和被监视的张永德,早早的就在暗中结成了同盟。

    反推回去。张永德和赵老二,都是聪明决顶之人。他们深深的懂得一个道理:狡兔死,走狗烹。

    李中易摸着下巴。微微摇头,养寇自重,才是最符合张永德以及赵老二根本利益的最佳选择。

    处理完毕正事之后,李中易正欲去看儿子狗娃,却见李云潇回来了。

    “爷,魏王府的符郡主,确实病了。”李云潇小声禀报说,“据老太爷所说,符郡主突然停了葵水。实在是世所罕见的怪病,实难立下定论。”

    李中易微微眯起两眼,这个时代的少女,一般十四、五岁的时候才来月事,和后世比起来,普遍偏晚一些。

    只是,未满十八岁的符茵茵,突然停了月事,李中易首先想到的就是。怀孕。

    不过,以李达和久任御医的丰富经验,绝不可能漏诊女子怀孕的喜脉。

    排除了符茵茵私通偷人的可能性之后,李中易暗暗摇头不已。如果。符茵茵是因为环境因素,引起的闭经,并不需要特别的担心。大致在半年之内,就可以恢复正常的月事。

    若是卵巢性闭经。或是垂体性闭经,嘿嘿。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来说,简直就是宣告了符茵茵,彻底丧失了生育的能力。

    对于名门望族来说,传宗接代,让家族的血脉不绝,乃是重中之重。

    百善孝为先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七出之条的第一条,就是女子婚配后三年之内,如果不能产子,男方完全有理由,一纸休书,就将聘妻赶下堂。

    得知了详情之后,李中易也就十分理解,老父亲李达和竟然在魏王府内,待了如此之久。

    以魏王符彦卿的身份和地位,符茵茵自然不会愁嫁。问题是,符茵茵将来嫁进婆家之后,难免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家中妾室的子女,却要唤符茵茵为娘亲,其中的苦楚、心酸,也只有当事人才有可能明白。

    李中易心中有数,如果不是符家人在暗中请遍了名医,端无可能请李达和前去。

    父子连心,李达和知道了符家不可告人的,其实也就等同于李中易也跟着知道了内情。

    李中易站起身子,仰天吐了口浊气,嘿嘿,符家人的最终目的,恐怕是要他这个神医出马吧

    李达和是典型的儒家士大夫的做派,李中易只要在家里,每天的晨昏定省,一家人一起吃晚饭,那是必不可少的,体现孝心的大事。

    吃晚饭的时候,李中易照例陪坐在李达和的左侧,二弟李中昊,三弟宝哥儿,儿子狗娃,分坐两旁。

    由于家中没有主母,李中易的妾室们,除了被禁足的金家两姊妹之外,全都围坐在薛夫人的身旁。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李达和虽然信奉儒门的那一套生活模式,李家的规矩却也有着不小的变通之处。

    原本,妾室非但没有座位,反而需要站在一旁,伺候李家的主人们,添汤夹菜。

    如今,李达和开明的免了这些俗礼。只是,食无语的规矩,却一直被严格遵守着。

    饭罢,李达和把李中易叫到他的书房,父子俩一边品茶,一边闲聊谈事。

    “昨日,济民局的一位同僚,暗中试探着,想给咱们家二郎提亲。”李达和笑望着李中易,缓缓提及家事,想征求下李中易的意见。

    李中易点点头,说:“时间过得真快啊,眨眼间,二弟也该娶亲了。”

    李达和抚摸着胡须,笑道:“不急。咱们先替二郎选个好人家的闺女,先订了亲,等你成亲之后,再给他办了这桩大事。”

    李中易不想掺合李中昊的婚事,这是一件吃力,却不可能讨着好的苦差事。

    李达和听出李中易的推托之意,不由长声叹息道:“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李中易想起李达和当年暗中替他准备婚宅,又藏了两百两银饼的私房钱,心头不由一软,老父亲说的确实没错,手心手背都是肉。

    站在李中易自己的立场上,他对李中昊已经尽了手足之情,至于李中昊是否领情,他根本就没所谓。

    “二郎能够进入国子监读书,多亏了你这个好兄长。”李达和露出欣慰的笑容,“二郎从小被曹氏惯坏了,难免有些恶习。不过,近几年来,二郎逐渐成年,比起以前,懂事得多。”

    大周朝立国,至今不过九年而已,科举取士,并没有成为定制。

    所以,李中昊在国子监学习期满,通过严格的课考之后,就可以直接授官。

    按照朝廷的规矩,李中昊初入仕,只能授予从九品的微末小官。

    当朝副相之弟,和九品芝麻小官,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家有尊长在,兄弟不许分家,这是固有的伦理规矩,李家也不例外。

    见李达和一直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李中易在心中暗暗一叹,脸上却露出笑容,说:“只要父亲选好了人家,儿子一定托朝中重臣,前去提亲。”

    李达和等到了想要的结果,老怀大慰,笑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老话说的好,长兄当父,我去九泉之下,拜见你祖父之后,若是二郎成气,你就帮帮他。若是他对你忤逆不敬,哼,老夫权当没有这个逆子,你可开宗祠,大义灭亲,免得祸及整个家族。喏,这个你先收好。”

    李中易接过李达和递来的信函,仔细一看,却是一封痛斥李中昊忤逆不孝的遗书。

    周承唐制,做儿子的,一旦被父母告上公堂,指其不孝,只有死路一条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