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微微一笑,反问杨烈:“就这些”

    杨烈笑嘻嘻的说:“韩通在京,石守信也在京,老师您虽然失去了开封府君的权柄,却可以利用手上的兵权,护着太子殿下,牵制住韩、石二人。”

    李中易点点头,扭头笑问廖山河:“晓达,你怎么看”

    廖山河摸着大脑袋,想了一阵子,说:“张永德和李重进,也在京师,这两人都是重兵在握的藩镇。”

    李中易欣慰的一笑,廖山河以前不太喜欢动脑筋,如今却能够一语中的,进步不小哇

    杨烈撇了撇嘴,说:“张、李二人的手头虽有数万兵马,却远在封地,一旦肘腋之间生变,远水不济近渴。”明显是在反驳廖山河的“谬论”。

    李中易摆了摆手,说:“今上布下的是一个彼此牵制的死局,谁都无法彻底的主宰京师的局势。实际上,政事堂的相公们,枢密院的枢使们,以及我本人、石守信和韩通,都无法凭借一己之力,在京师作乱。”

    杨烈击节叹道:“陛下真是好算计呐。太子殿下在宫中监国,嘿嘿,国事的最终裁决权自然掌握在符贵妃的手上。但是符贵妃又没有政务大权和军权,老师您被罢了开封知府,却手握着部分兵权,正好支持太子殿下和符贵妃,与各方分庭抗礼。”

    “有白行你在,军中的情况,我也都知道了。”李中易既然重握兵权,自然要问清楚。军中的内情,“问题是。一旦生变,大家都会跟着我走么”

    杨烈凝神想了想。小声说:“刘洪光一直感念着老师您的恩德,他会跟着您走的。”

    李中易点点头,只要柴荣不在了,刘贺扬这个帝党,只可能向他这个太子之师靠拢。

    杨烈接着分析说:“学生和老廖,基本掌握了第一和第二军,唯独第三军的指挥使周广道,却是来自于虎捷军。”

    虎捷军,这可是赵元朗起家的部队。以赵老二的过人手段。这个周广道,恐怕是其暗中安插进羽林右卫的一只楔子。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陛下没在京师,军中诸将的调遣大权,尽在两府之中,咱们暂且暗中盯着,绝不可轻举妄动。”

    杨烈撇了撇嘴,说:“只要时机成熟,请周广道来军议。在此帐内,三五个牙兵,便可取了他的性命。”

    李中易一阵头疼,杨烈这小子固然精明过人。诡计多端,却偏好使用血腥暴力,来解决难题。

    廖山河眨了眨眼。说:“大帅,如果今上北伐不顺。京师有人起了异心,咱们还该早作准备。”

    柴荣在前线打仗。京师如果不稳,国本肯定动摇。

    三个人商议的事情,不过是按照李中易一直以来的老习惯,提前作个预案罢了,以免事到临头,手忙脚乱,十分被动。

    重掌兵权之后,李中易原本忙得脚不点地的生活,眨眼间,松散下来。

    由于皇帝没在京城,早朝很自然的取消了。首相范质拍板,每天五更天,两府的重臣,都来政事堂,商议政务和军务。

    别的相公和枢使们散会之后,直接回衙署办公,李中易却照例要进宫,面见小符贵妃和太子柴宗训。

    政事堂内,今天的会议内容,主要是调拨钱粮和辎重。李中易眯起两眼,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王溥的身旁,默默的倾听着重臣们的发言。

    柴荣没在京师,李中易这个没有签押权的副相,索性三缄其口。只要范质不问,李中易绝不主动开口说话。

    说来也挺奇怪的,李中易越不想发表见解,范质却偏偏点了他的名,“李参政,你有何高见”

    李中易没看范质,他只是淡淡的说:“诸位相公所言甚是,已经安排得异常妥当。”

    “呵呵,如今粮草充裕,军械齐备,多亏了李参政善于理财的好本事呢。”李谷忽然插话进来,对李中易冷嘲热讽,语气颇为不善。

    儒门子弟,喜欢高谈道德文章,推崇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李谷这个正牌子进士出身的次相,表面异常鄙视商人,实际上,他在开封城内暗中拥有的商铺,多达二十余家。

    这已是尽人皆知的事情

    魏仁浦撇了撇嘴,暗暗骂道:“口是心非,挂羊头,卖狗肉,什么玩意儿”

    李中易却只当没有听见李谷的攀咬,这让一直关注他的范质,有了更加深刻的印象。

    李谷,李惟珍,确实很有才华,只不过,心胸太过狭窄,眼里揉不得沙子

    涉及到军务,王溥的话特别多,范质、李谷和魏仁浦都是不通军事的文臣,只能干瞪着两眼,听王溥胡诌。

    李中易明明看见魏仁浦,频频暗使眼色,却故作不知,依然只是微眯着两眼,似听非听。

    魏仁浦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李中易的心思,既然他在政事堂内说了也不算数,而且相公们也没把他当回事,又何苦一脚踏进来,自己给自己惹麻烦呢

    俗话说得好,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官场上的事,偏偏就是说得越多,做得越多,也就错得越多,把柄越多

    李中易已经位居宰执,偏偏又手握了兵权,无论说啥,都可能招来非议。

    与其自己找不自在,李中易不如干脆放弃建议权,让两府的老臣去主导决策

    范质暗暗一叹,他们三个相公,皆不知兵,只能干看着王溥借机大放虚言,却无可奈何。

    李中易这个常胜之帅,却偏偏做了闷嘴葫芦,范质隐隐有种预感,这位李参政很可能料定了他们三相不懂军务,早早的等在这里

    和懂事的李中易的相比,个性张扬,十分贪权的王溥,更加遭人忌恨

    于是,范质在和魏仁浦交换了眼神之后,当即点了李中易的名,“无咎,你东征高丽,西讨党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陛下亲征契丹,此事非同小可,你的意见至关重要。”

    李中易暗觉好笑,文臣们玩心眼子,都不是省油的灯,可是,战争绝不是耍耍嘴巴皮子,就可以获胜的。

    说白了,李中易早就料定,只要他不争权夺利,在军务方面,政事堂的二相,除了李谷之外,都要倚重于他。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