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大周帝国的战争机器,一旦全面启动,朝廷的各个衙门,纷纷取消了休沐,投入到了备战的工作之中。

    历史,在显德六年九月,划出了一道惊人的分界线。

    柴荣的第一道军令,下达给了府州军折家,以及麟州军杨家。

    在军令中,柴荣严令折家和杨家,必须尽起本州郡之精兵强将,主动进攻北汉刘家。

    与此同时,柴荣密令灵州军都指挥使郭怀,率领李中易一手训练出来的灵州强军,从侧翼增援折、杨两家,以免战局失控。

    解决了西北的后顾之忧,柴荣又令江淮一线的驻军,严防死守,戒备南唐趁机偷袭。

    京师禁军,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的各支主力部队,包括捧圣控鹤军、铁骑军、龙捷军、虎捷军等大周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全都跟着柴荣出京北伐。

    得亏李中易长袖善舞,极其重视商业的发展,和柴家联合建立起了,大周帝国最大的官办企业逍遥津集市。

    以至于,此次出兵北伐的柴荣,比历史上,拥有了更多的精锐部队,更多的粮草辎重,国库的银钱也更加充裕。

    九月初九,朝议出兵。仅仅过了七天,赵匡胤已经率领经过整编的精锐禁军三万人,离开京师北上。

    李中易击败拓拔家之后,西北的良马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了开封,柴荣让步军骑马,大军行动的速度自然比纯粹的步军要迅速许多。

    紧接着,柴荣亲率十万主力大军。兼程北上,誓要夺回被契丹占据很久的燕云十六州。

    以前。一直都是契丹人,南下打草谷。抢夺汉人的钱粮和女子。

    如今,国力日益强盛的大周,居然主动进攻控弦数十万的契丹人,一时间,整个京师都跟着沸腾了。

    今上的御弟,吕国公柴贵,其实早就到了京城,并且很快就接掌了权知开封府事。

    李中易的权势,无形之中。缺少了很大一块,让他的政敌们,异常开心。

    没有签押权的参知政事,如果柴荣在京,倒也罢了,可以面君提出建议。问题是,柴荣走了,李中易在政事堂内的声音,也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宰相之权。和至高无上的皇权一样,参与的人越少,相公们的权力就越大,利益也越大。

    李中易也乐得清闲。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羽林右卫的身上。

    柴荣已经北伐,显德六年的大变局正式揭开了序幕。此时此刻,行政大权对于李中易来说。不过是浮云罢了。

    开封城内,传出流言。说是李中易失去了盛宠,其副相的位置,恐怕也坐不长了。

    李中易闻言后,不由微微一笑,天下尚未统一,文臣们虽然逐渐势大,却远未做到驯服藩镇的地步。

    政事堂的相公们,当初被赵匡胤骗走了京城内的精锐禁军,篡了柴家的江山。

    其根本因素,还是以范质为首的文臣们,自以为掌握了一切权力,调兵程序也异常之复杂,彼此严密牵制着,从而变得太过狂妄自大,导致大意失了荆州。

    如今,李中易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兵权,心下舒爽异常。嘿嘿,相公们,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从古到今,枪杆子里出政权,一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重新接管羽林右卫的这天,李中易吃罢早饭,洗手更衣之后,李云潇已经把他的那匹取名“血杀”的汗血宝马,牵到了院中。

    李中易含笑走到“血杀”的身前,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它的鬃毛,喃喃道:“血杀儿,要变天了,你还能驰骋否”

    “唏律律”血杀仿佛听懂了李中易的话一般,它忽然仰首长嘶,振蹄向前,吓得李云潇的那匹母马,连连退缩,左躲右闪。

    “哈哈,好儿子,好儿子啊”李中易长声一笑,翻鞍上马,大声问身前的牙兵们,“儿郎们,都憋坏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大帅,弟兄们早就闷死了,大家都想跟着大帅您,上阵杀敌,吃香的喝辣的,挥刀砍了蛮子们的驴头,哈哈”李家的大院上空,回荡着勇士们豪爽的笑声。

    李中易一马当先,驾驭着“血杀”,率先冲出了李家大宅。

    出城之后,行不多久,李中易隔着老远,就见一杆擎天的大纛旗,上书一个斗大的李字。

    道路两侧,黑压压的站满了羽林右卫的将士们,现场一片肃杀之气。

    李中易纵马驰近之后,赫然听见,雷鸣般的呼喊声,“恭迎大帅回营,大帅威武,威武,威武”捶胸之声,整齐划一,闷响惊天动地。

    这时,一个身披重甲的将军,从队列中站了出来,他高高的举起手臂,刚才还喧嚣异常的现场,立时变得鸦雀无声。

    “末将羽林右卫副都指挥使刘贺扬,恭迎大帅回营。”

    “洪光,一别数年,一向可好哇”李中易笑望着刘贺扬,三年,快三年了,他终于又见到了老部下。

    不久的将来,李中易还会领着这支大周最精锐的部队,南征北战,统一天下

    “哈哈,大帅,末将一顿饭可食两斗米,数斤肉,身子骨硬朗着呢。”刘贺扬叉手抱拳,笑道,“只是,老弟兄们,很多都离开了咱们破虏新军,多少有些遗憾呐。”

    李中易翻身下马,走到刘贺扬的身前,抬手在他胸前轻轻的捶了一拳,笑道:“洪光,咱们又要在一口锅里搅马勺了。”

    刘贺扬爽朗的笑道:“末将又要跟在大帅的马后,捡大便宜了。”

    经过随心所欲的互开玩笑,数年相隔的陌生之感,瞬间消逝得无影无踪,现场的气氛一片大好。

    在众将的陪同下,李中易随意的在营中巡视了一遍。其实,由于杨烈的存在,李中易对于老部队的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

    即使,李中易闭上眼睛,都可以如数家珍。

    如今的羽林右卫,经过不断的充实之后,总兵力已经超过了一万五千人。

    近三年以来,很多李中易旧部,被调遣去了别的禁军之中,或充当教官,或提拔升迁。

    欢迎的酒宴结束之后,李中易洗了把脸,换了一身儒衫,随意的坐在羽林右卫驻地的中军后帐之中。

    心腹之将,都虞候杨烈、副都虞候廖山河,围坐在他的两侧。

    “学生恭贺老师,重掌至关重要的兵权。”杨烈笑嘻嘻的拱手抱拳,说的话俏皮之极。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