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开封府是天下第一府,那么,政事堂绝对可以说成是,天下第一衙门。

    杨炯在侧方领路,李中易气定神闲的迈步前行,沿途的大小官员们,纷纷堆起笑脸,和他们热情的打招呼。

    “见过参政。”

    “拜见参政。”

    “参政安好。”

    李中易面带微笑,向政事堂内的官员们,频频点头示意,却一直没说半句话。

    杨炯默默的观察着李中易的一举一动,他发现,李中易虽然年纪不大,做官的经验却十分老道。

    作为一个政事堂的初来者,李中易如果表现得太过热情,难免会惹来堂内诸位相公的小不爽。

    李中易第一次以副相的身份,登临政事堂,在有心人的眼里,属于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大事。

    朝中的三位宰相,都已经年过五旬,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属于活够了本的老人家。

    李中易却未及三旬,又是内定的东宫之师,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

    官场有句老话说得好,宁负垂老的宰相,也莫欺少年登堂的进士

    李中易虽然不是进士出身,却有赫赫的军功在身,他坐在副相的宝座之上,除了资历浅的吓死人以外,别无太大的缺陷。

    所以,李中易来政事堂“开会”,倒在众官僚之中,产生了不小的轰动。

    尤其是一些提拔无望,外放无好位置的不得志的官儿,已经开始琢磨着。怎样向李参政靠拢的前途问题。

    由于太子尚十分年幼,根本没可能危及到今上的皇位。所以,倒向太子一党。其实大有可为。

    李中易被杨炯领到范质的公事房门外,杨炯客气的笑道:“请参政稍待片刻,容下官禀明相公知晓。”

    这应该也是下马威的延续吧李中易不动声色看了眼杨炯,却没吱声,无可无不可的仰面看向湛蓝的天空。

    今日已经不同于往昔,李中易的地位乃是副相,已经不是范质能够轻易左右的下级。

    恩出自于上,能够决定李中易命运的,除了柴荣之外。还有何人

    所以,杨炯让李中易这个副相,在门外等着范质,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无礼的贬损。

    副相来见首相,首相虽不至于降阶相迎,至少也应该在得到消息之后,阶前迎接吧

    “哈哈,无咎老弟。到了老夫这里,何须劳你久候”就在杨炯很有些尴尬的时候,范质已经含笑从厅内出来,站在门前。朝李中易微微拱了拱手。

    李中易一边拱手还礼,一边笑道:“范相公相招,在下岂敢来迟”

    “以后。李参政来了,毋须通禀。”范质也是绝顶聪明之人。他一听李中易话里有话,就知道。杨炯错误的领会了意图,不仅没有拉拢住李中易,反而画蛇添了足。

    李中易见范质给足了面子,见好就收,笑道:“多谢相公的抬爱,咎不胜荣幸。”

    也许是,李中易以表字作为自称,表达出亲近之意,让范质看到了他的“诚意”。

    所以,范质索性含笑上前,轻轻的拉住李中易的左手,将他领进了厅内。

    进厅之后,范质借着让座的机会,不露痕迹的松开了李中易的左手。

    李中易并没有马上就座,而是等范质坐下之后,他这才四平八稳的坐到椅子上。

    范质的首相会客厅内,布置得异常俭朴,由于李中易和范质是并排而坐,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左右各有一排椅子。

    除此之外,会客厅内,再无多余的摆设。

    李中易以前听说过,范质生性俭朴,却非常喜欢吃鱼,一日四餐,必须有新鲜的黄河鲤。

    由于黄河岸边捕鱼的渔人,日益增多,黄河鲤越来越少,就连宫中都难以每天吃到。

    身为首相,范质生活的某些嗜好,得到了有效的满足,这本无可厚非。

    用现代语言来说,范质的这种嗜好,属于低调的装逼,既彰显了首相之威,又让人无话可说。

    就好象是,把辉腾车,开进普桑车堆里一般。初一看都是大众车,实际上,懂车的人,一瞅就知道,其豪华尊贵程度,有如天壤之别。

    李中易以前的座驾,就是一辆十分不起眼的桑2000,此车混入私家车堆里,简直没有任何档次可言。

    可是,挂在车前挡内的红色特别通行证,却含蓄的暴露了,此车的牛逼之处。

    私家车隔着老远就会被警卫拦下的地方,李中易的这台车,却可以畅通无阻,如履平地。

    啥叫低调的显摆这就是了

    李中易始终记得一句名言:痛恨特权者,是因为,他没资格搞特权。

    “来人,上茶。”范质仰起脸,吩咐一声,仆役们赶紧上了茶,然后肃手退下,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李中易暗暗点头,越是地位高,权力大,就越要严格约束下人,否则,就是取祸之道。

    只不过,仆人们捧上来的,却是加了姜蒜盐等物的煮团茶,李中易没有半点想喝的胃口。

    范质捧起茶盏,冲着李中易微微一笑,说:“陛下体贴老臣,特赐此茶,无咎老弟你尝一尝,看看合不合口味”

    李中易心想,他从不喝团茶,早已是尽人皆知的事情。范质却偏偏命人端上煮得像米汤的团茶,嘿嘿,这才是真正的下马威咧

    喝,或是不喝,或许就要和对抗与合作,挂上勾了吧

    大人物,尤其范质和李中易这种,有权主宰天下政务的朝廷宰执,一言一行之中,都可以表达出自己的意图。

    李中易初登政事堂,自然不可能第一天来此地议事,就给首相脸色看,传将出去,名声恐怕要坏透啊。

    “范相公,此茶还不错,不过,在下一向只喜清汤。”李中易将茶盏挪到嘴边,只润了润唇,并未饮下。

    肃立一旁伺候着的杨炯,暗中瞪着李中易,站在他的角度,可以将李某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李中易并没有喝下团茶,杨炯看得一清二楚,而且,李中易居然当面提出了要求,胆子可谓是极大。

    不过,杨炯毕竟是聪明人,他心里很清楚,李中易端茶润唇这事,本身就意味着不对抗的内涵。

    至于,李中易主动提出要求,其实是想告诉范质,他绝对会尊重首相之威,只不过,有些事情却无法盲从。

    高手之间过招,哪里需要多话

    “呵呵,无咎老弟果然是快人快语。”范质大致摸清楚了李中易的脾性,不由抚须轻笑了数声。未完待续。。

    ps:  对不住了,周末一直加班,更晚了,凌晨还有更,大家早上再看吧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