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李中易参知政事制,门下:闳散同功,降高丽于海东,拓河西千里之地,得战马之源因肇于汉基。必资佐命之臣,以辅兴王之业。推忠协谋佐理功臣,端明殿学士、太子少保、权知开封府事、开国逍遥郡公、上柱国、徐州牧,食邑一万户李中易,功参缔构,业茂经伦,禀象纬之纯精,契风云之良会。洎赞枢机之务,屡陈帷幄之谋可:尚书右仆射、参知政事、翰林学士承旨,差遣、功爵、散官、勋、封,皆如故。奉敕如右,牒到奉行。显德六年四月初六日下。”

    在唐宋之际,入政事堂为宰辅,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李中易就算是非常想马上晋位,也绝不可能一接到诏书,就欢喜的上任。

    大周立国之后,承袭唐制,以尚书令、中书令、侍中、中书侍郎、门下侍郎或是尚书左右仆射,兼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方为真宰相,其权柄极重。

    说白了,李中易这个尚书右仆射,只是名义上的尚书省首脑人物之一罢了。

    正因为,缺少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头衔,李中易这个参知政事,也就只能是副相,而不是名副其实的当朝相公。

    经过三拜三辞的虚伪过场之后,在开封府衙诸官的众目睽睽之下,李中易拜领了晋升的诏书,正式就任参知政事兼权知开封府事。

    待结束了繁琐的领诏礼仪,李中易送走了天使之后,他刚转过身子。就见府衙内的众人,齐齐弯腰。视线朝下,再无一人敢正眼看他。

    如今。李中易的地位,已经绝非往日可比。参知政事兼开封知府,这就类似于副总理兼市委书记,一言九鼎的开封府一把手。

    “恭喜参政,贺喜参政”在刘金山的带领下,整个开封府衙的大小官员们,纷纷大拜行礼,向李中易表达出“诚挚”的敬意。

    当领导的,尤其登上大领导宝座的首长。每天都会被各种马屁话,包围在其中。

    这些马屁话之中,必定有真有假。想让府衙之中的所有人,都跟李中易是一条心,这显然是痴心妄想。

    李中易懒得在乎府衙内的某些人,是否真心诚意的向他道贺,只要这些人按照他的指挥棒去运转,圆满的达成他的意图,这也就足够了。

    回到二堂后。李中易刚刚坐定,还没来得及喝口热茶,就听李云潇来禀,“回爷的话。政事堂使人过来,说是有要事相商。”

    李中易看了眼满面笑容的刘金山,不由轻声叹道:“我这才刚刚上任。旋涡就卷了过来。”

    刘金山摸着胡须笑道:“东翁,政事堂的相公们。恐怕是想给您一个下马威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参政。参政,参知便可,主政就不必了。”

    刘金山轻轻抚掌,笑道:“东翁高明,在下佩服之极。”

    政事堂的相公们,手头的权力极大,李中易的资历又浅得吓死人,所以,他接了消息之后,当即动身登车,前往位于禁中的东府。

    时人惯例,政事堂又称为东府,枢密院因为衙门位置偏西,则为西府,合称两府。

    大周帝国的政事堂,内有舍人院,其官有知制诰和直舍人院,主要负责撰拟诏旨。除此之外,政事堂的直属办事机构,还有孔目、吏、户、兵礼和刑,共五房,由十五名堂后官,分曹处理政务和军国大事。

    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是政事堂内部的最高级幕僚性质的官员,其职权相当于政事堂秘书长。

    现任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杨炯,是范质就任首相之后,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

    也正因为,杨炯是范质的心腹,所以,别看其地位不高,爵名不显,实权却大得惊人。

    首相一脉的嫡系心腹,见官至少大三级

    不夸张的说,即使是四品以上的朝廷重臣,见了杨炯,都要客客气气,好言好语,丝毫也不敢得罪。

    所以,李中易在政事堂门前下马之后,迎面就见杨炯满面堆笑的迎了上来,他不由暗暗有些吃惊。

    杨炯居然亲自跑到门外来迎接李中易,按照合理的推论,如果没有范质的许可,这简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打狗还须看主人,不看僧面看佛面

    李中易尚无和范质翻脸的实力和资历,所以,等杨炯快步走到近前,他含笑问道:“范相公有何吩咐”

    也许是见李中易问得巧妙,杨炯拱手长揖,从容不迫的说:“范相公担心参政不知道堂内详情,有可能走错了路,特命下官在此恭迎。”

    嘿嘿,还真是,强相手下无弱官呢

    李中易问得巧妙,杨炯答得也是滴水不漏,充分展示出了他的急智。

    有可能走错了路杨炯的话里,隐藏着好几层意思,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范质对李中易,提出了事先的警告。

    别以为你李中易现在很受宠,如今的政事堂,乃是老夫当家

    这个目的,显然才是范质命杨炯专程守候,向李中易递话的根本性因素,也就是俗称的下马威。

    李中易刚刚投周的时候,由于官卑职小,除了会赚钱之外,实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范质身为首相,在那个时候,自然不可能在乎,李中易这只小不到不能再小的,小虾米。

    如今,既然李中易已经荣登副相之位,有资格在政事堂内发言,那么,他对范质的权位,就有了难以明言的潜在威胁。

    李中易以前也是混老了首长圈子的中层官僚,他自然心里明白,范质身为政事堂内的一把手,最忌惮的就是,副手捞过界,肆无忌惮的争权夺利。

    堡垒永远是从内部被攻破的,这个道理,李中易清楚明白,范质更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厉害。

    宰相和副相之间,斗得越厉害,越残酷,皇权就越稳固,柴荣也越高兴,这是毋庸置疑的明道理。

    所以,范质安排心腹门人杨炯,在政事堂门前,截住李中易,就是想试探一下,这位新进的参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心性。

    “参政,请随下官去见相公。”杨炯还真是个聪明人,他故意在相公之前,省略了范姓,意思摆得鲜明:政事堂内虽然是群相制度,可是,相公中的相公,舍范相公其谁

    更妙的是,杨炯同时也省略掉了,参政前边的李字,隐约透露出了,范质对李中易的拉拢之意。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