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山非常能干,府衙中的诸多琐事,他都处理得井井有条。李中易看着刘金山提交的节略,对于手头的公务自是一目了然,他批阅起来,丝毫不费力。

    所以,李中易坐衙的时候,处理政务的速度,非常之快,不过两个时辰,就把积压下来的公文,全都签押完毕,交回给刘金山。

    刘金山站在李中易的书案旁,笑着禀报说:“东翁,吏部的公文下来了,宋云祥已经调入府衙,就任户曹判司。”

    李中易端起茶盏,喝了口满是清香的绿茶,笑道:“老宋在灵州的时候,就是判司,如今到了这开封府的地界,依然还是判司。”

    东翁这不是商户之中,掌柜的或是伙计们,对自家老板的称呼么

    明清时期,地方官员聘请师爷成风,幕府政治大行其道,师爷对衣食父母的称呼,就是东翁,或是东主。

    李中易对于刘金山提前“首创”的这个称谓,心中多少有些感慨。不过,刘金山彻底投靠的态度,也是明白无误。

    开封府衙是本地的坐地虎,刘金山又在开封府内做官多年,消息自然不可能闭塞。

    内东门小殿已锁,翰林院的翰林学士们,也都被暂时关在了院内,无法和外面互通消息。

    显然,刘金山已经听说了,李中易不仅成为太子之师,而且,即将正式就任大周朝的第一位参知政事。

    李中易这个靠山的地位如此显贵,年纪又轻得吓死人,还有显赫的军功在身。刘金山除非是缺心眼,否则。一定会死死的抱紧李中易的大腿。

    刘金山笑道:“东翁此言差矣。开封府乃是天下第一府,衙署诸官的品级。比之旁州远郡,高出不少。”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盏,忽然叹息着说:“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老宋出生入死,深入数百里大漠瀚海,摸清楚了水井的具体方位,我还真不敢率领大军,冒险攻入银夏之地。”

    刘金山摸了把頦下长须,笑道:“非常之人。成非常之事,坊间一直盛传,东翁您乃是我大周第一名将。”

    李中易明知道这是马屁话,可是,千穿万穿,唯独马屁不穿,以他的睿智,依然有些飘然的微熏之感。

    不过,李中易爽过之后。立即恢复理智。他淡淡的一笑,摆着手说:“往事不必再提,朝廷既已赏功,此后自是重新来过。”

    刘金山拱手笑道:“出将入相。东翁位极人臣之日,为时不远矣。”

    李中易凝神看了看刘金山,淡淡的说:“人臣位极之日。祸事恐怕也不远矣。”

    刘金山摇着头说:“今上乃是雄主,一向优遇朝廷重臣。更何况,您这个储君之师呢”

    李中易心想。如果历史轨迹不出偏差,柴荣恐怕活不过今年啊

    一想到柴荣撒手之后,朝局立即动荡不安,腥风血雨就在眼前,李中易的心情,不由渐转沉重。

    柴荣只要驾崩,幼主临朝,主少国疑,野心家们必定会摩拳擦掌的大肆搞阴谋。

    这且罢了,从今天杨向冲的暗示,李中易分明感受到,历史上,隐藏在柴宗训登位的背后,肯定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权力斗争的秘辛。

    李中易能够如此顺利的晋位参知政事,赵老二,赵匡胤的暗中出力,起到了促使柴荣最终下定决心的重要作用。

    如今,摆在李中易面前的是,一旦赵老二起了异心,他该怎样面对

    知道历史的走向,是一回事,有无实力扭转乾坤,又是另外一回事。

    赵老二自家就有数万精锐禁军,再加上义社十兄弟的兵马,李中易如今就仿佛是没了獠牙的猛虎,在枪杆子方面处于绝对的劣势。

    李中易有希望掌握的枪杆子,不过三股势力罢了。李中易有把握完全掌握的西北灵州军,由于地处西北边陲,等他们被调动进京,黄花菜都早已凉透。

    破虏新军,已经改编成了羽林右卫,就驻扎在开封城外的黄河岸边,负责拱卫京师的北大门。

    羽林右卫的都指挥使,虽然是李中易的老部下刘贺扬,可是,人心隔着肚皮,天知道,到了关键时刻,姓刘的会如何站队

    归根到底,李中易在开封城内,有机会掌握的枪杆子,除了手头战力羸弱的京师厢军左右二厢的老弱病残之外,就是颇超勇这小子手下的三千党项骑兵教官。

    颇超勇那三千人的家小族人,全都在西北,牢牢的控制在灵州军都指挥使郭怀的手上。

    而且,这些党项族骑兵,都是李中易用铁血手腕压服,用惊人的财富喂熟了的铁杆。

    颇超勇又是李中易一手提拔起来的骑兵将领,只要他的理智还在,懂得计算政治利益,就不可能站错队。

    在李中易看来,颇超勇是个极其聪明之人,他应该明白,离水之鱼,即使可以扑腾一阵子,终归是要渴死滴。

    除了李中易之外,颇超勇几乎别无选择,所以,他这支骑兵力量,李中易使用起来,可以得心应手,如臂使指。

    韩通,李中易只要一想起这个名字,就倍觉头疼。韩通对于柴家确实异常忠心,只可惜,这家伙是个地地道道的莽夫。

    和赵老二在朝中的好名声比起来,韩通的人缘差到了极点。在韩通的眼里,柴荣排第一,他就应该排第二,除此之外,他谁都不鸟。

    如果,韩通能够同心协力,李中易觉得,到时候控制住京师里边的局面,把握就要大得多。

    李中易从来都没有小看赵老二的政治智慧,既然情况出现了变化,李中易这个的东宫太子之师,就很可能成为赵老二最先对付的首要目标。

    道理其实是明摆着的,李中易和赵老二的关系再好,柴宗训在位,和赵老二登基之间,哪一方的利益对李中易更大,答案不问自明。

    李中易心里更加清楚的是,赵老二对于会打仗的大将,是个啥态度。

    连石守信和慕容延钊这两个最大的夺位功臣,都被赵老二暗中耍弄阴谋,搞出杯酒释兵权的戏码,赶回家中去养老享福。

    李中易自问,他和赵老二的关系,无论怎么计算,都不可能比得过上述二人。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