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臣参见娘娘。”

    大符皇后崩后,柴荣一直没有再立后,小符贵妃一直代摄六宫之权,李中易以拜见皇后的礼仪,肃然行了大礼。

    柴荣是雄主,李中易即使礼仪方面偶有疏忽,柴老大也不会太过在意。

    小符贵妃,是大符皇后的亲妹妹,柴宗训的嫡亲母妃,李中易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

    “先生,您是六哥儿的师傅,连陛下都很尊重您,妾何德何能,岂敢受您的大礼”小符贵妃侧身裣衽,避过了李中易的大礼参拜,显得异常之客气。

    自古以来,皇家都是马上得天下,下马治天下

    除了丧心病狂的暴君之外,皇室成员对待皇子的师傅,尤其是皇太子的师傅,大多礼敬有加。

    李中易暗暗点头,符彦卿虽然粗鄙少文,可是,符家的家教却非常到位。

    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符昭信,李中易曾经和他共过事,虽然刚开始有些不太愉快,磕磕绊绊不断。

    可是,征高丽的时候,李中易和符昭信两人配合无间,各取所需,关系处得倒也融洽。

    李中易以前也见过小符贵妃几次,小符贵妃虽然话不多,却也一直彬彬有礼。

    李家的甜丫是小符贵妃的义女,公主的位分,李中易的儿子是柴宗训的王府官,李中易却是柴宗训的师傅,咳,其中的关系复杂到,剪不断,理还乱

    “先生。陛下年逾三旬,方得六哥这一个嫡子。平日一直疼爱有加。”小符贵妃轻迈莲步,摇曳生姿的飘到李中易的身前。“先生,妾身也仅此一子,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妾身绝不独活。”

    先生,请受妾身一拜。“小符贵妃非但没有盛气凌人的下命令,反而以哀兵的姿态,对李中易裣衽下拜。

    李中易慌忙退避到一旁,躬身下拜,惶恐的说:“娘娘。切莫折煞了微臣。”

    小符贵妃皱紧秀眉,问李中易:“先生,不知六哥儿”

    李中易以前混迹于首长圈子,又在蜀国当过御医,他自然知道,替病人讳疾的道理。

    “娘娘”李中易故意拖长语调,右手悄悄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小符贵妃会意的点点头,屏退左右伺候的内侍和宫女,转身领着李中易进了侧殿。

    “先生。六哥儿的病情究竟如何”

    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小符贵妃也顾不得装腔拿调,急问李中易:“先生,六哥儿的病情究竟如何能否给个准信”

    李中易鼻内嗅着若隐若现的兰花香。脑子里急速运转起来,如果不提出巨大的难度,小符贵妃和柴荣即使领了他的人情。也很有限,这并不符合李中易的根本利益。

    “唉。娘娘面前,微臣不敢打诳语。梁王殿下的病情,臣实在不敢乱下定论。”李中易装出愁眉苦脸的样子,成心吓唬小符贵妃。

    小符贵妃深锁愁眉,幽幽的一叹,说:“不瞒先生,家姊待妾身情谊深厚,六哥儿又是家姊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容不得半点闪失。”

    李中易是个明白人,小符贵妃嫁给柴荣的日子也不短了,却始终没有诞下一男半女。

    除了小符贵妃不适宜怀孕的身体因素之外,李中易私下里也揣测过这事,小符贵妃万一也生了皇子,那么柴宗训的地位,就变得异常之尴尬。

    等到柴荣要立皇太子的时候,符氏一族肯定会面临丢哪只车,保哪个帅的要命难题。

    就算是柴宗训最终登上了皇位,皇太后都必定是小符贵妃。小符贵妃膝下又有亲生的皇子,柴宗训和亲弟弟一起叫母后二字的时候,天知道他的心里是个啥滋味

    到了这个时候,按照儒家的血统论,对于柴宗训的皇位,威胁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小符贵妃的亲生子。

    在至高无上的皇权面前,亲情显得异常廉价,骨肉相残的悲剧,谁敢保证一定不会发生呢

    所以,据李中易自己的判断,小符贵妃很可能一直在喝“避子汤”。

    所谓“避子汤”,实际上是中医的一种避孕药,非常寒凉,可以说是虎狼之药。

    一付重药喝下去,很容易造成输卵管堵塞,终身不孕。如果药量轻许多,停药之后也要用温性的药调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生育,其实就是破坏女性生殖系统的平衡。

    当然了,还有一种十分有效的避孕方法,那就是小符贵妃和柴荣行房之后,由擅长按摩的女官,拿准穴位,强迫种子排出体外。

    以小符贵妃的崇高身份,除非柴荣特别讨厌她,一般情况下,不可能用这种十分损害尊严的恶劣手段。

    李中易重重的一叹,拱着手说:“娘娘且放宽心,微臣一定竭尽所能,力保梁王殿下平安康复。”

    “先生,妾听说舍妹与您有些小小的误会”小符贵妃见李中易张嘴想解释,她抢先摆着手说,“都怨家父管教不严,舍妹在家中一直无法无天惯了,还望先生莫要和她一般见识。”

    李中易心想,小符贵妃的耳目倒是十分灵通,这么快就知道了他和符茵茵之间的瓜葛。

    “娘娘,都是微臣的不是。”李中易绝无可能把小符贵妃的客套话当真,他只是敷衍着,想把这事遮掩过去。

    小符贵妃皱紧愁眉,轻叹一声说:“先生身居高位,为何至今一直未曾成亲”

    李中易微微一楞,小符贵妃跳跃式的问话方式,令他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微臣不敢隐瞒娘娘,臣自幼时,就由家父定过一门亲事,只等娘子及竿,便娶之进门。”

    当着小符贵妃的面,李中易不好直接揭开真相,他的未婚妻周嘉敏,其父乃是南唐的重臣勋贵,南唐和大周帝国又属于敌国的范畴,这关系也够复杂的。

    李中易娶了敌国大臣之女为妻,嘿嘿,传将出去,雄才大略的柴荣虽然不会在意,终究还是影响不大好。

    谁知,小符贵妃见了李中易遮遮掩掩的样子,反而来了好奇心,轻启朱唇,问他:“不知是哪家的闺秀”

    李中易被逼到墙角,只得硬着头皮解释说:“回娘娘的话,她是南边唐国司徒周宗之次女。”

    “哦,南唐司徒周宗嗯妾知道了。”小符贵妃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上,突然闪过神秘的笑容。

    尽管小符贵妃的笑容,转瞬即逝,可是,李中易依然敏锐的捕捉到了不妙的讯息。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