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算是看明白了,柴荣是成心想把他推向群臣的对立面,做个真正的孤臣。

    只有孤臣,才最需要柴宗训的鼎力支持。问题是,一旦柴宗训成年亲政之后,李中易这个孤臣的最好结局,也就是致仕回乡,安度晚年而已。

    如果,柴宗训和汉景帝一样的心狠手黑,视老师为臭袜子,李中易很可能变成第二个霍光。

    当年,霍光权倾朝野的时候,一直忠心耿耿扶持汉宣帝,并没有篡位。可是,等霍光死后,汉宣帝回报他的却是满门抄斩,全家都以谋反的罪名,死无葬身之地。

    “李无咎,朕知道你的顾虑。”柴荣忽然叹了口气说,“你的才华异常出众,只是,总是想投机。”

    李中易差点吓出一身冷汗,柴荣不愧是一代雄主,看问题还真是尖锐与深刻。

    柴荣见李中易张嘴想解释,抢先摆了摆手,说:“这些年,你虽然立下了赫赫有名战功,替朝廷积累了无数的钱粮,可是,你始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忧。你掌军为政,也都一直小心谨慎,惟恐出了纰漏。无咎,你告诉朕,你究竟怕什么”

    李中易心想,我能说你此次北伐之后,恐怕就再也回不了开封么

    “臣本蜀臣,蒙陛下恩典,窃居高位,不敢不小心谨慎,尽忠王事。”李中易原本说的就是实情,所以,他没有分毫的犹豫,满含深情的看着柴荣的胸口。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能有今天的地位和权势。还真是仰仗了柴荣对他的欣赏和重用。

    李中易的年龄尚不到三十,爵位已是郡公。官职已经权知开封府事,又是太子之师。仕途之顺畅,飞黄腾达之迅速,简直令人发指

    换作常人早该知足了

    也许是察觉到李中易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柴荣板着脸说:“玉不琢不成器,汝好自为之。”

    李中易听了此话,心里也就明白,他该告辞了。

    回到庆寿宫后,李中易独自坐在殿内一侧。望着窗外的似锦繁华,心潮不由一阵起伏不定。

    柴荣即将北伐,晚唐五代以来,最波澜壮阔的一个新篇章,正式拉开。

    此次北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柴荣会从契丹人的手上,夺回了燕南两州三关之地,将中原王朝抵御草原民族的战线。向前推进了数百里之多。

    只可惜,北伐的途中,柴荣突患重病,被迫南返。死在了开封城的皇宫之中。

    历史没有假设,可是,李中易依然觉得很有些遗憾。如果柴荣不死的话。再加上契丹人处于内乱的窘境之中,整个燕云十六州。绝对有可能重回中土天朝的怀抱之中。

    柴荣出征了,李中易却要留在开封。带着柴宗训监国,捞更大的军功,肯定是没啥指望了。

    就在这时,偏殿之中突然传来了柴宗训的痛叫声,“好冷啊,冷死了。”

    殿内的太监和宫女们,手忙脚乱的跑到床边,想给柴宗训盖被子。

    李中易厉声喝道:“都给我住手,你们想害死梁王殿下么”

    一时间,太监和宫女面面相觑,他们扭头看着冷脸的李中易,竟不知如何是好。

    “闪开。”李中易缓步踱向床边,太监和宫女们都知道他得了紫金腰牌,是陛下心目中的大红人,所以,大家都纷纷向后退,把通道让了出来。

    李中易走到床边,柴宗训蜷缩着小小的身子,抖得仿佛筛糠一般,脸色煞白,痛苦异常。

    刹那间,李中易只觉得眼前一花,仿佛缩在床上受苦的,是他那个十分调皮的儿子,李翰。

    李翰小时候,睡觉不老实,老喜欢蹬被子,在床上画“地图”。

    当爹妈的都不容易,李中易两口子,在李翰还小的那几年,白天上班,晚上也很难睡得踏实,经常挂着黑眼圈。

    李中易探手抚在柴宗训的额上,嗯,一片冰凉,看来这孩子确实受了很多的苦。

    疟疾,其实最忌讳的是躺着不动,哪怕体虚无力,四肢发麻,每天也丢要下地坚持活动。

    疟疾是虫症,而不是所谓的寒症或是热症。虐虫的活动始终带有间歇性的特点,不管患者穿多少衣服,或是脱得精光,都没有任何影响。

    相反,在冷的时候,如果进行一些必要的热身运动,反而有助于抵抗疟疾带来的两种极端的感受。

    当然了,李中易也有暂时控制住疟虫频繁的手段,这就是针灸。

    说白了,就是利用针灸的特殊手法,压制住虐虫的活动频率。古代中医,对于疟疾确实只见其表,而不明其本,再加上没有对症的特效药,导致疟疾患者死亡率高得惊人。

    “取银针来。”李中易扭头吩咐一直守在柴宗训身旁的贴身内侍小齐子。

    小齐子眼里含着泪花子,点头哈腰的应承下来,他快步跑到桌案前,取来了宫中御医专用的银针。

    李中易接过针匣,打开了一看,嗯,针的种类倒是十分齐全。

    “取烧酒来,越烈越好。”李中易不停气的下达着各种指令,“你们几个过来,帮我把殿下的衣衫卷至肩膀下面。”

    “你们几个还楞着干嘛把门窗都打开”李中易抬手指着几个美貌的宫女,不客气的把她们指使得团团乱转。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李中易将手里的银针,搁到烛火,烤炙了一会儿。

    李中易将银针消毒之后,内侍们已经脱掉了柴宗训的上衣,他手疾的,快速在柴宗训的背上,扎下了八根长长的银针,分别对应的是疟虫活动的区域。

    捻、揉、搓,伴随着十分用力的推拿,李中易的额头逐渐见汗。

    这时,李中易的鼻内,忽然嗅到一股子女人的脂粉香,紧接着,一只雪白细嫩的小手,捏着喷香的手帕子,主动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子。

    李中易下意识的侧头看去,却见,替他擦汗的是一位唇红齿白的美貌红衣女官。

    “多谢。”李中易心里暗自奇怪,这个美貌的女官好大的胆子,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近外臣

    “没打扰先生吧”李中易还没转过念头,却听见殿门口那边传来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李中易缓缓转过身子,却见容貌丝毫不逊色于费媚娘的小符贵妃,正俏生生的站在不远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