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杨向冲的全力配合之下,各种珍惜的药材,流水似的送入庆寿宫内,堆得象一座小山包。

    李中易检查过宫中御医们,开的药方脉案,心中不由暗暗叹息不已。

    御医们对于疟疾的病因,以及诊治的手段,五花八门,透露出他们的一知半解,和内心中的焦虑和无奈。

    李中易以前当过御医,他自然明白,宫中的御医们给皇亲国戚们看病的难处。

    皇亲国戚们,都手握天下苍生的生杀大权,御医们稍有不慎,就很可能身死家亡。

    替没有麻醉的老虎瞧病的郎中,随时随地都可能被老虎咬死,这就是李中易两世为人,对御医工作的真实体会。

    如果某位御医的医术极其高明,皇帝为了万寿无疆,也不太可能轻易拿顶儿尖的御医开刀。

    当然了,如果御医获得了皇帝的高度认可,随之而来,也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李中易现在的角色,算是比较尴尬,论身份他已是朝廷的二品大员,现任权知开封府事,除了柴荣和政事堂的几位相公之外,李中易比枢密院的枢使们,也就差了一顶清凉伞而已。

    御医们开的方子,虽然有稍微沾点边的,但是,大多数都是企图蒙混过关的中性温补方子。

    开温补方子,这是御医们在吃不准病因的时候,或是不敢下虎狼之药的时候,常用的敷衍手段。

    李中易对于这种敷衍塞责的手段,自然是洞若观火。了如指掌。

    见李中易看了许久的脉案和药方,杨向冲凑过来。眨动着两只小眼,试探着问他:“李神医。这些方子莫非有何不对之处”

    李中易和御医前无冤后无仇,他自然不想去做把人得罪死,吃力不讨好的傻事。

    “嗯,各有千秋。”李中易不想留下话柄,只用了含糊其词的四个字,就打发了杨向冲这个极有权势的内侍。

    安顿好了柴玉娘和柴宗训之后,杨向冲正欲替李中易安排住处,柴荣却派人来传了话,让李中易开出药方后。交待了详细的用法,且回府衙处理积压下来的政务。

    李中易微微微翘起嘴角,柴荣果然没有忘记他的本职工作,开封府乃是天下第一府,公务异常之繁忙,须臾离不得知府的勤政。

    柴荣派来的小内侍,递给李中易一块紫金腰牌,李中易谢恩之后,接过一看。他发现,腰牌之上,书写了五个小篆的阴文:崇政殿之主。

    自从后周建国之后,从太祖郭威开始。崇政殿一直是皇帝召见朝廷重臣,商议国是的机枢要地。

    如果硬要比较职能的话,实际上。大周帝国的崇政殿,极为类似满清所谓圣祖康麻子日常办公的上书房。

    杨向冲陡然看清楚李中易手上的腰牌。不禁悚然动容,要知道。这块紫金腰牌乃是柴荣日常的贴身之物。

    紫金腰牌的持有人,不仅可以随意进出皇宫,而且,紧急情况下,和皇帝的手诏以及虎符配合使用,还可以调动驻扎在城外的新编禁军。

    如今的大周,由于郭威和柴荣的整军经武,已经呈现出了强干弱枝的鲜明特点。

    在开封城内外,驻扎着大量的殿前司和侍卫司的朝廷禁军,总人数已不下二十万。

    除了由破虏新军改编的羽林右卫以外,还有三万按照李中易新式练兵方法训练出来的朝廷禁军,他们扼守着从开封到逍遥津之间的咽喉之地护隆镇。

    按照李中易的理解,这三万新军的作用,其实十分类似,满清时期的丰台大营。

    新编禁军的统帅,不是别人,正是李中易的老冤家,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韩通。

    这么重要的一支部队,柴荣交给了韩通来统领,可想而知,柴荣对于韩通这个忠心耿耿的莽汉,有多信任

    当初,赵老二谋反的时候,韩通的直属禁军部队,其总兵力也已超过了三万。

    只不过,赵老二和次相王溥,暗中联手作了个惊天之局,不仅坑了柴家,也利用王彦超,把措手不及的韩家老小,都给送上了西天。

    那时候,除了韩通悄悄从宫中溜出,欲图调兵反击,导致韩家上百口人被屠杀一空之外,赵老二的整个篡位过程,异常之顺利,可谓是波澜不惊。

    李中易想明白柴荣的心思之后,不由暗暗感叹不已,柴荣刚开始想扣押狗娃和折赛花,恐怕是太过于关心的柴宗训这个唯一嫡子的安危,出的昏招罢了。

    如今,柴荣恐怕已经想明白了,所以,当即予以补救,并赐下了厚赏,给了李中易极大的好处。

    打一棒子,给颗糖吃,原本就是帝王之心术,乃是平衡朝臣势力的王道。

    “李神医,小人有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杨向冲笑得有些谄媚,和此前略显踞傲的态度,迥然不同。

    李中易明显发觉,自从他得了紫金腰牌之后,杨向冲再不敢在他的面前自称“杂家”,而是改为谦卑的称谓“小人”。

    “杨内使,你我之间,何必如此多礼呢”李中易还用得着杨向冲,所以,说话也就显得比较客气。

    有了在蜀国应付死太监黄清的经验,李中易对于这些既可怜又可厌的阉人,已经比较了解。

    这些阉人,少了那个话儿之后,心理方面很自然的会被严重扭曲。

    和晚唐时期的掌军太监不同,五代时期的太监,属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状态,对于外朝政务,基本没有发言权。

    这些阉人们,日常干的工作,除了服务于皇帝和深宫大内的妃嫔之外,顶多兼着监视百官的包打听职责。

    类似杨向冲这种有权有势的大太监,他们贪钱,不过是为了晚年被新君发配去守陵的时候,让自己的晚年,过得更加幸福一些罢了。

    一般来说,新君登基之后,都会重用从小服侍于身边的亲信太监,同时,把先帝身边的心腹太监直接弄死,或是远远的打发去守先帝的陵寝。

    在深宫之中,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些被打发去守陵的太监们,能够侥幸留下一条狗命,就已经感激涕零,哪里还敢有更多的非分的要求

    到了守陵的地步,老太监们已经失去了手里的权势,也就只能靠着银钱的收买,来确保自家的安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