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内使,不妨事的,一切有我。”李中易的小老婆和儿子都被柴荣绑作了人质,他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退路,即使再不情愿,也只能是硬着头皮,铁肩担道义。

    杨向冲不懂医术,见李中易说得如此坚决肯定,他自然也不可能再说什么了。

    如今,杨向冲其实已经和李中易绑到了一条船上,柴玉娘和柴宗训稍有闪失,他这个负责监护的内侍,脑袋也恐怕难保。

    等庆寿宫内的浓烟全部散尽之后,李中易又做了一个很古怪的决定,让宫女和太监们,进入蚊帐覆盖的区域,彻底扑灭可能残存的蚊虫。

    杨向冲眨了眨眼,专业的事情他不懂,也不好多问,只得照着李中易的要求,把手下的太监和宫女们,都驱赶进了蚊帐里,遍地找蚊子。

    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钱,李中易当场开出赏格,拍死一只蚊子,赏钱二贯。

    杨向冲有些犹豫,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两位殿下的安危,重不重要”

    “这个嘛小人明白了。”杨向冲当即意识到,李中易的这个搞法,其实是想让柴荣安心,同时,看到他们俩认真办差的忠心。

    人多就是力量大,重赏之下也必有勇夫,漏网的蚊子被一一拍死,换成了黄澄澄的赏钱。

    李中易注意到一个细节,从库房内调钱的时候,杨向冲并没有禀报柴荣,而是直接从袖口内掏出了一块玉牌。

    杨向冲不经意的举动,让李中易意识到。这位东厂副提督,所掌握的实权。很可能比想象中的状况,还要大得多。

    一个专业的特务。突然在李中易的面前暴露了部分权柄,李中易自然很清楚,这是无声的实力展现。

    杨向冲想告诉李中易,他在这座皇宫里,是个说话就算数的大人物。

    等蚊虫被抓光之后,李中易这才慢条斯理的走进柴宗训所在的偏殿,他的左脚刚踏入殿内的门坎,就听见柴宗训痛苦的嘶喊声,“好冷啊。冷死了”

    嗯,打摆子嘛,一会子浑身发冷,几欲冰冻;一会子又是高烧不退,热得浑身大汗淋漓,这才是疟疾最折磨人的地方。

    得了疟疾,即使一时半会不治疗,其实,也不可能很快死去。但是。病情反复发作,交替着走极端,确实够柴宗训这个小娃儿喝几壶滴。

    李中易在宫女的引领下,缓步走到床边。只见,除了脑袋之外,柴宗训的大部分身子。全都包裹在至少七层厚被子的底下,被子中间隆起一个不大弧度。一直高高低低的抖动着。

    显然,柴宗训蜷缩着身子。正在被子下边发抖。

    这时,十数名宫女,手捧着烧得很旺的炭盆,快步从殿外跑进来。

    “站住。谁让你们拿炭盆的”李中易皱紧眉头,脸色不善的瞪着这些手捧炭盆的宫女。

    一名女官在李中易的冷眼逼视之下,战战兢兢的走出人群,小声解释说:“回神医的话,是梁王殿下太冷”

    李中易揣着明白装糊涂,打摆子的状况,他比谁都清楚。只是,炭盆如果摆满了殿内,他这个正常人还有可能坐得住么

    “都听好了,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胡来。”李中易不想和地位低下的宫女多说废话,直截了当的夺取了殿内的最终决定权。

    那女官很有些迟疑,犹豫着并没有马上领命,一直默默的跟在李中易身旁的杨向冲,主动站了出来,阴冷的斥责那个女官:“怎么神医的话,你这个贱婢竟敢当作耳旁风来呀,把这个贱婢给杂家拖出去,杖八十。”

    “耶耶饶命,耶耶饶命”女官吓得浑身直哆嗦,趴跪到地上,把脑袋都磕破了,洁白的额头,鲜红的血痕令人触目惊心。

    原本跟在杨向冲身后的几个五大三粗的苦力太监,哪管宫女如何哀求,扑上去,架住她的胳膊,就往殿外拖。

    杨向冲可以仗势欺人,公然斗威风,李中易可不想手上沾血,他当即摆了摆手,淡淡的说:“杨内使,陛下命我总管其事,不知者不为罪,且饶过她这一遭。”

    杨向冲本就是个聪明人,他听出李中易并无和他商量的意思,而是直接做了决定。

    眨了眨一对小眼,杨向冲心里非常有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斗不过李中易。

    “拖回来。”杨向冲喘了口气,接着又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掌嘴,让她长长记性,以后多长点心眼子,别把小命弄丢了,都是个糊涂鬼。”

    李中易只是不想手上沾血罢了,至于杨向冲私下里耍的小花招,在他看来,无关痛痒。

    柴荣既然绑架了李中易的儿子,甚至还有折赛花这个孕妇,李中易也不是泥捏的菩萨,他自然要展开反击。

    由小见大,见微知著,落一叶而知秋

    老柴同志既然做了初一,李中易也没啥好客气的,索性捏住柴宗训的小命,当筹码。

    说白了,柴宗训和柴玉娘的疟疾固然要控制住,某些需要长期治疗的后遗症,李中易也绝对不会手软。

    没办法,伴君如伴虎,人无伤虎意,就怕虎有害人心

    这一次的绑架人质事件,李中易表面上看似不在意,实际上,脑子里已经敲响了警钟。

    若要没有下一次,李中易只能被迫采取非常手段,利用控制柴宗训的病情,确保自家老小的安全。

    形势比人强,这人呐,都是被逼出来的

    “啪啪啪”两个太监挟持住那名女官,一名黑脸的太监,当着众人的面,用皮爪篱,狠抽女官的俏丽脸蛋。

    李中易听说过皮爪篱,却是第一见到,心里多少有些好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杨向冲暗中观察到了李中易的视线,他眨了眨眼,笑嘻嘻的解释说:“这是特制的掌嘴工具,不会打坏了漂亮的脸蛋,却又有点点疼。”

    挨揍女官的脸蛋两侧,都被抽肿了,杨向冲居然说,只有点小疼,哄鬼呢

    李中易当过御医,知道宫中一定藏有治表面伤的秘药,非常对症。

    很多古老的外敷秘方,都可以起到消炎止痛的良好功效,还没有任何负作用,这一点确实比西医强得多。

    李中易懒得理会杨向冲如何处置女官,他伸手掀起盖在柴宗训身上的好几层厚被子,嗯,这个小家伙,闭紧两眼,脸色很难看,白里透青,青中透黑,可想而知,状况肯定十分糟糕。

    有机灵的宫女搬来圆凳,李中易坐到床前,探手摸进被子里,抓出柴宗训的左手,拿住脉门,开始仔细的诊断。

    “冷,好冷啊,我快冻死了”柴宗训漫无意识的胡乱叫唤声,惊动了整座宫殿,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的都聚焦在李中易的身上。

    看病,是李中易的特长,在这个领域,他是绝对的权威,毋须担心任何人,对他发起有效的挑战。

    仔细的把过脉之后,李中易心里大致有了谱,不过,还必须望闻问,才能作出最终的判断。

    杨向冲发觉李中易的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难看,他的一颗心也不由得跟着嘭嘭直跳,若是梁王有个三长两短,他就算是有八百颗脑袋,也不够柴荣砍的。

    外臣也许不清楚,杨向冲这个柴荣的贴身心腹,心里早就明白,柴宗训在柴荣心目中的极其重要的地位。

    柴荣登基的过程,其实远不是表面上那么一帆风顺。如果没有先皇后暗中出谋划策,又领着整个符家鼎力相助,也许,至高无上的皇位,就要归于李重进的名下,而不可能是柴家的江山。

    李重进,是太祖郭威的嫡亲外甥,血缘关系甚浓。郭威的全家老小死光了之后,由于年老体衰,郭家的直系血脉彻底断绝。

    这么一来,江山势必要传给外人

    当时最有资格争储的人,除了柴荣之外,就是李重进和张永德。

    张永德因为是外姓女婿,继承大统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对柴荣接位威胁最大的,其实就是李重进。

    这个时候,柴宗训的亲娘,符家的大娘子,费尽心机说服了整个符家,暗中给脾气暴躁的李重进设下了一个大圈套。

    结果,李重进跌到在了圈套之中,让柴荣笑到了最后,荣登大宝。

    大符皇后原本就非常漂亮,又帮了柴荣一个天大的忙,可想而知,柴荣对她是个什么感情

    柴宗训又是大符皇后亲生的嫡子,整个大周帝国,未来的继承人,容不得半点闪失。

    杨向冲意识到大势不妙,他沉不住气的凑到李中易的身旁,小心翼翼的询问:“神医,殿下的病情怎样”

    李中易根本没看杨向冲,他微微的闭起双目,装模作样的凝神想了很久,这才缓缓的吐出两个字:“尚可。”

    杨向冲不由倒吸了好几口冷气,他在宫内混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一般情况下,御医嘴里的尚可二字,其中隐含着情况大为不妙的内涵。

    “该怎么办您就快说吧,小人这就去办。”杨向冲只要一想起失宠的严重后果,情不自禁的连打了好几个寒战。

    宫中的内侍,若想成为人上人,一直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就离不开柴荣的恩宠和信任。

    李中易故意皱紧眉头,欲盖弥彰的问杨向冲:“宫中的药材,都齐全么”留下打退堂鼓的悬念,让杨向冲自己去瞎猜。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