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的人都滚出来,衙门查缉奸匪,切莫自误”

    浚仪县的一帮子衙役们,一脚踢开酒楼二层楼梯口的一个雅间,其中一个衙役挥舞着手里的腰刀,猛的劈入食桌之上,将屋里的食客们吓得魂飞魄散。

    站在李中易身旁的店小二,听见二楼的诡异动静,他虽然强作镇定,可是苍白的脸色,发颤的两腿,却暴露出了他此时此刻的真实心态。

    这时,庆丰楼后的小巷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拿着了,拿着了,张头英明神算,奸匪们果然想从后门逃跑。”

    李中易瞥了眼店小二,发觉他,面无血色,嘴唇发乌,两腿抖得更加厉害了。

    显然,店小二已经知道,他刚才劝离后门的几拨客官,都被官府的恶吏,抓了个正着。

    李中易淡淡的一笑,举杯望着王晓同,说:“怎么不喝了”

    王晓同毕竟官卑职小,心里有顾忌,所以,脸色稍微有点异常。

    陪着李中易喝了一杯酒后,王晓同忽然跺了跺脚,刹那间,神态又恢复了正常。

    他笑着起身,替李中易斟了杯酒,一本正经的说:“末将刚才失态了,自罚三杯。”

    李中易点点头,含笑看了眼王晓同,说:“我陪你。”

    有官职在身的人,遇见惹不起的超级大权贵,心态上面难免有些患得患失,其实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李中易本人完全可以理解。

    人在官场。要建立起一个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并且,牢不可破的庞大派系。靠的并不是形式上的所谓投靠。

    老话说的好,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面对权势滔天的魏王府,李中易自然不想错过,近距离仔细观察王晓同的机会。

    “好啊,你们这些贼子,好大的狗胆,竟敢公然持刀。抗拒官府,还不快快束手就擒”衙役们看见手扶刀柄的李云潇,不由齐声叫嚷起来,想给李云潇一个下马威。

    民不与官斗。即使,酒楼的食客们明知道要倒大霉,只要有一线希望,也不敢公开反抗官府。

    衙役们一路快速得逞,气势正盛,自然没把李云潇以及他手下的元随们。放在眼里。

    他们挥舞着手里的锁链、腰刀以及棍棒,隔着老远,大肆恐吓李云潇。

    李云潇早就听见了李中易和王晓同的对话,公子爷既然有了定见。他也就知道该怎么整了。

    衙役们只是大声叫嚷,肆意的恫吓,却没敢主动靠近。

    有刀。却拒不弃械投降的“奸匪”,危险性极大。这些衙役也不是傻子。

    跟着张捕头一起红吃黑,捞好处是一回事。把命都搭上了,却又是另外一回事,绝对不可混淆不清。

    李云潇早就看穿了衙役们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本质,他不由冷冷一笑,暗暗骂道:“一帮怂包,软蛋。”

    “怎么回事”这时张捕头发觉二楼的情况很有些不对,一边快步上楼,一边厉声喝斥他手下的衙役们。

    “大哥,奸匪们欲图持刀行凶,弟兄们慈悲为怀,不想伤了他们的性命。”一个有头有脸的衙役,主动凑到张捕头的跟前,挤眉弄眼的使眼色。

    张捕头看清楚眼前的形势之后,哪还能不明白,他的手下们,都是怕死鬼,根本就不敢向前冲

    “都楞着干什么还不给洒家都拿下了”张捕头当机立断,下达了抓捕的命令。

    他这一辈子,办过不少命案,也是见过血拼过命的老捕快了,狠劲十足。

    头头发了话,衙役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终,他们架不住张捕头的威压,只得硬着头皮,大呼小叫的挥舞着手里的家伙事,缓缓靠近李云潇等人。

    在高丽,在西北的荒漠之中,李云潇跟着李中易,剁了不知道多少颗人头,眼前衙役们这么点小阵仗,岂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衙役们进三步退四步的丑态,彻底的暴露于李云潇的眼前,他不屑的撇了撇嘴,淡淡的下令,“抄家伙。”

    “哗啷。”整齐的轻响过后,站在李云潇身旁的元随们,每个人的手里都多一件小玩意,近距离绝杀的利器手弩。

    “啊呀”正在步步逼近的衙役们,不约而同的惊叫出声,他们情不自禁的煞住脚步,前边的转身往回跑,后面的人还在向前挤,楞是乱成了一锅粥。

    张捕头毕竟是积年老吏,见多识广,他揉着两眼,仔细一看,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对面有五个大汉,每人手持一把样式怪异的手弩,又是不到两丈的近距离,眨个眼的工夫,就可以让他的人,伤亡惨重。

    “来人,速去唤援军过来弹压。”张捕头反应神速的选择了最正确的应对方式。

    衙役们只能抓小毛贼,真遇见了江洋恶贼,那就无能为力了。

    李云潇眼瞅着衙役们,眨个眼的工夫,就退出去老远,心里不由暗暗一叹,摇着头,骂道:“怂货。”

    李中易的元随们,跟着嘻嘻哈哈的怪笑起来,李十八实在很想笑,忍不住揶揄那些退避三舍的衙役们,“兀那贼鸟厮,你们倒是过来呀,爷还等着你拿人呢。”

    王晓同在室内听见李十八的打趣声,又偷眼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李中易,他不由暗暗钦佩不已,眼前的这位爷,显然对于魏王府,无所畏惧,没当一回事。

    和依然蒙在鼓里的王晓同不一样,李中易从一开始,就心如明镜,胸有成竹。

    在这皇城根下,四九城内,除了皇宫大内之外,就没有他李中易管不到的地界。

    “仁忠,你当年带兵的时候,肯定没立下战功吧”李中易夹起一块生鱼烩,塞进嘴里,慢条斯理的咽下之后,含笑询问王晓同。

    王晓同摸着脑袋,露出憨厚的笑容,解释说:“末将也没立啥大功,也就是在高平之战时,亲手剁下了两颗契丹狗贼的首级。”

    不大的工夫,酒楼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兵刃以及有人的呼喊声,“来了,来了,府衙的蔡爷带兵来了”

    “蔡爷,贼子们就在此地楼上”

    援兵来得如此的迅速,张捕头不禁欣喜若狂,他抬手指着李云潇等人,厉声喝道:“官军已到,汝等还不快快放下凶器,乖乖投降”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先看着,司空加油码字,还有两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