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茵茵心里十分窝火,可是,李中易实在是奸诈异常,似乎不漏破绽,滑不溜手,她一时间,竟然拿他没啥好办法。

    李安国对李中易非常有信心,他才懒得理会李、符之间的口舌官司,信手拈起一颗葡萄,扔进嘴里,开始细嚼慢咽。

    李安国的亲妹妹,李月华,她和符茵茵一向走得很近,相交莫逆。她见闺蜜吃了哑巴亏,心中不忿,就想替符茵茵帮腔,“你是何人竟敢”

    “三妹,你过来,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李安国皱紧眉头,耷拉着脸,怒瞪着李月华。

    这李安国在家里一向横行霸道惯了,颇有些红楼梦中薛蟠的味道,犯起浑来,六亲不认。所以,李月华平时就很有些怕他。

    见李安国吓唬住了李月华,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一物降一物,很有道理嘛

    李中易拱着手对符茵茵说:“符郡主,你和好友们聚会,总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在下,饭也没得吃,茶也没得喝吧”

    这符茵茵的性格,和莽撞的柴玉娘迥然不同,李中易应对的方法,自然也不同。

    故作高雅的文化人,李中易以前见得不要太多,他有的是办法应付自如。

    “三妹,还楞着干什么,快过来一起享用好东西呀。这茶不错,葡萄也很甜,还有一首好词呢。”李安国吃定了亲妹妹的性子,三言两语就把李月华给说楞了,再也无法吭声。

    失去了羽翼的符茵茵。气得瑶鼻直冒烟,可是。李中易忽软忽硬的应对手段,让她进退维谷。还真不好拉下脸发飙。

    这时,李中易把握好分寸,抖开袍袖,作了个请的手势,面露微笑着说:“既来之则安之,不如一起饮茶赏舞”

    伸手不打笑面人,李中易递过来的软乎话,倒让符茵茵很有些难以招架。

    就在李中易以为符茵茵即将拂袖而去的当口,她却忽然换上一副甜美的笑脸。轻声道:“既然李府君盛情相邀,小女子若是拒绝了,传将出来,还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风言风语。”她迈开小碎步,居然走进了凉亭之中。

    符茵茵经过的时候,李中易的鼻端飘过一股处子的幽香,沁入心脾,令人回味无穷。

    符家一门三皇后,绝对不是偶然。李中易从符茵茵及时制怒的优异表现,得出了这个结论。

    在政治逻辑上,其实一直有个基本的游戏原则:既然暂时吞不掉你,就没有必要拼命死磕

    符家虽然是大周的显赫后族。可是,李中易也不是轻易就可以下决心,往死里得罪的软脚虾。

    从符茵茵的身上。李中易依稀看到了折赛花的影子,这两个女人的行事风格。颇有相同之处。

    符茵茵入了座,凉亭之中的席次。随之大变。她摇身一变,成了主宾,李中易的逍遥闲散,也就很自然的成了过去式。

    “李府君,这三姊妹,可是来自于高丽国”符茵茵含笑指着金家三姊妹,扭头笑问李中易。

    符茵茵居然像是没事人一般,笑语晏然,名门大家闺秀的气度,一览无余。

    李中易不禁暗暗点头,这才是符家女的正常表现嘛,哪怕心情再不爽,在外人面前,总要言谈举止合乎家风。

    “呵呵,她们三姊妹,都是在下的妾室。蒙陛下恩典,当时她们每人还赏了些首饰等物。”李中易的话,半真半假,却可以用来混淆是听。

    当时,李中易征服了高丽国之后,为了免除后患,特意在私下里向柴荣,禀报了金家三姊妹的来历。

    因为国库之中,缴获于高丽的好东西,堆积如山,替柴荣囤积了不少的北伐物资。

    李中易多了三个异族小妾,不过是区区小事罢了大,柴荣不仅没有在意,反而因为心情很不错,当即赏了些小玩意。

    当初,李中易留下的伏笔,如今拿来搪塞符茵茵的变相责难,恰好合适。

    符茵茵的小心机,再一次果断受挫,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淡淡的说:“李府君,不知小女子,有无福气,观赏观赏异域之歌舞”

    李安国暗中撇了撇嘴,符茵茵此话,看似没啥,实际上,暗中狠狠的损了李中易一把。

    想想看,堂堂郡公的妾室,却被符茵茵比作官奴婢之中的歌伎,用心实在不善呐。

    碍着李月华和符茵茵的亲密关系,李安国能够做到的是,管住他的亲妹妹不去帮符家女,他却不可能公然站出来,帮着李中易攻击符茵茵。

    “呵呵,不瞒郡主,在你临来之前,她们三姊妹跳了一个多时辰,已经累坏了。”李中易不想无缘无故的把符茵茵得罪死,所以,他虚晃了一枪,找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婉言谢绝了符茵茵的无理要求。

    符茵茵抿着粉唇,淡淡的一笑说:“我怎么看着她们三个,并不是很累呀脸上连汗珠子都没有”

    李中易心里明白,符茵茵明摆着是鸡蛋里面挑骨头,没事找事。不过,李中易早有盘算,是时候抛出了。

    “郡主,舍妹一直和在下提及,希望请你到家里来作客。”李中易不动声色的把亲妹妹甜丫,给推到了前台。

    “令妹是咦”符茵茵起初没转过弯来,可是,转瞬之间,她联想到了一件事:李中易的亲妹子,已经早在两年多以前,被柴荣变相收为义女。

    天大地大,皇权最大

    真要论及身份之高低,李家的甜丫,很可能比符茵茵,还要高出一等。

    咳,这个世界上,哪有自家人,硬要闹内讧的道理嘛

    从李中易的亲妹妹甜丫身上,符茵茵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李中易的庶长子,好象是梁王府的小官

    梁王柴宗训,既是符家大姊姊符皇后的亲生儿子,又是整个大周朝未来的储君,符茵茵既是他的姨母,自然也要替他的处境着想。

    符茵茵暗暗叹了口气,嘴上却轻描淡写的说:“李府君倒是很会做官哟。”

    李安国听了这话,暗暗对李中易挑起大拇指,硬话软说,实在是厉害啊

    李月华圆睁双目,难以置信的瞪着符茵茵,她做梦都没有料到,从不吃亏的符茵茵,竟然也有彻底落在下风的时候啊未完待续。。

    ps:  承诺兑现,加更完毕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