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大川,李中易以前因为职业关系,倒是陪着去各地疗养的老首长们,沾光免费玩了个遍。

    在李中易看来,脱离了传统文化熏陶的所谓旅游胜地,其实只是呆板的景物罢了,失去了足以永恒的灵魂。

    在小道士的陪同下,李中易一路走,一路看,最终在半山腰的凉亭内停下歇脚。

    李中易刚刚坐稳,就见元随们在彩娇的指挥下,将烹茶的一应器物,都一一摆了开来。

    花娇负责烧水,蕊娇洗刷茶器,彩娇则陪在李中易的身边,不时的钻入他的怀中,“憨憨”的撒娇。

    李中易看着身前忙碌着的妾室和婢女们,他不由得无声的一叹,暗道:“由俭入奢易。”

    随着身份地位和权势的不断增长,李中易除了早锻炼,打熬筋骨之外,基本已经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嘴的豪门富贵生活。

    虽然尚未有正室少夫人,可是,李中易身边的妾室以及通房,已经不老少了,而且还各有特色。

    国色天香的费媚娘,管家的唐蜀衣,一心求宠的芍药,识大体懂大局的折赛花,以及金家的三胞胎孪生姊妹。

    七个女人一台戏,而且都是以李中易为中心进行的演出,嘿嘿,个中滋味,谁享受过,谁知道

    美人儿的温柔乡,一向都是英雄冢

    李中易抬头眺望远山,触景生情,有了一种顿悟的之感。北宋的皇帝以及士大夫,很可能是在这种虚幻的浮华面前。迷失了自我,最终导致国破家亡女辱的悲剧

    历史证明。一心北伐的柴荣是对的,这也是李中易坚定支持柴荣的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另一个因素,则是柴荣博大的心胸,李中易率领河池乡军,严重的阻碍到了柴荣的南进国策。可是,柴荣设下圈套抓到李中易之后,非但没有宰了他,反而因为爱才之心,对他屡屡予以重用。

    试问。除了李世民之外,有哪个君主可以做到这一点

    汉奸石敬塘献给契丹人的燕云十六州,一日拿回中原的怀抱,一马平川的中原政权,始终都暴露在异族的铁蹄之下,永无宁日

    短暂的所谓和平,也不过是因为辽国内乱,无暇顾及南侵打草谷罢了。

    “爷,请喝茶”彩娇一直都没完全学会看眼色行事。恰巧打乱了李中易的思绪。

    李中易始终喝不惯,要加姜蒜葱盐等物的煮团茶,他喝的茶,从来都是清沏的绿茶。

    “呵呵。娇娇沏茶的功夫,愈发见涨了”李中易见茶汤碧绿青幽,清香四溢。不由大加夸赞。

    彩娇笑嘻嘻的说:“奴家练了许久,一直没找到显摆的机会。碰巧今儿个机缘巧合。”

    显摆,是李中易私下里和妾室。戏耍之时的口头禅。彩娇年轻,记性又好,倒没用错地方。

    李中易拿起茶盖,轻轻的撇掉浮在茶水液面的些许浮灰,轻啜了一小口茶汤,嗯,水温和口感都控制得不错,茶汤没有一丝涩味,却略带甘甜。

    与此同时,与李中易隔山不见的一大块草坪之上,符茵茵组织的仕女会,正在上演。

    李安国和几个纨绔衙内,正没精打采的坐在草坪的一侧,耳内灌满了索然无味的所谓诗词。

    “正青,昨儿个晚上,那个小寡妇,真是骚透了。”郑州侯刘远章的长子刘忠山,大言不惭的吹嘘他的所谓艳遇,“给了三次都不够,还想要第四次,可把小爷我累惨喽。”

    李安国嘴里叼着一根草,斜靠在锦褥之上,两位李家的侍女,跪坐在他的身后,分别替他搓揉着肩背。

    “那小寡妇的娘家人,可都是街坊里的狠角色,你可别做得太过火了,惹来大麻烦哦”李安国一直记得李中易的私下警告,他斜睨着刘忠山,发出善意的提醒。

    刘忠山挪到李安国的脚边,愁眉苦脸的说:“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个浑家,偏偏是个假正经。她在床上和木头人差不多,丝毫也懂得啥叫风情,真真急煞我也”

    李安国没好气的数落说:“你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我那弟媳是出了名的贤惠人,替你生儿育女,掌家理财。你挨老爷子的打骂,还不得她出面,替你缓颊”

    “唉,不许纳妾,就是不行。”刘忠山玩遍了他老婆陪嫁的通房丫头,膝下儿女双全,却始终还是想纳妾。

    李安国知道刘忠山的心思,他是想纳个贵妾回家,顺便牵制一下,对他花钱管束甚严的正室娘子。

    “嘿嘿,你们家老爷子只要在世,你就别做春梦了啊”李安国撇了撇嘴,一语封死刘忠山不休止的发牢骚。

    李安国自己也早早的定了门亲事,对方是李琼千挑万选,才看中的书香门第,身为当世大儒的礼部侍郎窦俨之次女。

    窦俨为人异常方正,因为常年修史之故,从来都是不苟言笑,十分讲究礼法。

    李安国起初不理解,祖父为啥替他选了这样一门亲事,后来,有一次李琼喝多了,泄露了天机,“傻小子,你呀,还是要多读读史书,别成天瞎胡混。史笔如铁,从来都是武将打天下,文臣治江山。你的岳丈,在文臣之中,声誉甚佳,又是个守信之人,老夫信得过他。你听好了,老夫费尽心血替你求得了这门好亲事,你若敢胡来,仔细你的皮”

    几个纨绔衙内扎着堆的说闲话,符茵茵这边,原本气氛很棒的诗会,却因为意外,闹出了风波。

    起因是,性格直爽的秦王高家的二娘子,戳痛了许昌侯王家五娘子的心病。

    许昌侯王中鹏,虽然放弃了兵权。退居二线,可是。他的长子王学汉却十分争气,早早的就成了柴荣身边的心腹。内殿直小底四班的都知。

    通俗的来说,王学汉如今已是中南海保镖的领导,御前可以带刀的亲近侍卫首领。

    王家的二代子弟,在官面上混得很不错,可是,许昌侯王中鹏却一时不慎,将排行第五的嫡女许配给了颇有文才,却是个病秧子的单县侯杨和之独子,杨不群。

    说来也很奇怪。王、杨定亲的时候,杨不群不仅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字,而且身体也非常好。

    可是,就在两家定亲之后不久,杨不群的身体突然垮了,成日缠绵于床榻之间,连下地走路都很困难。

    消息传出来之后,王中鹏使人暗中锲而不舍的追踪打听。终于知道了底细,敢情,这杨不群是在和通房丫头欢好之后,不仅冒失的洗了冷水澡。而且果睡了一宿,导致身体出了大毛病。

    如果,单县侯杨和是个普通角色倒也罢了。王中鹏豁出老脸不要了,也可以想办法退婚。

    可是。杨和的正室老婆,却是首相范质的表妹。情况自然也就变得复杂和麻烦了

    俗话说得好,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所以,只要首相范质在位一天,王中鹏就没胆子,主动提出毁婚。

    秦王高行周,出身武将世家,他的老妻也没啥文化,对于孙子和孙女们,自然是疏于管教,颇有些放任自流的味道。

    秦家二娘子,一向看王家的五娘子不顺眼,主要原因是,王五娘子能诗会词,尤擅作画,然而秦二娘子却是个腹中空空的大胸妞。

    秦二娘子口不择言的当众揭短,却让一直胸中十分郁积的王五娘子,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她实在忍不住,当着仕女们的面,拂袖而去。

    原本非常好面子的符茵茵,见秦二娘子悍然搅了局,她婉转的劝说了几句。却不料,反而惹毛了秦二娘子,她也不带走半片云彩的,走了。

    一时间,好好的郊游诗社大会,却闹到不欢而散的地步,符茵茵的心情可想而知的坏透了

    诗会肯定无法继续下去,符茵茵强撑着窝火的情绪,干脆领着剩下的姊妹们,沿着山路,四处游玩。

    可是,转过山腰之后,符茵茵赫然发现,李中易翘起二郎腿,手里捧着茶盏,悠闲自在的欣赏着,金家三姊妹联袂演出的高丽舞蹈。

    符茵茵见了此情此景,不由火冒三丈,脱口而出:“哟嗬,李府君,您老倒真是逍遥自在啊”

    陪着妹子无聊转圈的李安国,陡然看见金家的孪生三胞胎,眼睛都看直了,他屁颠屁颠的跑到李中易的身旁,赖着就不肯走了。

    李中易懒得搭理李安国,他抬眼看见面色不善的符茵茵,不由微微一笑,说:“郡主举办诗会,乃是大雅之事。在下读书少,品味着实不高,倒让郡主见笑了。”

    应景的时候,听什么都觉得刺耳

    符茵茵心里窝着火,却碍于一向装惯了名门淑女,不好和李中易一般见识。她眼珠儿一转,笑道:“长得如此标致的异族美女,啧啧,居然还是三个一模一样的,唉,我在皇宫之中,都未尝一见呐。”

    李中易是何许人也他岂能不知道,符茵茵话里有话,暗藏天大的陷阱呢

    “陛下乃是威震四海,明见万里的圣君,我这种荒唐无耻,粗鄙少文的臣子,岂敢与千古一帝,相提并论”李中易眨了眨眼,脸上挂着令符茵茵深恶痛绝的坏笑,不动声色的把暗箭,又挡回了符家贵女的怀中。

    “你”未完待续。。

    ps:  司空必须说明一下,现在上班纪律抓得很严,杂事又多,所以,司空若是回晚了,没法子及时更新,请兄弟们多多谅解。此书是起点买断的,司空只要不是脑子进水,绝无tj的可能性,一定会自觉的在时间多的时候,补更或是加更。

    另通知一下,凌晨还会有一更,大家可以早上再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