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看逍遥侯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听了李安国的诉苦,李中易不由笑了,对于他这种混世魔王来说,陪着妹妹出去玩,哪有呼朋唤友,熬鹰打猎那么痛快

    “正青,最近京城里应该有不少,有趣的事儿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李中易也想了解一下,如今的衙内们都爱玩什么样的花样

    李安国咧嘴一笑,说:“有些人喜欢斗狗,斗鸡之类,关扑的银钱不小。小侄不爱那些玩意,最近倒是迷上了蹴鞠,挺有意思的。”

    李中易点点头,装作不知道李安国故意搪塞的样子,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这帮子衙内们,惹事生非的地界,全在开封府的管辖范围之内,李中易已是现任权知开封府事,承担着维持京畿治安的重任。

    事情是明摆着的,李安国要是说了真话,那才是咄咄怪事

    “正青,你不想多说什么,我也不怪你。”李中易微笑着说,“只是有一条,不许坑害普通百姓,懂么”

    李安国眨了眨眼,涎着脸说:“李叔父,小侄在您的手下当差的时候,可曾做过半件越矩之事”显然已经听出了李中易婉转的警告。

    李中易似笑非笑的望着李安国,淡淡的说:“你若是敢作奸犯科,我就请你父亲过府。好好的理论一二。”

    李安国立时脸色大变,他一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唯独谈虎色变。

    这只虎,其实是李安国的亲爹。禁军天武卫都指挥使,李虎。

    和李琼的放纵溺爱不同,李虎一向不苟言笑,属于典型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心态。他对李安国管教甚严,稍有不对,便即拳脚相加,打得这小子满地找牙。

    因为肩负着守卫皇宫的重任,一年之中的大半时间,李虎都要待在柴荣的身边。也确实没有时间管束儿子。

    外人都畏惧李琼父子的熏天权势,没谁敢私下里告李衙内的刁状,李安国自然也就放了鸭子。

    李中易是什么人,又是个什么性格,李安国再清楚也不过,敢于下令屠杀数万倭国俘虏的铁血统帅,岂是等闲之辈

    “李叔父,侄儿给您作揖,求求您老。些许小事,就不必告知家父了吧”李安国苦丧着脸,缠着李中易不放,哀求高抬贵手。

    “嗯。不涉及到伤天害理的小事,其实我也懒得理会。不过,你若是听见了什么不好的风声。却没有及时的告诉我,嘿嘿。你的很多事情,我也无能为力啊。”李中易翘起嘴角。有趣的望着李安国。

    李安国虽然纨绔,却是个明白人,在开封府的一亩三分地上,如果没有取得李中易的私下谅解,他的屁股不被李虎打开花,才叫有鬼

    现官不如县管

    李安国权衡了利弊之后,只得被迫低头,小声抖露了几件不为人知的大事。

    李中易听完之后,笑眯眯的拍着李安国的肩膀,夸奖说:“好样的,以后必须一直如此。”

    李安国私下里被李中易收拾 了一顿,心里除了有点憋屈之外,更多了几分安心。

    以两家的亲密关系,只要不做捅破天的坏事,李中易或多或少,都会照应着他,不至于让他吃太大的闷亏。

    李中易对李安国的性子,还是非常了解的,这小子是大错没有,小过不断,屡教难改。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符茵茵这才领着一大群名门闺秀,出现在了王府的正门口。

    李中易小声嘱咐李安国:“我如今的身份不同,在外人面前,你就当我是你的老友便可。”

    李安国眨了眨眼,刻意压低声音说:“李叔父,您老莫怪,回头我就暂时叫您李大哥。”

    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说:“放心吧,等你落到了我的手上,我会慎重考虑,是否及时的告知令尊。”

    李安国垂头丧气的走了,李中易不想抛头露面,索性回到车上,将脑袋枕在蕊娇的胸前,怀里搂着娇憨的彩娇,吃着花娇递到嘴边的葡萄,端的是逍遥,快活

    无巧不成书,符茵茵等人登车不久,柴玉娘的车驾,恰好出现在了街口。

    既然人都到齐了,李中易也没闲着,他当即下令,折家的娘子军们,负责车队内侧的警戒,他的元随们骑马游走在外围。

    按照既有的礼仪规矩,身份最高的柴玉娘,她的马车很自然的排在了第一位,其次是符茵茵,然后是各位名闺秀们。

    启程上路之后,李云潇领着人在车队前边开道,李中易的马车缀在车队的末尾。他们一前一后,既保证了安全,又可以收拢因为意外而掉队的马车,考虑的不可谓不周全。

    只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

    出城不到五里路,骑马跟在车厢旁的元随,就向李中易禀报了一个新情况:在车队前进的过程中,原本居首位的柴玉娘,居然掉了队,她的马车就停在路边。

    李中易撩起车帘,定神一看,好家伙,符茵茵还真是有种,她完全无视于柴玉娘的掉队,领着庞大的车队,毫不停顿的一路前行。

    各个名门闺秀的马车,在经过柴玉娘身旁的时候,少不了要停下车,嘘寒问暖一番。

    可是,柴玉娘躲在车厢里边,根本没有吱声,倒让一众高贵的小娘子们,自讨了个大大的没趣。

    女人啊,女人,尤其是身份尊贵的女人,真心惹不起,也伤不起

    李中易只觉得一阵头疼,可是,符茵茵有资格不搭理柴玉娘,他李某人却开不起弄丢了公主的“小”玩笑。

    马车在柴玉娘的车旁停稳之后,李中易从车里钻出来,快步走到柴玉娘的奴仆面前,故意拉下脸,冷冷的质问他们:“何故停车”

    给柴玉娘驾车车夫,昨天已经知道了李中易的厉害,他慌忙从车辕上爬下来,跪下行礼说:“回您的话,我家主人她好象是身子不太舒服。”

    李中易皱紧眉头,盯着那名车夫,淡淡的说:“既是身子不舒服,怎么不派人叫御医”

    柴荣毕竟心疼亲妹妹和妻妹,今儿个一大早,打着符贵妃旗号的两名宫中御医,就各自早早的赶到了符、柴二女的身旁,并且一路跟车随行。

    车夫身份太低,又不知道内情,他哈着腰没敢吱声,却频频扭头向后看。

    “来人,传我的话,叫御医过来。”

    替公主看病的规矩,异常之繁杂,李中易如今的身份不是医官,他自然不想当这种倒霉的出头鸟,索性把责任推到两名御医的身上。

    “滚,都给我滚哎哟疼死我了”令李中易没有想到的是,躲在车厢之中的柴玉娘,突然歇斯底里的发了飙。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