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看逍遥侯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李中易骑到马上,扭头看了眼宫门,不由暗暗叹了口气,柴老大对两个妹子,恐怕也是头疼得要死啊

    由于还没有正式上任,李中易也懒得去开封府衙待着,索性打道回府,睡个回笼觉。

    府门前,李中易刚刚下马,就见李小九快步朝他走过来,小声禀报说:“爷,开封府的前任张府尊派人来递了话,说是打算提前办理交接事宜。”

    李中易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李小九完成了传话的任务,转身肃手站回大门前。

    官府主官换人之后的交接,可不仅仅是开个中层以上干部大会,宣布组织上的任命这么简单。

    首先要选个皇道吉日,其次,接任的官员不能显得太过着急,要给前任官留出摆平帐目的时间。

    民间一直有个传说,三年清刺史,五万黄铜钱

    清,指的是清廉。也就是说,担任过一任刺史的官员,哪怕再清廉,按照各种官场上公开或是半公开的陋规,收上来的银钱,至少也有五万贯。

    这些钱,既不是朝廷允许收的“薪俸白钱”,也不是官员吃拿卡要,得来的“贿赂黑钱”。却是每一任地方官员,都应该享有的“合理”待遇,属于既尽人皆知的花钱买平安的“灰钱”范畴。

    李中易就任灵州刺史的时候。嘴上没说啥,暗地里免除了各种收受“灰钱”的名目。改为光明正大的津贴,其来源是缴获的各种战利品。

    以李中易的厚实家底。他本人完全没必要伸手捞钱,可是,部下们跟着他,千里做官,洒血卖命,难道真的是一心为草民们服务

    李中易缓步朝内宅走去,心里却在盘算着,前任张府尊的心思。

    就在李中易即将上任的节骨眼上,开封府衙的户曹。突然被人纵火,所有户籍土地的档案资料,都给烧得一干二净,嘿嘿,还真是巧合啊

    帐目都给烧没了,那为张府尊即使捞得钵满盆满,也没必要自掏腰包,刻意去把府库的帐目做平。

    李中易越想越觉得有意思,开封城要扩建。草民的田宅被贱买,张府尊要平帐,户曹起大火。

    这四件大事只要串起来,仔细的琢磨下去。咳,简直看不清楚水底,深不可测呐

    李中易照例先去了折赛花的屋子。小心翼翼的替她诊了脉,问了饮食。发觉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家中的女人。就数折赛花怀孕的年龄最小,李中易难免会担心,一旦胎儿太过巨大,她将来会难产。

    唐蜀衣瓶儿产下狗娃李继易的时候,已经年过二十,正是女人生育的黄金岁月。

    费媚娘就更不必多说了,她产下一对孪生儿女的时候,身体各个方面的发育,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

    折赛花还不满十七岁,李中易一时大意,贪图享受她那康健婀娜的娇体,也没太在意避孕的事情,却不料,秒中靶心,让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怀上了

    “爷,他在奴家的肚子里头,过得还好么”折赛花初次怀胎,难免有些焦虑和忧郁。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娃儿像你,身体可壮实呢。”

    身为名医,精通病人心理学的李中易,十分自然的选择了,善意的谎言

    折赛花吐了吐香舌,开心的笑道:“这就好,这就好,只要娃儿平安,奴家愿意吃任何苦。”

    李中易轻轻的握住折赛花的纤纤玉手,温和的笑道:“不妨事的,要知道,你的夫君我,可是当世无双的神医哦。”

    实际上,折赛花怀孕不过三个多月罢了,距离瓜熟蒂落,日子还长得很

    唐蜀衣和费媚娘怀孕三个多月的时候,比较明显的孕吐现象,到了折赛花这里,却踪影全无。

    折赛花每天要吃下二斤多羊肉,若干果蔬杂粮,再加上每天几大碗的羊滋补着,她的身体就别提有多棒了

    “花娘,陛下交给我一件十分令人头疼的事儿是这么回事”李中易把今天和符、柴二女斗法的事情,大致描述了一遍。

    折赛花凝神听完之后,忽然笑了,娇声说:“夫君恐怕是想借奴家的娘子军吧”

    李中易心中大乐,脑袋瓜如此聪明,“土地”肥沃之极的小美妞,被他得了手,上天确实待他李某人不薄啊

    折赛花在李中易的怀中换了个更舒适的姿态,呢喃道:“奴家和腹中的孩儿,都全指望着夫君您呢。区区小事,直接吩咐下去便是,还用得着特意和奴家说么”

    还真别说,折赛花最让李中易的欣赏的一点,除了身娇体美之外,就是懂大局识大体

    李中易陪着折赛花腻了好一阵子,直到她连打呵欠,渐渐睡熟,他这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内室。

    沐浴之后,李中易美美的睡了个回笼觉。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觉外面的天色已暗,嗯,这一觉睡得异常舒爽。

    李中易伸了个懒腰,翻了个身子想下床,却见宝贝长子狗娃,居然四仰八叉的躺在他的枕旁。

    昏暗的光线之中,只见,狗娃这小子睡得正香,口水也淌得很欢快,把床单都浸湿了。

    李中易趴在床上,单手托着下巴,十分有趣的盯着狗娃,小家伙的眉毛、鼻子还有嘴唇,都像极了他这个当爹的。

    父子俩最大的不同之处,其实是眼睛,李中易是天生的双眼皮。而狗娃却是单眼皮。

    “小东西,你的命真好。从小锦衣玉食,奴仆成群的伺候着。唉。将来啊,你可不能学某些混蛋,站到大街上,说你爹叫李中易哦。”李中易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小脸蛋,俯下嘴唇,亲吻着他的小爪子,嗯,小东西的乳臭还未干啊

    一直坐在外屋看帐本的唐蜀衣,听见屋内的轻微动静。赶紧接过侍女手上的灯笼,挑帘子进了屋。

    “爷,小家伙玩累了,听说您在家里,硬是要挤到床上,和您睡个并排。”唐蜀衣凑到床前,看见李中易正在逗儿子玩儿,不由笑着做了解释。

    李中易听出其中的破绽,却故作不知。在狗娃的粉脸上,轻轻的啄了一口,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唐蜀衣替李中易整理衣衫的时候,小声告诉他:“爷。再过半年,就是老太君的四十大寿,奴家虽然提前准备了一些礼物。可是,大主意还得您来拿。”

    李中易深深的看了眼唐蜀衣。嗯,娘亲没有白疼这个贴身的知心人

    人间沧桑。白云苍狗,转瞬即逝,再回首,已是旧貌换新颜

    晃眼间,李中易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回到山清水秀的蜀国成都府。那个时候,他不过是个饱受嫡母冷眼的妾生庶长子罢了,而唐蜀衣的地位比他还要更低,区区一介卖身奴婢而已。

    如今,且不说,位已高,权更重的李中易,就连唐蜀衣也已经改名入了宗谱,乃是李家长孙的生母,逍遥郡公府内,响当当的掌家娘子。

    唉,有人的地方,就有烦恼

    费媚娘替李中易添了灵哥儿,折赛花的肚子也渐渐大了,万一生的是个男婴,替李家开枝散叶,功劳自然也不小。

    只不过,随着家中的庶子越来越多,嫡子却还是没影子的事。

    俗话说得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古谚语又云,人多好种田,人少好分金

    多子多福固然好,只是,等李中易将来老了,他的爵位以及偌大的一片家产,又该怎么分呢

    唐蜀衣发觉李中易一直笑而不语,她的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慌乱,下意识的躲闪着李中易那炯炯有神的目光。

    “呵呵,想什么呢绊钮都系错了地方。”李中易揣着明白装糊涂,含笑提醒已是心慌意乱的唐蜀衣。

    “哎呀,真是该打。爷,也许是奴家刚才看帐本时间过久,脑子有些发昏。”唐蜀衣一边解释,一边暗暗深吸了口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手脚麻利的替李中易整理好了衣衫。

    婢女挑起帘子的时候,李中易的一只脚迈到门外,突然扭头笑着对唐蜀衣说:“狗娃很像我。”

    唐蜀衣微微一楞,紧接着,她按捺住满心的欢喜,迈开两腿追出去,默默的跟在李中易的身侧,闭紧嘴唇,再也不敢吭声。

    去正房定省的路上,李中易瞥了眼,一直低垂着脑袋的唐蜀衣,不由暗暗一叹,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呀

    李中易的女人,费媚娘以前的身份最尊贵,却在大周朝内外,很难见得阳光。

    金家三姊妹,乃是异族女子,她们即使生下儿子,也绝不可能继承李中易的家业。

    唯独,折赛花的家世异常显赫,乃是新晋中书令折从阮的嫡孙女。如果,折赛花生下了李中易的第三子,肯定会在将来成为李家基业,十分有力的竞争者。

    李中易突然停下脚步,探臂抓过唐蜀衣的小手,小声说:“瓶儿,我始终记得,咱们一起落难的那些日日夜夜。”

    唐蜀衣红着眼圈,小声说:“爷,奴家再不敢胡思乱想了,一切都听您的吩咐。”

    李中易知道唐蜀衣弄拧了他的意思,一时间,他竟不知道如何开解她。

    毕竟,未来的日子还很长,而且,大变局很可能转瞬即至,李中易哪有工夫去想几十年以后的所谓大事呢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ps:  码字到天亮,总算是兑现了加更的承诺,兄弟们,双倍的月票,赏几张给勤奋的司空吧,多谢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